且行且远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06年8月8日 发表

不知道这个续会不会是最后一个续了,上一篇回忆我的高中的文章写出来到现在也快一个月的时间了,不是我不想写也不是因为我懒,是因为我对我的高中的支离破碎的回忆已经再难以撑起一个完整的高中了,尽管记忆深处好似还有那么一些未曾泯灭的痕迹,然而那些恐怕都已经是我所触摸不到的了,也好,就让那些我所触摸不到的东西永远触摸不到吧,就让它们静静地呆在我记忆的深处,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日益闪光好了。不过,该写的还是得写,继续接着上面的来吧。

18. 高中时候最让我不爽也是最让我有愤青冲动的就是学生的发型。刚上高中的时候,学校对发型没有什么硬性的要求,唯一的要求也只是不要留怪发型而已,这点我当时算是可以理解(现在却理解不了了),当时觉得毕竟高中就是一个学习的地方,弄的不三不四的对学校影响也不太好。后来校领导在这个基础上就慢慢地发展了,变成了女生不能留长发,头发不能盖住耳朵,因为低头学习的时候头发会垂下来挡住眼睛,这样影响读书。再后来连男生都管了,要求所有男生必须只能留平头,像我现在这样的发型肯定是不会合格的了。现在想起来依然觉得对学校的政策忍无可忍,不过那时候怎么就忍了呢?呼呼,估计当时对我们实验班学生的限制也不是那么严,所以我估计也就不多计较了吧,当然也被抓住过几次,而且每周学校检查发型的时候我都心惊胆战的。现在想起这件事情来仍然特别想愤青,我真的是不明白一个学生的头发和学习成绩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一个个男生都要留寸头,弄得像监狱里面的犯人一样,为什么好好的小姑娘不能追求美丽,非要把所有人都禁锢成一个模型?说到底还是校领导觉得这样看起来比较整齐而已,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在你限制外在的时候其实也就在限制内心,在你禁锢发型的时候其实也就在禁锢思想。算了,老大不小的了,也不想再愤青太多了,只是不知道现在的师弟师妹们还是不是在受着这种恶心的条款的束缚。

19. 高中时候有一件事一直让我觉得既好笑又羡慕。隔壁班有个“富哥”,勾搭上了比我们大一届的某个师姐,那个师姐论长相论身材都是上乘啊,尤其夏天的时候,会有让我们流鼻血的冲动……真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让我们隔壁这位给搞上了。一开始他们利用中午时间去女方家里xx,连中午饭都不吃(真是好体力啊),一直相安无事,后来有一天不知道怎么,那个师姐的老爸突然中午时间回来了,结果正好捉奸在床,可怜我的那个同学啊,被捉的时候连自己的内裤在哪里都还没找到呢*^^* 后来他们也就不敢再在女方家里了,但是我同学有钱啊,他们就到外面大宾馆去开房,每次都在希尔顿(4星级的哦,我只住过一晚4星级的酒店,还是跟老爸住的),一直到后来女方估计实在是忍不了了,再开房的时候终于说了:“啊?怎么又是希尔顿?????”(我靠,在希尔顿ML还不够啊,给我50块一晚的标间我都干啊,当然对我来说,野外也是可以的^^)

20. 记得有一次上计算机课,那个时候机房的电脑都是联网的,教室机上的各个磁盘也都是共享的,可以通过网上邻居很容易地访问,我们就在老师上课的时候到老师的电脑上找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估计和偷窥拥有同样的快感吧),有次某人忽然在老师的光驱上面发现了一张带色的图片。其实也就是一个女的穿着一件很薄的纱衣,胸前两点隐隐露出而已,至少拍的挺艺术的,不能用色情的眼光去看:) 但我们那个时候还基本都是楞头小子(排除我上面提到的那个牛同学哦),还没怎么见识过这些东西(虽然我记得我初中时候就在线看xx片了),所以几乎每个人都连到老师的电脑上看图片了,过了一会儿老师忽然问:“我的电脑现在为什么这么慢?”(ft,那么多人都在你电脑上面看图片,当然慢了,谁让你放这么猛的光盘的!)

21. 一直以来,我都很感激我高中的化学老师张凤华老师。我今天能坐在清华的教室里面念书其实有很大的功劳都是张老师给我的,我从对化学的懵懂认识到后来的化学竞赛,如果没有张凤华老师,我不可能走那么远。上大学前给老师买了一支ZIPPO的火机,也不知道他是否喜欢,不过有点助长他抽烟的势头:) 可惜上大学之后学的东西就已经和化学毫不相干了。很对不起老师的是,大一寒假的时候回学校,竟也没有抽出时间好好去看看老师,和老师聊聊,也不知道张老师现在如何了,现在在THU混了三年多了,一无所成,每每想起来都会觉得很对不起老师,高三的时候信息学竞赛没有考出好成绩,就已经是挺对不起老师的了,上了大学竟又那么贪玩,到今天更是没有脸面回去再看老师了,远在北京的我只希望老师能够平安吧,少抽点烟,您也是搞化学的,也知道那东西对身体没任何好处,可能的话还是争取戒了吧……

22. 高一的时候参加信息学竞赛,代表大连市到省里比赛之前,那时候的班主任白亚光老师送给我一个本子,第一页上面写着:“你是大高的骄傲,也是我的骄傲!”这个本现在被我用来做政治笔记,每当看到这个本子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莫名的触动,六年前,六年前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高一的小孩子的时候,尚且被老师予以那么高的评价,给予那么高的期望,可是六年之后呢?在陌生的城市里,陌生的学校里,我还有配得上当年老师给予的那么高的评价和期望吗?现在剩下的估计只是无尽的懊悔了吧,没有脸面再去面对白亚光老师,没有脸面再面对那么高的希望啊……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昵称:  (必须)
邮件:  (必须)
网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