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Archive for the ‘随心所记’ Category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6月29日 发表

上周,一个初中、高中同学来北京出差,陪她玩了周末的两天,在后海转了转,去了趟颐和园,看了场话剧,又把她送上飞机,迷迷糊糊的,仿佛整个周末并不是属于自己的生活一般。是啊,生活就是在我们所不经意间在某个转角转了一圈,我们就在这个奇妙的地方做了场奇妙的梦,然后,一切又将回归到最平淡的原本的生活轨迹中去,我远离她的世界,她也远离我的世界。

让我感到惊诧的是,虽说认识已经十二年,却在最近的九年间都没太多的来往,而再见面,她却能一下子洞穿我的内心,仿佛一下子就钻到我心灵的最深处,这么多年来,我认识了这么多的人,有走的很近很近的,却不曾再出现过这样的一个人,如此的了解我,明白我的内心与我的痛苦。

事实上,我们都一样,都是极其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活得孤单而痛苦,渴望他人的慰藉,却本能地在抵御他人的关怀,于是陷入了这样的恶性循环。但与她在一起,我却并没有底气诉说我的痛苦,因为与她所经历的与所承受的苦难相比,我总觉得自己的那些所谓的痛苦都是无病呻吟,都是些为赋新词强说愁而强加给自己的虚无的感受。

但我虽然没有她那样的经历,却能理解她的痛苦,尽管无法深切地体会,正如她也能明白我的痛苦一样。

周六晚上在东单,看的《两只狗的生活意见》,虽说大笑不断,但却总是想哭,为生活,为幸福。

她说的对,我们应当知足,我们能够凭借自己的双手在城市立足,而那两只狗却不能。我承认,但我也的确不知道,如我这般漫无目的地盲目的前行,早已不再有什么目标与追求的前行,又怎样能获得发自内心的幸福呢?

许多人看到我的blog之后,觉得我是个内心中有着极大痛苦的人。我反驳道,我是个最容易感受到快乐的幸福的人,但又时时迷茫,这些快乐与幸福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吗?还是仅仅掩盖了内心巨大的伤痛,而我也终于能明白,那些看不见我内心的痛苦的人,为何更在意的是我内心的伤痕,而不是我每天的快乐与幽默。

在昆明湖上,她问我是不是对她现在这种毫无理想的生活很失望。我说不是,尽管在我的印象中,她一直是很刻苦的用功读书的好孩子,一如我在许多人眼中的一样。我对她说,“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而在那艘小船上,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老子的这句话的含义。

送她上了回上海的飞机,在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我看完了那本《青铜葵花》,苦难不仅是一种力量,更是一种美,那一刻,我似乎一下子顿悟到了许多。

我不知道她是否会上我的博客,是否能看到这篇文章,但我真的相信,苦难是一种美,这种美才使她变得如此的美丽和迷人,尽管她告诉我说她没有那些追求与抱负,但我却真的相信,她一定取得别人难以取得的成绩,也能获得别人难以获得的幸福。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6月1日 发表

不知不觉的,又是六一儿童节了,时间过的可也真快,一年一年的就这么虚度了。

说起来,我似乎真的不记得小时候的儿童节都是怎么过的了,貌似我从小就不是个合群的人,从小就不喜欢一大帮人的春游、秋游啥的,小时候六一儿童节,老师都会尽量组织大家去公园玩,同学们都兴高采烈的,而我总是愿意泡病号,这样就可以有足够的理由不去玩了——尽管这理由足够拙劣,而且现在想来老师还巴不得大家都不去呢,少照顾一个是一个啊。

直到今天,我都会觉得一个四五十人的班级一起出游,一起吃饭是一件挺无趣,甚至有些恐怖的事情,因此不知为何,我对于小时候的儿童节的印象只有在公园里,大家兴高采烈地玩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而我只一个人在旁边看,觉得没啥意思,更觉得融不进去。

似乎对于大多数人的快乐,我只是个局外人。

于是我便尤其地想不起来,小时候的我到底快乐不快乐。如果按照我现在的想法或者任何世俗的眼光,小时候实在是没有任何忧愁,怎么会不快乐呢?然而我却真的想不起来到底什么时候是我真正感到快乐的。也许人都是这样,总能记得痛苦,却记不住欢乐。

而我也慢慢长大,慢慢老去,儿童节只变成了一个遥远的词汇,却并不是遥远的回忆,因为对我来说,似乎本就没有这些回忆。

现在的我,在这个大家都应该感觉到快乐的时候,感觉到快乐了吗?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5月14日 发表

前两天忽然听说宿舍某哥们要退学了,不由得一惊,不过想起来倒也没那么值得惊讶,因为他其实很长一段时间精神都比较萎靡不振,这个学期又换了导师,是在开完题之后换的,换导师的时候就弄得差不多满城风雨的了,最近情绪又挺低落的,原来是准备退学了啊,唉。

