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Archive for the ‘随心所记’ Category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11年12月22日 发表

小的时候我是普通青年,觉得金钱是万能的,可以买到所有想要的东西。后来我是文艺青年,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许许多多的东西不是金钱能换来的。现在呢,我是XX青年,发现金钱还真他妈的是万能的。

但是金钱的用途已经不仅仅是买东西了,他在中国人最喜欢又最讨厌的聚会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这样的聚会每年都会发生一次或几次,那就是串亲戚聚会。马上就又要过年了,小时候挺喜欢过年的,现在却极讨厌,因为这帮亲戚极少有真正关心你的,他们基本上都在关心你能赚多少钱。

我估计全世界任何一个智商、情商都正常的人都喜欢钱,都喜欢有很多很多钱,却极少又像中国人这样普遍智商和情商都极高的,只要一吃饭必然谈钱,必然从头谈到尾,他们总是不遗余力地打听你能赚多少钱,然后以此作为立足点,以决定是以一个长辈的身份来教育你,还是以晚辈的身份来巴结你。

我决定以后凡是再有人问我挣多少钱,我一律这么回答:

– 你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 不到五万。
– 这么多,到底多少?
– 1800

当然,请一定记住的是,关于自己能挣多少钱的这个问题,唯一可以告诉的一个人就是自己。即便是你的爹娘都不要告诉,因为他们也会以此来评价做这项工作到底值不值。

所以啊,在新的一年里,希望大家都能多赚点钱,因为没有钱的人大多需要听一些“你应该如何如何,不应该如何如何”的大道理,人生最悲催的事情莫过于此。金钱最重要的用途也就是这个吧,买个耳根清净。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11年9月8日 发表

前段时间在网上买了这个木制天坛的拼图,一直都没时间拼,昨晚花了一个晚上拼好了,还是挺不错的,有些地方接合的不太牢,应该拿胶粘一下才好。看网上有些人还给天坛上色啊,可是我没那个艺术细菌,所以还是就这样吧:

挺好玩的东西,一个这样的拼图才十块钱左右,当然成本那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就是木屑重新压成的板子,质量最差的那种,哈哈。以后再买点类似的东西玩。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11年8月12日 发表

去年买了一年的VPS,在Burst.net上面的,整体感觉还不错,而且很便宜,不过速度实在是不敢恭维,所以经过了一年之后,果断决定换个VPS。其实本来是很喜欢Linode的,但无奈Linode的价格太高了,最后选了Diahosting,是个国人开的VPS,口碑还凑合吧。我的流量比较小,所以买了个最低端的,基本也够用了。咨询了一下好像可以支持无缝升级,这样还不错。

现在的机房在硅谷,国内的访问速度确实是要快了不少,把之前的VPS上面的东西都搬了过来。不知道别人的访问速度怎么样,反正我这里觉得快了不少,而且ping值也降低了好多。

价格来说,Diahosting还是挺有优势的,我买的最便宜的,一个月$10。不过现在刚搬过来,到底怎么样还不好说,所以只买了一个月的,先观望一下再说。

有钱的话一定要换Linode啊!哈哈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11年3月29日 发表

觊觎机械键盘许久,终于在上周五出手了,也算是履行对自己的一个承诺吧。对于机械键盘,一开始喜欢黑轴的,后来去中关村对比一下之后,果断选择了红轴。一开始的心理价位是400块钱,后来心理价位上调到800块钱,最后花了1190买了这个FILCO 104键红轴全无冲版的,奢侈啊。

虽然FILCO的键帽用的仍然是ABS材质,但手感相当好,感觉非常细腻,比便宜的KFORCE键帽的手感强好多。之前的多彩潜龙手键盘就此退役,那个键盘跟了我一年半,已经被我弄的不像样子了,呵呵。

FILCO键盘还赠了四个红色的WASD键帽,来张换上键帽之后的图:

再来张主力机的照片,请忽略乱七八糟的线: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11年2月9日 发表

这句话被我用作QQ签名很长时间,总有人跟我说生活不是这样的,让我不要这么消极这么悲观。我承认,我心理是不健康,但正如韩寒所说的“心理辅导是没有用的,当我看见我们的女人搂着有钱人,有钱人搂着官员,官员搂着老板,老板搂着林志玲,你怎么给我心理辅导?

生活,总是给我们一种无力感。在《蓝风筝》里,无力感是铁头面对的造反派小将的拳头;在《沧浪之水》里,无力感是池大为在医院里面对的护士的眼神; 在《蜗居》里,无力感是达芬奇的家具,是意大利餐馆,更是几个电话就能把苏淳从局子里面捞出来的权利。这种无力感总是包围着我们,任你愤怒地嘶吼,迎接你 的只是旷野的寂静,最终教我们学会逆来顺受。

说到底,一夫一妻制只是保护我们这些无力的男人也能有自己的子嗣,而道德只是这种制度的脆弱的锁。面对着扑面而来的诱惑,你怎么保证自己的女人一定愿意共苦,怎么保证自己的男人一定愿意同甘?在生活这张大网面前,我们每个人都被紧紧地缠着,无力地挣扎着,却摆脱不了自己的命运。小贝是无力的, 他一个技术员如何敌得过巨大的权利?宋太太也是无力的,她一个中年妇女如何敌得过年轻女人的诱惑?宋思明呢?他面对教授家女儿的时候,是否也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无力感呢?

贫贱夫妻百事哀。没有钱,我拿什么去爱你,拿什么去证明我爱你?年轻时候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就幸福的昏过去的女孩儿,总要面对柴米油盐,总要面 对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琼瑶害了多少女孩子,以为花前月下就能一起慢慢变老。金庸害了多少男孩子,以为穷小子也会有美人来爱,有一天可以因缘巧合而学会绝 世武功。而生活是,穷小子只能娶胖妹,梦中情人搂着自己的老板,自己的老板扣自己工资,拿着少得可怜的工资回家被胖老婆数落。

我从来就没恨过二奶们,谁都想做贵妇人,而不想成为在菜市场上和小贩为了几角钱吵起来的泼妇。可是优雅是有条件的,经济基础就是条件。面对生活这张大网,这种无力让我们无能为力。即便某一天老婆被人睡了,或是女儿被人睡了,或是老婆和女儿一起被人睡了,亦如当年造反派的拳头一样,永远无力对抗。

回到小说上,我不喜欢小说的结局。对于读者来说,小说不是悲剧的结局,但这不是生活,生活是永远没有人来帮你挫败这种无力感的。更符合生活的结局应该是,海藻生了孩子,被宋思明弄到国外去了,小贝找到个老婆结婚,因为无钱买房天天闹家庭矛盾。而宋思明呢,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生活就是这样,强大、顽固,无论是贫贱的夫妻还是你我,都无力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