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10年9月20日 发表

初中时候是我学生时代里比较幸福的时候,不客气地说,初中时候我在学校里也算是比较风光的人物了,还是比较有知名度的,只是现在混的惨了点,好,不提现在这些事儿了,让人郁闷,哈。

初中三年很短,但在我的记忆中却很长,感觉在这三年里自己成长了许多。小学时候的自己是个连性别意识都没有的小孩子,到了初中,随着青春期的到来,开始狂妄,开始叛逆,也开始明白了许多事情,尽管或许是些颇为幼稚的想法,但却是实实在在从我自己的脑子里冒出来的,我一直以为,这就叫成长。

初一的时候印象似乎不那么深刻了,只记得班里风传我和某女生的“绯闻”,那个时候的小孩子总爱传这些事情,其实那时候俺们什么关系都没有。我记得我初一时候还是挺怕这些传闻的,总觉得是一件挺难为情的事情,那个时候的自己太纯洁了,远不像现在的小孩儿这么开放。

初一时候还在外面的一个奥数辅导班上课,那个辅导班的老师叫姜丽华,她是个很负责的老师,我记得她一个月只收每个学生20块钱的学费,学费全都用来交教室的租金,而自己还要经常垫钱给学生买一些奖励的文具。她是真的希望这些学生能学到点东西,也是真心把这些孩子们都当成她自己的儿子、女儿一样。我记得她给我们上课的时候不仅讲数学,还经常弄些字谜给我们猜,还讲了好多语文、历史等方面的知识,她是一位非常非常优秀的老师,在教过我的所有老师中,她是我最最敬佩的一位,没有之一。不过我好像在这个班上了一年左右就不念了,具体原因忘记了-_-b

初二时候是我最狂妄、最叛逆的时候,其实我倒是不觉得自己那个时候有多狂妄,因为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比谁谁谁强,所以我只能归结于年少的时候不懂事,不知道该怎么正确地表达自己。记得初二时候,在每天回家的路上开了一家书店,书店的老板是个胖乎乎的少妇,我们经常到那家书店去逛,很多时候只是去看看,并不买书,而大家似乎都会不约而同地来到那里,然后在那里聊一会儿再各自回家。那段逛书店的记忆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之一,天真的,纯洁的。在我高三保送上大学之后,又回去过一次,那个时候那家书店正在出兑,准备关门了,于是我知道,自己青春时候美好的记忆,就随着那书店的关张,永远地远去了。

初二时候,学校开始搞分层次教学,这也算是从我们开始的一个试点。我们年级一共是三个班,在上数学(包括代数和几何)、语文、外语课的时候,分别按照年级成绩的高低分成三个班上课,成绩最好的班级讲的比较快,比较注重拔高,成绩最差的班级讲的就比较细致,比较注重基础。所以一到下课的时候,总能看到一帮人拿着书本闹哄哄地换教室上课,场面倒是很热闹。

初二时候又参加了一次信息学竞赛,到沈阳去比赛。那个时候会计算机的人就是“天才”,会“编程”的更是不可想象的强大——尽管今天计算机对很多人只是用来聊天和找ONS的工具,而编程则彻底沦为民工的工种,所以很遗憾地我也成了民工的一员。但,在初二时候,我能够靠这个竞赛,去沈阳参加复试,的确还是让很多人羡慕了一番。

初一初二时候我的数学都不错,但语文都很一般,但那个时候并不觉得这是个很严重的事情,因为没有升学的压力,主要还是以玩为主。而直到今天我都觉得,在初三之前都可以完全不用好好学习,该玩就好好地玩,初中的知识都非常简单,正常人的智商学初三一年都足够了。这还不是我在这儿大放狂言,而是我初中时候很多同学,都是初一初二成绩很差,天天就知道玩,到了初三突然变得勤奋起来,开始努力学习,一样轻松考上重点高中。

