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13年4月11日 发表

博客荒废好久了,其实总是想写点什么,但是工作太忙,完全没空写。怀念读书时候的自己,总是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做许多想做的事情,遗憾的是什么都没有做。

前段时间在喷嚏网上看到了一篇《教育法西斯——魏书生》的文章。标题起的挺有吸引力的,不过更吸引我的是魏书生这个名字,感觉好熟悉,一种遥远的熟悉。我不是搞教育工作的,所以对教育工作者的名字都比较陌生,但是这个名字似乎在很多很多年前就听说过。仔细想了好久,猛地想起,在我初中时候,我的班主任周杰可是魏书生的坚定的拥趸。

魏书生先生做了那些事情,我并不知道,在网上搜了一下他的教学方法,让我大感意外的是他把检查改成了说明书。我不知道魏书生是怎么使用他的这条手段的,反正周杰是很好地学习了这个教育方法。在我初中三年时间里,班里无论谁犯了错误,从来没有人写过检查,写的都叫“说明书”。我不知道换一个名字能换出什么花样来,网上有人说“写检查越写越恨老师,写说明书越写越恨自己”,我倒是没有这种感觉,我唯一感到的是,只是换了个名字而已,换汤不换药,哦不,比写检查更难的是,你要更痛心疾首地承认自己的过错。

为什么要写说明书呢?美其名曰,这不是检查,你把你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好,如果你认为没错,你可以不承认错误。听听,耳熟吗?像不像大鸣大放?周杰可算是把我党这套整人的手段学的淋漓尽致。初中的时候,正是青春期,大家都比较叛逆,也都有自己的想法。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周杰让某人去写说明书,他就真的不按照检查那么写,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然后周杰大发雷霆,号召全班同学去批斗他,这得亏是他的心理素质好,要是我这样脆弱的内心,估计早就崩溃了。我年纪小,没经历过反右和文革,但是却在初中的三年里见识了什么叫反右,什么叫文革。当然,这话说的夸张了点,阶级斗争远远没有那么严重,充其量也就是见识了斗争方式和斗争手段,并没有那么残酷的斗争。

我没看过魏书生先生的著作,也不知道他的理论,所以我只能说说周杰了。按照她的说法,她的教育方式都是跟魏书生学的。我知道她最喜欢在班级里树立权威——诶,怎么还是很熟悉——绝对的权威。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有次她生病了,据说全班只有我和姜某两个人没有去她家探望她,她在康复之后就在全班点名批评我们俩,为什么不到她家里去看她。然后,号召全班同学展开大讨论——当然,每次她批评别人之后,都要让全班同学一起讨论,看看她批评的对不对——诶?怎么还是觉得很熟悉?最后的结果呢?是我妈、他妈带着我们俩集体去周杰家赔礼道歉。从那之后至今,十多年的时间里,每次我想到这事,都恨得牙根痒痒。我承认,老师生病了,作为学生不去探望是有点不近人情,可是我真的觉得,那个时候我才是个初中生,能明白这么多的人情世故吗?再退一步说,去看你是人情,不看你是本分,怎能强求别人去探病呢?师者,传道授业解惑。第一项就是传道。作为教书育人的人,就用这种法西斯式的方式去育人吗?

我想,魏书生先生的教育理论或许是出自善意,至少因为我没有接触,所以不敢说他的教育是法西斯。但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他的追随者之一,是如何把他的理论作为威权统治的纲领。周杰在教完我们之后,也平步青云,现在当上了大连理工大学附属中学的校长了。我想,当了校长,应该就不再需要直接教育学生了,她的那套写说明书,集体大讨论的做法应该不至于直接应用到学生身上了吧。

教育的目的,是使人成为人。我们的国家曾经偏离主流价值观太远,造成了许多教育工作者的价值观也都扭曲了。树立威权、鼓动群众斗群众的这些做法,也都曾经成为我们教育内容的一部分,也搞坏了如我这样的许多人的心智。育人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真的希望以后不要再有法西斯般的狼奶教育,这些教育或许让管理班级变得容易,或许从短时间来看学生有了纪律有了成绩,但这种教育真的离育人太远了,如果教育不能把人培养成一个完整的人,那无论教给他了多少知识,教育都是失败的。



LS
2013年04月14日 21:10:55

中国人喜欢造神、信神、传神、捧神,这就必然滋生一些骗子式“神人”,我看魏书生便是其一。我早年看过魏的《班主任工作漫谈》(漓江出版社第1版),那恐怕是中国最垃圾的一本书,看了此书,我因魏也是我们之中的一员感到羞愧,我为此还曾致信给魏本人及出版社。后来,我市教育局将他请来作报告,真不敢相信他曾被吹棒为大师级教育家,当我听到他这位语文特级教师说他的学生“他们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的眼前”时我本能的反应是他教的这些学生因地震遇难了吗?我真想冲上台去掌掴他,但我还是气愤地离场了。

发表评论

昵称:  (必须)
邮件:  (必须)
网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