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Archive for the ‘随心所记’ Category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10月3日 发表

你把我当作寂寞时的倾诉者,我也一样。地域的距离大,但大不过心灵的距离,地域的距离太大了,两颗心也就渐行渐远。

并非我不懂那些借口,只是不愿去点破,对你来说,也是一样,我的借口可能更加拙劣,你亦不点破罢了。看似火热的内心,其实上面都蒙着厚厚的一层灰,你不掸去,我也不。

怀念年轻时的那些火一般的激情与水一般的真诚,只是这些火啊水啊的,终究免不了归于平淡。悔于曾经的幼稚与不珍惜,却不悔于曾经的选择,只是我将如何面对你的内心,还有我自己的内心。

我愿意相信,更选择相信你的那些话,也能理解地域的力量,亦如上次一样,大到可以将一颗心活活地扯碎。其实说到底,我们都是寂寞的孩子,你是,我也是。

你的逃避,我能感受得到,相信我曾经的逃避,你亦能,还是那句话,大家都学聪明了,互相游戏着,并不点破。

套用那句臭了大街的话,哥打的不是电话,发的也不是短信,都是寂寞。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9月30日 发表

准确地来说,新学年其实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但我其实一直没啥感觉。科技馆的项目忙活了快一年时间,终于算是告一段落了,虽然现在展项还有许多的问题,但问题不是我的控制系统的了,所以我也不是特别上心。从今年过年回来,就彻底投入这个科技馆的展项了,这几个月来,又一直泡在科技馆里面安装、调试设备,日子过得就是个稀里糊涂。这几个月也都没怎么在实验室里呆着,实验室位置上乱七八糟的,让别人以为我这里没人,只是堆破烂的地方呢。

于是,在十一之前,终于下定了决心好好收拾一下,现在也算是焕然一新了,起码是整齐多了。旁边位置的姐姐辞职了,我又理所当然地占据了旁边的位置,不过没太过分,只堆了点稳压电源、串口线、没用的电路板啥的,打算以后在那个位置上调试设备用。自己的位置收拾的很清爽,这个学年主要的任务是找工作、发Paper、写论文,所以桌面上整洁点好,免得我一呆在这里就不想干活。

说起来,研二的我虽然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不顺心的事情,但毕竟最后还是都走过去了,工作上压力最大的那段时间也已经过去了,这一年里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收获了很多的。想起来刚上研二的时候我还没摸过烙铁,对画原理图、PCB一窍不通呢,现在也能像模像样地给别人讲点什么了,也有了点所谓的工程经验了,也能勉强挺起腰板来指导刚来的学生的一些工作了——话说暑假带的中科大过来做大研的那小孩儿,回去的成绩还相当的不错呢。

还是之前说的,虽说新学年已经过了一个月,但基本上整个九月我还是在继续忙活之前科技馆的工作,十月了,可算是解脱了,开始忙活了我自认为的新学年,开始忙活自己了,忙活未来了。

查了一下博客,去年10月18号在实验室换了个工位,换到了现在这里,然后是被我弄得越来越乱,现在收拾了一下,贴出来看看,一点也看不出是个搞硬件的吧,因为搞硬件的一般桌子上都乱七八糟堆了一大堆东西:

工位

手机拍的,效果差了点,见谅。

新的学年,新的开始,也是新的自己。加油。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9月3日 发表

上周末,上海的小N同学来北京出差,陪她在玩了几天,送走她之后,一两天内都有点精神恍惚的,迷茫于她是否来过,是否这样就离开了。记得我跟她说我这两天过得像做梦一样,她毫不客气地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我知道,这不是梦境,但却依然觉得恍若一梦。

说起来,伊算是最了解我的人了,从某个角度来说,甚至强于我的父母,她说是因为我们都有非常非常相似的母亲,我承认。只是她母亲已经在多年前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不知道天堂是什么样的,但我知道那里肯定没有忧伤。

和她聊天,才知道原来我初中时候居然是那样的形象——瞧不上班里的所有女生,觉得所有的女生都不入我的眼睛。于是我大囧,我惊异于自己为何以这样的形象留在初中同学的心目中,要知道我一向都是胆怯的不敢和女生说话的人啊,怎么会变成了看不上人家女生呢,真的觉得有点冤枉,不过也许那时候青春年少,过分地意气风发了,唉。

