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Archive for the ‘随心所记’ Category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11月11日 发表

说实话我不知道这个节是从啥时候开始的,印象中自我一上大学就知道了这一天的存在,而这两年似乎已经从学校蔓延到了整个社会上——请原谅我用了“蔓延”这个词。我深刻地记着初中时候就有同学说,日子本身没有什么特殊含义,特殊含义只是我们人为强加上去的,然后用以影响人们。我想对于我也是一样,原本平常独来独往惯了,亦不觉得有什么不寻常,只是非要在这一天让我平添一些孤独感,抑或这种感觉只是我自己强加给自己的,与别人无关。

话说今天一大早,在我还没起床时,就有人发短信祝我节日快乐,我迷迷糊糊地看了眼手机,当下便有点失落,我虽然很感激有人能记得我,却总觉得有一丝怅然。忽地想起VIA Telecom面试的时候,HRjj说我的字写的挺不错的,我刚说谢谢,她又补充说“挺像女孩子的”,我于是大囧,她说可能是内在的性格吧,我顿时无言以对了。

也觉得自己挺矛盾的,我承认有些心思挺细腻的——当然这是说的好听的,难听的我自己就不说了——有时候也怀疑自己投胎的时候是不是马虎了,进错腔子了。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发觉自己真的是对立统一的最好佐证,发觉自己实在是矛盾的可以。想起来昨晚在网上新认识了人,聊了几句之后,对我的评价是“不像上学的,也不像工作的,像无业游民”。嗯,自己这形象混到这样,也算是人生完整了。也是,我发现我在不同的人面前的形象就是截然不同的,大学时候有人跟我说小心别精神分裂,呵呵。

晃啊晃的,一天就这么过来了,和平常也没有什么两样。找工作也不像之前那么着急了,有了几个offer,虽然都不好,但好歹可以以此为底线,慢慢地找,于是又开始了浑浑噩噩的日子,也算是基本了却愁事一桩。

然而,这个世界上终究各有各的愁事吧,昨晚跟一个朋友聊到工作的事情,我说要先解决战略问题,再考虑战术问题,这是我实验室的师兄跟我说过的,那时候我正愁于到处碰壁没地方要我。今天又听说一个以前的同学要和她男朋友分手了,这两人在一起也很多年了,若是对我来说,这许多年的感情岂是说放下就放得下的,不过人和人终究是不同,哀莫大于心死吧。

和平常一样晃了一天,什么都没做,也没心情做,文章还没发,当然也没写完,懒得动笔。答应给别人写的程序也还没动,只是做了个外框,水幕的备品备件也没买,说起来我还真是个单线程的执行工具。本来想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学点东西,但总有各种各样的闹心的事情,也许赶紧把三方一签,把自己卖了,一了百了,就啥事都没有了。

这光棍节我也过了好几年了,不知道啥时候才能不用过。前天跟一个以前的同学聊天,她问我说女朋友找的怎么样了,我说没戏啊,我看了看自己的手相,感情线很乱,终究是难以安顿下来吧,唉。

胡言乱语了这么多,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啥,索性也就这样吧……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11月10日 发表

昨天电话通知有中科大洋的笔试,想起来自己投了快一个月了,终于发笔试通知了,遂非常兴奋地去打印简历、复印成绩单。虽说回宿舍之后被同宿舍的哥们鄙视了一顿,说中科大洋还赶不上MTK呢,去那干嘛啊。但好歹我好久没笔试过了,而且这也是我唯一一次硬件职位的笔试,也想去见识一下。

无奈昨夜北京大雪,早晨七点半起来之后,外面已是白茫茫一片了,好不容易拦了辆出租车,结果走到上地的时候居然追尾了,下车,看看时间发现去也来不及了,干脆还是坐地铁回来吧。

前两天有人在水木上邀请我去他们公司工作,联系了一下,结果因为大雪,估计领导们也堵在路上了,也去不成了。唉

本来是想先笔试,然后去这家公司谈谈的,结果两家都没去成,郁闷地从上地坐地铁回来,唉,这就是命吧。忽然想起以前有人说的,找工作就是靠缘分,看来中科大洋俨然和我没缘,那也就由他去了吧,时也运也命也。

PS1. 上地的城铁站,真有一种春运的感觉。
PS2. 回来路上收到威盛的电话,威睿电通给我offer了,过两天去谈待遇,估计还赶不上MTK吧,唉。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11月5日 发表

研三了,终于忙活完了科技馆、航天部展厅和其他地方项目,终于是安下心来找找工作了。投的简历绝大多数都石沉大海,有些我明显觉得很有希望的都不给我任何的机会,有段时间真的是郁闷的不行了。不过还好,找了一个月的工作,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Offer,咱也算是有地方去的人了。

MTK的软件自动化工程师,说实话我到现在都不是特别清楚这个职位到底是做什么的,待遇也一般吧,还不能保证解决北京户口。不过呢,好歹是手里有粮,心中不慌啊。有时候也想干脆就从了算了,还找啥啊,说实话虽说我就找个一个月的工作,但真的是挺累的,劳神又劳心,IT企业吗,招聘也就快结束了,我也算是赶上个末班车,唉。