初中时候我们班有个拥有天才般智商的人,叫姜欣——现在好像到欧洲去了吧。他是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极聪明人之一,我的本科是在清华大学念的,那里有着太多的聪明人,但和清华的那些聪明人相比,我相信姜欣的智商都丝毫不处于下风。长期以来我都觉得自己的阅读速度很快,这个速度即便是在大学和研究生阶段都鲜有人能超过,但初中时候我经常跟姜欣一起看同一本书,每次都能被他甩下好多页。走马观碑的本事我没见过,但他的阅读速度确实让我惊叹,直到今天。

这个人就是初一初二时候学习很烂,他小学时候很聪明,成绩也还不错,但到了初中时候忽然不爱学习了,他妈妈很着急。插一句,他妈妈是在四五十岁的时候才得了这么个宝贝儿子,又是难产生下来的,可想而知该有多么疼爱他。所以在他不好好学习,天天就想着在家玩电脑游戏的时候,他妈想了很多办法,比如说把机箱电源线每天背到单位去——于是我们的姜欣同学就自己做了根电源线。后来他妈妈就把键盘背到单位去,每天上班必然带个键盘去,为的就是不让他在家玩游戏。记得有一次放学之后,我去他家跟他一起玩游戏(那时候还没背键盘,只是藏起来,但被他轻松发现了),玩到正高兴的时候他妈妈回来了,因为碍于我在场没说什么,但仍能看得出来,脸色不怎么好看。

但这个人在初三的时候突然发力,一下子成绩就冲到年级的十来名的位置上了,而且很轻松地考上重点高中,只是高考的时候发挥失常了,有点遗憾。所以我一直相信他初一初二的时候就是故意不想学习,故意跟学校和家长对着干,聪明人有时候是可悲的,因为其他人完全难以想象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聪明的人存在,而且就在自己身边。

不知不觉地就上了初三,压力一下子大了起来——当然更多的时候是老师和家长,他们感觉压力大了,而不是我们。初一初二时候,我们都是四点半放学的,一到初三就变成六点放学了,而且周六也要上课了。到了初三,搬到了教学楼的最顶层。其实对很多人来说,初三压力大的时候也只有第二学期,尤其是最后一两个月,其他时候和以前都是基本一样的。初三时候各科竞赛开始有了,数理化的,都是现在学校内考一次,然后选出多少个名额再去大连市统一考一次,然后就给发个破奖状,至今不知道这玩意儿有啥用处。

到了快中考的时候,基本就剩下各种模拟考试了,教室里面可以随便坐,教室后排就变成了必争之地,只有些比较老实的人还有大部分女生不敢随便换位置。所以我那个时候经常和班级的一些“后进生”坐在一起,聊聊天,做做卷子,过得倒也轻松自在。



牙牙
2010年09月20日 00:39:07

说的太对了,我也觉得那么点东西完全没有必要拿出那么多时间来学习。其实做这样的安排我想一方面是学习,更多的是教育孩子们成长吧。像套模具一样引导我们逐渐向共同的他们认为的正确方向发展,中国教育太失败了。严重的。
你看书太快了,太快了,太快了!!我必须用感叹号,哈哈~让我想象一下你说那个神人,GOD,不敢想了,恐怖~
书店的回忆,呵呵~我好像也是初中的时候最能去呢~不过当年常去的那几家估计也都关门了吧……

刘天一
2010年09月21日 05:53:07

一直在看,感觉是体验另一个人生

ssfighter
2010年09月21日 13:51:20

@刘天一
谢谢,希望经常来逛逛

xiaoxiao
2010年09月22日 12:29:58

中秋快乐,祝幸福美满

xiaoxiao
2010年09月22日 12:34:36

那天你报个生辰八字,我帮你查个盘,据说喜欢回忆过去是由盘里面的星星决定的

ssfighter
2010年09月22日 19:54:55

@xiaoxiao
谢谢,也祝你中秋快乐
本命盘我很早之前就看过啦,不知道你想给我看哪个盘?

melanie
2017年08月3日 18:42:11

找姜老师的时候找到你这篇,我也上过她教的奥数班,没准是同学呢。

发表评论

昵称:  (必须)
邮件:  (必须)
网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