不过她的许多话,倒是一下子把我带回了那个没有忧愁的,空气中始终弥漫着花香的青春时候。于是忽地发现,原来有些记忆并不是就那么远去了,而是像美酒一样尘封在记忆的深处,只会变得愈加醇香。前段时间我有些怀念我18、19岁的时候,却忽视了在那更早之前的自我,现在想来那可能是我最为幸福快乐的时候,是没有忧伤的时候。

只是,不经意间,十多年的时间就这么匆匆地从指间流逝了。越来越多的忧伤从心底涌出,虽然现在的生活也有美好,但却再也掩盖不住一种淡淡的忧伤。于是变得迷恋酒精,希望借着酒精的作用入睡,可对我来说,换来的只是愈发清醒。

小N在北京的每晚,我都和她在喝酒,而且是越来越多,她希望借着酒劲入睡,我则更希望借以掩盖内心的忧伤。

送她走之后,一时缓不过劲来,觉得精神恍惚,要不是肩膀上尚还有些疼痛的印迹告诉我这不是场梦,我早已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了,也许这两者从来也就不可区分。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7月14日 发表

心里有点烦乱,又说不好到底怎么了。上周六和一个朋友又去了趟PPG,说实在的,在酒吧里我是很难把自己灌醉的,于是就特别清醒地看着舞池里的人,那一瞬间忽然觉得自己其实本不应该属于这里,我是那么地向往灯红酒绿的生活,却又不属于这样的生活。

忽地感觉到一阵迷失,迷失了自己。上大学时候,曾经那么热切地想学点东西,每天钻研破解、逆向啦之类的东西,买了许多书,虽然学的都不怎么样,但忽然发现自己的面一下子广了很多。那个时候不愿意去身边的人天天出去吃喝,觉得那样的生活怪没劲的。等到上了研究生,周围的人都是极其好学的,我却变得对学习啦那些东西毫无兴趣,虽说也学了许多东西,但这些已经不是我的快乐的主要来源了。

跟ex分手之前,她说我是个想稳定下来的人,而她并不想那么急着过稳定的生活。虽然我知道这话只是她的一个借口,但却是真实的。可是两年过去了,重新上她的博客,发现她似乎已经在准备稳定下来了,而我呢,却开始不服老,不愿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想趁着最后的年轻再蹦跶几年。

是迷失吗?说到底,也许只是自己犯贱吧。

跟一个中学同学聊天,惊奇于她也和我一样喜欢许美静,因为很少再会有人喜欢这样的一个过气的歌手了。惊奇之余细想想,其实也不奇怪。许美静的歌里有一种渗入骨髓的伤感与疼痛,不强烈,但持久。在今天这样一个快餐文化的时代,爱的快,恨的快,忘得更快,很少有人再能体会到这种有如毒品般持久的伤痛了。

想重新看看《毕业生》和《革命之路》,却在看了几眼《革命之路》后,彻底没有勇气再看一遍。于是坐在房间里,不停地听着许美静,想到过去,想到未来,觉得自己早已迷失的无影无踪了。

因为迷失,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在写什么,看此文的跳过即可。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7月4日 发表

深夜了,坐在实验室里调程序,莫名其妙的毛病,让我非常的头疼。

忽然就有想写点东西的冲动了,给一个朋友推荐《匆匆那年》,她正看得心痛,忽的就想起我也曾一如这般心痛。

她问我有没有一直喜欢的人,从朦胧到深刻,我说我不知道,也许是早已淡忘。

于是终于发现,很多事情,我不想淡忘,却无法阻止时间的洪流,冲刷掉我的刻骨铭心。

曾经年少,很爱,却不懂如何去爱,只落得如今各自分飞,再无牵挂。我曾以为永远也忘却不了,却发现释然只需一瞬。曾经很爱过,也曾经很恨过,可是那些爱啊恨啊的,就这么匆匆的过去了,直到再见面,宛然陌路。

只是,没有了你的世界,我变得更加脆弱。不知道孤单的滋味,是因为早已习惯了孤单。说到底,在这个社会里,我们都是孤单而脆弱的孩子,妄图用堕落和灯红酒绿去排解孤独,却发现孤独早已铭刻骨髓。

有时候很迷茫,不知道是淡忘了,还是麻木了。

日子如走马灯般的过着,曾经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却忽的发现自己已经历了许多。于是,再也没有发自内心的幸福,也没有清澈如水的眼眸。

怀念从前,却不再想回到从前。

不想淡忘,可是我已经淡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