不管怎么说,好歹也算是有个Offer了,能有个着落,明天下午去公司拿offer,尘埃落定。

如果没啥别的选择的话,可能我也就签这儿了吧。有人有啥建议吗?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10月20日 发表

相隔数年后再见,却在我心中激起了这么大的波澜,的确是我自己也未曾想到的,不过说到底,终究是两根直线,偶尔相遇罢了,总要渐渐远离。对我来说,这几个月仿佛一场梦境,真实的让我触手可及,却又虚无的转瞬即逝。

既然是梦,总是要醒的,这道理虽然我早就懂得,只是在梦醒的一刻,仍然心痛的无以复加。仔细想来,其实我并不应该这样难过,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我知道我们不是一路人,所以才一再地彷徨不前。我担心的太多,畏惧的太多,所以才一再闪烁其辞,我的理智告诉我这样没错,只是梦醒时分,仍觉心痛。

所以长期以来,我都是这样的,迷茫彷徨地不肯前进,也不肯撤退,我迷恋你的倾诉,也希望你能永远听我倾诉,却不愿再进一步。我似乎永远都是这样,畏惧前进路上的荆棘,于是总是驻足不前,渴望世界能原地踏步地等我,只是世界在变,你我亦在变。原地踏步,终究是让两条直线渐渐远离。

从此后再不会有你深夜的哭泣,我想这样也好,我一直都希望你能幸福地生活,你做到了,我就满足了。只是对我来说,我仍然是孤独的我,我不再给你慰藉,你亦不会再给我。

说起来,你我六月底的再相逢,到今天,我一直都觉得这段时间我的生命里充满阳光,虽然你总是痛苦着,我总是在安慰着你。这样想来,或许我人生的乌云仍未散去,而你只是我梦境中的一束阳光。

生活还在继续,只是梦醒了,而已。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10月20日 发表

五年前的盛夏,我去过一次南京,只是那时的记忆有些淡漠了,只记得游玩过南京的著名景点,然后呢,南京不过是个梦。

我一直都很喜欢南京这个城市的,于是跟老板申请去南京学习学习,其实也就是去玩玩,老板居然同意了,所以我就在上周三坐火车去了那里,那个所有中国文人的梦中情人——金陵。

我很喜欢南京,也很赞同把南京视作所有中国文人的梦中情人,她仿佛是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妇,在中国近代史上虽然备受摧残和凌辱,却独增加了她的那一份凄凉的美感,变得更加动人。在南下的火车上,我听到别人在大声地谈论着南京的房价也虚高不下,那感觉就仿佛是中学时暗恋多年的女孩子在二三十年后再见,她已经变成了在路边穿着大裤衩嗑瓜子的无比世俗的大妈一般,那种感觉,只能用尴尬来形容。

不过这终究是个小插曲,在南京的这几天时间里,我见了几个同学和朋友,还参加了场Nvidia的校园招聘的笔试——结果当然是被鄙视了——这个不提。南京是个不大的城市,也没有太多的高楼大厦,这正是我喜欢的地方。我不喜欢上海、香港那种高楼林立的感觉,我总觉得在那样所谓的现代化的地方会感到窒息,在南京的街头闲逛,总让我想起十多年前的北京和大连,土土的,但很亲切,我已经许久没有过这种亲切感了。

小N说我以后怎么也得去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工作,因为在二线城市的公司里,很难有聪慧的人共事。我不否认,但我更想好好地生活,生活在这样一个恬静的、亲切的城市里。

去了趟南京,错过了百度和趋势的校园招聘的笔试机会。我不遗憾于百度的,因为考了也考不上,而遗憾趋势的,因为我失去了一个来南京工作、生活的很好的选择。我有时无法解释自己对小城市的喜爱,那是一种偏执的喜爱,当年去的临汾如此,南京亦如此。五年前我来南京,并未有太多的感受,那时的我只知道快速地浏览那些名胜景点,却从未用心感受一个地方,也不懂该如何去感受。

秦淮河畔的夜景很美,只是人太多了些,有些喧闹。坐在小船上,逐渐远离岸上的喧嚣,夜色中我只希望能一直能待在船上,沏上一壶香茶,摆上围棋,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再加上手谈的乐趣,该是人生中最美妙的事情了吧。只是同行中小孩子的啼哭将我拽回了现实,这一切虚构出来的美景,终究是无法实现的了。

19号中午我踏上了回北京的火车,小N说得对,我还是很可能会生活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里,生活在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某某中心,漠然地为生计奔波着,倘若真的给我一份在南京工作的机会,我也会认真地考虑,并很有可能为了金钱和发展等因素拒绝了南京。这也许就是对待梦中情人最好的办法吧,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只要心中有那桨声灯影和秦淮河畔便已足够,若看着白衣翩翩、清纯如水的梦中情人一天天被世俗压弯了腰,一边责怪着孩子不用心读书,一边算计着柴米油盐的景象,只怕才是最残酷、最痛苦的吧。

以此文纪念我心中永远的梦中情人和与她短短几天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