宿舍另外一个哥们还在劝他要想清楚了,说再坚持一两年也就是了,好歹也把硕士文凭混到手。但我却不怎么想劝,也觉得没必要去劝。想起来很长一段时间,包括现在,我都时不时地会想到退学,想到不念了,因为中科院这个鬼地方我呆的实在是不爽透顶了,不过对我来说,这些恐怕只能永远算是牢骚了,我没有勇气和魄力去做退学的事情。对于未来,其实我和大多数人一样,都是畏首畏尾的,对于过去,也都是患得患失的。尽管在这里,我经常感到非常不爽,感到空虚和痛苦,但我总还是会想,如果退学,已经念的两年就白念了,退学之后也不见得能找的到工作,退学之后还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就是这样的畏首畏尾与患得患失,我只能默默地忍受着,然后坚持着在这里熬煎着。我们总是没法战胜生活,没法不去面对生活本身的残酷,以至于磨灭了自己的斗志与魄力,而当其他人在冒险的时候,我们又总是愿意以长者的身份去劝说人家,告诉人家冒险所要承担的风险,让人家打消冒险的念头。

忽然想起了一个故事,被人追赶到悬崖边上,前面是万丈深渊,后面是追兵,这时候应该怎么办?答案是跳下去。因为如果不跳下去肯定会死,而跳下去虽然很多的可能也是死,但却有生还的机会。许多时候,我们都是担心前路的凶险,担心没有应对这种凶险的能力与勇气,所以迟迟不肯跳下悬崖。

又想起我刚来自动化所的时候,总是觉得这里所需的知识都是全新的、从未接触过的,而大学四年虽然学的不好但毕竟是学过的知识就宣布基本作废的时候,总还是有些犹豫。也曾经很迷茫,很无助,但事实上呢,却没什么太多的影响。一如现在宿舍那哥们的退学一样,我们总是觉得念了两年的硕士就白念了,觉得现在的社会没有硕士文凭出去实在是很难,觉得很多很多自以为是的东西,可是究竟会怎么样,究竟能怎么样,却不是那么简单就能下结论的事情。

说到底,我还是挺钦佩那个退学的哥们的,我们都对中科院,对所里有这样那样的不满,但最终我的只能是牢骚,因为我顾忌的太多,但他却冒着风险做了决断,这种决断的魄力恐怕是我永远也没有的。

愿他在未来的道路上一路走好……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4月26日 发表

前段时间听ex说水木上有团购清华生活手绘纪念扑克的,她也参团了,我就跟她要了一幅,昨天拿到了,里面有她给我写的一句话:

希望送去的是园子里美好的回忆

那一瞬间,我忽然间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是因为宿舍里有人,才没哭出来。是啊,在那个园子里生活的四年,是我人生中最弥足珍贵的了。那美好的、青涩的回忆,都是我一生骄傲的资本,而这一切,怎么可能忘记呢?

那是我曾经的青春和梦想的地方,是我的黄金时代啊……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4月22日 发表

昨天晚上,和一个朋友走在白石桥的大街上,我说我小时候很喜欢这么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大马路上,她问我“你不觉得孤单吗?”我说不觉得,她又问“那现在呢,还喜欢吗?”,我想了想,摇摇头,说:“不喜欢了。”

我至今都难以相信,我中学时候为什么会那么惬意地生活,常漫无目的地在夜晚暴走,也常坐在旁边小学的操场上看夜空,寂静无人的时候,我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这么美好,美好的让我舍不得离去,也不忍心去破坏。

可是长大了之后,就很难再有这样的心境了,很难再像原来那样静下心来感受夜晚的静谧与恬淡,无事的时候总想约几个狐朋狗友去胡吃海喝一顿,或是在嘈杂中一次次地用酒精麻醉自己,我想不出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事情才让自己变成这样,明明非常脆弱,却非要假装坚强。

前两天一大学同学从德国回来,本来就是普通的同学聚会,却演变成了拼酒会。虽然我一向觉得酒喝到那份上其实挺没意思的,但却很能理解。相信若干年前,即使让我们这么喝,我们也不会这样的,而现在,内心的痛苦却总让我们想把自己灌的酩酊大醉。是啊,酒精中混杂了多少生活的无奈,又混杂了多少他人所不知的痛苦呢。

想起来前几天,看着她熟练地点起一支烟,不由得一阵心疼。曾几何时,我们都是少不更事的孩子,纯洁地相信着这个世界的美好,然而这个世界有着太多苦涩的无奈与惆怅,而我们也不再拥有可供倚靠的恣意哭泣的肩膀,于是我们改变了,变得玩世不恭,用烟草和酒精麻醉自己的内心,可实际上呢,是麻醉了自己,还是麻醉了别人,抑或是谁都没有麻醉呢。那吐出的烟气,是烟吗,还是已经干涸的泪呢?

昨晚,推荐大菜看《匆匆那年》,我说我原本以为很多事已经都忘记了、释然了,看过之后才发现并没有。她说她不想想起伤心的事情来。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不想,只是,真的能忘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