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 Blog Archive » 再见了,十九年的寒窗(六)
且行且远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10年10月27日 发表

今天在网上看了篇文章,也是批评中国内地的现行教育的,里面有这么一段话,我觉得说的很对。

有一次我跟《蟻族》的作者廉思聊天,他從幼稚園到博士後,受的都是國內最好的教育,現在北京著名大學裡任教。我問他:“我這種從小喜歡破壞規則的學生,不服從制式教育,變成現在這個叛逆樣子還好理解。你是這種制度的受益者,爲什麽還會覺得它不好呢?”廉思回答:“因為我是倖存者。”

如果你并不知道我上的是什么样的高中,是什么样的大学,你可能觉得我只是个无法适应现行教育体制的“失败者”,但如果你知道我也是这个体制的受益者,就会质疑为什么我仍然总要攻击这个教育体制。事实上,在我成长的道路上,有些人也曾经对这个教育制度颇有怨言,但是一旦在自己成为这个制度下的winner的时候,就再也不攻击它了。所以在网上,你总能看到一帮考不上大学的和一帮上了三流大学找不到工作的人在抨击教育体制,而一流大学的学生却往往很少发出同样的声音。说到底,正如廉思所说,不是因为在这个体制下成功了几个人,就可以赞颂这个体制,成功的那几个,其实只是幸存者。

当然,指出问题是认识世界,而解决问题则是改造世界。改造世界当然要比认识世界困难的多,但如果没有认识世界的过程,谈何改造世界呢?所以不要动不动就说什么“你觉得体制不好,那你弄出个新的来啊”。不是所有人都能改造世界,但不妨碍我们用各自的视角更好地去认识世界。

回到我的初中时代。初中三年,但我似乎只过了两年,很多初一的事情都记不清了,似乎我的一切记忆都是从初二开始的。也许是因为从那时候开始,我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不知道时间的意义,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了。我记得从小学一直到初一,我妈一直都热衷于给我买各种练习册——那个时候似乎许多家长都是这样的,仿佛不做练习册就会学不会那些知识,不做练习册就赶不上别的同学。当然,对于这些练习册,我基本都没做过,因为我实在不喜欢那些大段的空白,后面也没有答案,写完了也不知道正误。而到了初二,我似乎开始自己买练习册,那个时候觉得学习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情。我很庆幸,这么多年在教育制度的摧残下,直到今天我仍然对学习有着浓厚的兴趣,而我身边的很多人则是在考上高中、考上大学或是大学毕业之后就再也不看书了,其实也不能怪他们,把知识讲的那么无聊,能让人提起兴趣才怪呢。

真正自在的是初三的时候,准确的说是初三的后期。学校已经基本不怎么管我们了,有时候上课时间跑出去踢踢球,老师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课时间在走廊上闲逛,教室里乱串座位,窃窃私语甚至大声喧哗也都不算什么,反正老师也只关心每次模拟考试的成绩和排名,当然,家长更关心。所以我总觉得初中时候过得轻松舒服,其实更多地是回忆起了初三后期那段自由的日子,没有人管。

我所在的大连,教育还算不错。一到中考前,各个重点高中的校领导纷纷去些不错的初中挖人,希望能把尖子生都挖到自己的学校去,因为这些人往往高考成绩也相对不错,考上重点大学的几率也大,对于学校来说,升学率和名牌大学的升学率则是重要的宣传指标,所以一到中考前,这些校领导往往不辞辛劳地各处挖人。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正在上英语晚课,学校书记突然把我从教室里叫出去,说让我去校长室一趟。当时我就吓得呆住了,拼命回想自己做过什么坏事现在东窗事发了。结果到了校长室才发现,其实是辽宁师范大学附中的校长来了,逐个地找我们学校的一些尖子生谈一谈,希望我们能报考他们学校,最后还送了我一个辽师附中自己的台历。我很开心,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小恩小惠,哈。

当然,对于报考哪所高中这样的事情,最上心和最着急的不是校长和老师,而是学生家长。我们大连那时候两所重点高中是最好的,一所是育明高中(那时候还没改名,仍然叫大连高中),另一所是大连第二十四中学。也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一些家长就开始频繁地踏入这两所学校的大门,打听高中的情况,然后决定自己的孩子该上哪所高中。但这还不算完,也不知道啥时候开始,家长中慢慢分成了两派,而且两派各自有“领袖”,一派拼命劝说学生去报二十四中,另一派拼命劝说学生去报育明高中。而且这些家长经常游弋在我们初中周围,总是“一不小心”就碰上我,然后跟我说一大堆xxxx中学的好处,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报那所学校,我每次都以“还没考虑好”的理由搪塞掉。甚至有一个同学的爸爸,有一次在路上一个劲地跟我说二十四中好,让我去二十四中。那个时候我已经基本决定报育明高中了,便说我想去育明了,然后他就大声地斥责我的选择不对,让我不要再犹豫了,就去二十四中吧,最后还说“好了就这么决定了”,弄得我以为他是我亲爸……

当然,那个时候我就特别不理解这帮打了鸡血的家长这么做的目的是啥,直到今天我仍然想不明白。你去调查学校的优劣无可厚非,让自己的孩子上一个最好的学校也很有必要,但是干嘛要干涉别人的选择啊?初三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他们是拿了各个高中的回扣,现在想起来,他们只是太以天下为己任了。当然,他们的口才和煽动性都相当强,如果现在退休了的话,我建议他们考虑一下去做安利事业,以焕发自己的第二次青春。

后来以至于我妈都动摇了,想劝说我也去二十四中。而我这个人一向很固执,我坚持要去上育明,于是就有了在育明的三年,当然,这是后话。我们填报志愿是在中考之前,在填写的时候,为防止万一,我还工工整整地在普通高中、职高、技校上面填好了要报的学校,被我们校长一顿臭骂,他说:“你即使考试发挥失常,能差到连重点高中的扩招线都上不去吗?”让我把除重点高中以外的志愿都擦掉,以免录取的时候系统出错,明明在重点高中的分数线之上,还给弄得普通高中去。据说以前出过类似的事情,结果学生连哭都没地方哭。最后校长还跟我说,如果我真的没考上重点高中,那就出国去念,在国内念普通高中或者职高技校什么的,其实就是浪费生命。

幸运的是,最后我还是顺利地考上了育明,而且分数还很高。在考场上还是有些不顺利的,数学考试的最后两道大题,我想了将近一个小时还是一片空白,当时紧张的不行,不过在离考试结束还有十来分钟的时候,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灵感,竟一下子全都想通了,并以最快地速度书写到卷面上。一直以来我都觉得那次是有神救了我。在考完试等成绩的时候,一开始总觉得考的很糟糕,怎么算都觉得自己肯定考不上了。记得成绩是中午十二点公布,可以打电话查询。整个上午我都像丢了魂儿似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玩游戏也玩不进去。到了中午还是我妈打电话回来告诉我成绩,终于一块石头落了地。我每次想起当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等成绩的时候,都觉得手脚冰凉,相当的煎熬啊。



牙牙
2010年10月27日 13:23:46

耶?好像想起我中考数学也有这么一段神一样的经历。之前因为太紧张了没有睡好,在考场上打了半天瞌睡,居然后来还考得挺高的。所以有时候觉得中国的考试制度真的是拼运气的,有些人有实力但是没运气,就真的没辄了。

xiaoxiao
2010年10月27日 15:24:58

然后他就大声地斥责我的选择不对,让我不要再犹豫了,就去二十四中吧,最后还说“好了就这么决定了”,弄得我以为他是我亲爸……

fighter, you are always so humorous no matter whether you are up or down

sharpmark
2010年10月27日 17:20:58

一直潜水阅读你的blog。写的都很棒。“那个时候我就特别不理解这帮打了鸡血的家长这么做的目的是啥,直到今天我仍然想不明白。”我猜测,是他们的孩子想要考育明中学,于是就让别的孩子考二十四中,这样他孩子的竞争压力会小。

ssfighter
2010年10月27日 17:42:26

@sharpmark
谢谢关注。
其实还真不是你说的那样,因为他们的孩子真的是上了二十四中,就是说他让我去二十四中念书完全是发自肺腑的关心。我只是觉得,应该让孩子自己来决定一些事情,尤其是不要代替别人的孩子来决定事情。

quan
2010年10月27日 18:46:01

你的这篇也让我想起来一些初中毕业时候的事情了,呵呵,不过我们当时是另外一种紧张。不得不感叹一下,我还是挺幸运的。

帅小呆
2010年12月1日 16:15:51

我考我们那边的高中,意外拿了个榜眼. Oh yeah. 很轻松.

发表评论

昵称:  (必须)
邮件:  (必须)
网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