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Archive for the ‘且行且远’ Category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15年12月31日 发表

其实这是一篇迟来的博文,原本应该在几个月前就写的,只是我的拖延症实在太严重了,生生地拖了好几个月。今天是2015年的最后一天,准确地说,是2015年的最后几个小时,实在是觉得如果不写,就错过了最应该写的时刻。

8年前的9月7日,我写过一片博客《七年》,起因是豆瓣上的一个很文艺的活动,写一封信给七年后的自己。当时对这个活动很感兴趣,但是估计七年之后,这个活动的组织者和参与者都会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所以只在自己博客上写了文章。事实上,七年来,我一直没有忘记这件事情,也会时不时地再翻出当年的文章,看看当年对七年后的自己有什么期许,敦促自己不断向前。虽然七年后的那一天,我没有写博客,但不是因为我忘了,只是因为我太懒了。

七年前的那个时候,在中科院读着硕士研究生,做着不喜欢的东西,刚刚告别一段感情,过得浑浑噩噩,对未来有许多设想,但更多的则是迷茫和悲观。

七年之后,再翻看当年的文章,看着当年的那些问题,忽然发现,七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生活却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七年后的我将三十岁,孔子曰:“三十而立”,而三十岁的我真的能够而立吗?七年时间,世界能改变很多,我也能改变很多吗?七年之后,我还将在这个世界上 吗?我现在用的这个ID还将存在吗?这个博客还将存在吗?今天熟知的人们,无论是现实生活中的还是网络上的,还能记得我吗?我还能记得他们吗?

今天,我跨过三十岁的门槛,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当年害怕三十岁时一事无成,等到真到了三十岁,居然就释然了。这个ID我用了许多许多年了,虽然还在用,但用的越来越少了,更多的朋友已经不知道我的这个ID。我的这个博客也是很长很长时间也不更新一次,上博客的人少了,写博客的人也少了。大家都更习惯于碎片化的时间、碎片化的文字。只是当时那些熟悉的人们,似乎真的不再有什么联系了。

七年后的我,能记起今天的我对未来的憧憬与恐惧吗?那时,我成家了吗?有孩子了吗?那些深爱着我的人还在人世吗?今天深爱着的人,那时还能记得吗?曾经的理想,实现了吗?还是早就忘得无影无踪了?

今天所憧憬的生活,七年后能过上吗?买房了吗?有车了吗?对未来的家的构想,都实现了吗?那些迷恋的事物,七年后还仍然迷恋吗?那些想学的东西,七年的时间里学了吗?学会了吗?学好了吗?还是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说起来,我真的想不起当年我对未来的憧憬是什么。只是,我能够开心地对七年前的我说,日子真的是会好起来的。终于,成了家,有了孩子,深爱着我的人也都还在身边。七年后,买了房,也买了车,慢慢地开始进入中产阶级,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有很多想法却又苦于没有钱的穷孩子了。虽然现在也并不富裕,但至少是在逐渐变好。感谢我身边爱我的人,能这么包容我。今天我所拥有的生活,其实是七年前的我想都不敢想的。我想起当年的自己,坐在青年公寓的宿舍里,写下那些文字,不安地设想着未来的自己,却不曾想到,那个遥不可及的未来其实要比想象中的还要美好。

七年后的自己,依然做着技术,靠技术吃饭,但现在做的东西是当年完全不懂的,总得来说,还是有很大进步的。当年极其不感兴趣的技术,现在却成了最为熟悉的东西,很多时候,世界和自己的变化之快,是根本不敢想象的。

未来,就犹如从此岸望向彼岸,似乎遥不可及,到达时却发现不过恍若一瞬……七年后的自己,更加真切地认识到这句话。未来,从来都无法想象,因为未来永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13年9月10日 发表

9月10号,又是一年教师节。

记得以前上中学的时候,每年教师节都会有人给老师送花什么的,也会在上课问老师好的时候说“老师您辛苦了”之类的话。离开学校这么多年了,不知道现在的孩子们是怎么过教师节的。嗯?我为什么要说孩子们是怎么过教师节的?哦,对了,因为虽然名字叫“教师节”,但必须由学生给老师过。

隐约记得小时候有老师做比较,这个班是怎么祝我教师节快乐的,那个班是怎么做的。不可否认,老师也是人,是人就有虚荣心,这也无可厚非。只是不知道这些老师有没有想过,当年一口一个“老师您辛苦了”的孩子们,在离开学校之后,又是如何评价曾经教过他的老师们的?

大众点评社区里搞了个活动,叫“【教师节来吐槽】老师我想对你说!”。好奇地点进去一看,80%以上全都不是什么正面的评价。当然,有很多说的是老师讲课很差很无聊,不吸引人。我想这个恐怕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再说了,讲课的水平就像工程师的技术水平,自然是有高有低的,去苛求每个老师的讲课水平都一样高也不现实。但是,在这几十页的吐槽贴里,却有很多写的是老师当年的一些言行,对自己造成的刻骨铭心的伤害。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虽然我总是批评现在的教育,抨击曾经伤害过我的老师,但我最想做的职业却永远都是中学老师,我喜欢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让台下的学生有所思考,有所成长。但我又对成为老师这件事情非常畏惧,因为我觉得这真是非常难又非常危险的事情。要知道,作为一个老师,你面对的都是正在成长中的孩子们,他们像气球一样,只有爱才能让他们长大,却经不起针尖麦芒版的刺伤。很多时候,往往是一个不经意的语言或者动作,就可能在一个孩子的心里造成难觅磨灭的创伤,每每想到此,都真的觉得教师这个行业真是天底下最难做的。

可是,一批批从师范学校毕业的老师们,几十年如一日地从事着机械的工作,他们可曾想过,自己是否曾经伤害过谁,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他们可曾意识到,自己的伤害远比自己能想象到的更为严重,是否想过向这些被自己伤害过的孩子道歉,或者,只是在深夜忏悔一下?

许许多多的老师,可能只能做到传授知识,个别老师可能连这都做不好。正如我之前所说,传授知识的能力是专业技能,专业技能有高有低,不可苛求。真正需要苛求的是,老师是否能够轻柔地对待这些脆弱的孩子,让他们心灵健康地长大,不要在长大后一想起曾经的老师,就感到一片黑暗。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13年4月11日 发表

博客荒废好久了,其实总是想写点什么,但是工作太忙,完全没空写。怀念读书时候的自己,总是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做许多想做的事情,遗憾的是什么都没有做。

前段时间在喷嚏网上看到了一篇《教育法西斯——魏书生》的文章。标题起的挺有吸引力的,不过更吸引我的是魏书生这个名字,感觉好熟悉,一种遥远的熟悉。我不是搞教育工作的,所以对教育工作者的名字都比较陌生,但是这个名字似乎在很多很多年前就听说过。仔细想了好久,猛地想起,在我初中时候,我的班主任周杰可是魏书生的坚定的拥趸。

魏书生先生做了那些事情,我并不知道,在网上搜了一下他的教学方法,让我大感意外的是他把检查改成了说明书。我不知道魏书生是怎么使用他的这条手段的,反正周杰是很好地学习了这个教育方法。在我初中三年时间里,班里无论谁犯了错误,从来没有人写过检查,写的都叫“说明书”。我不知道换一个名字能换出什么花样来,网上有人说“写检查越写越恨老师,写说明书越写越恨自己”,我倒是没有这种感觉,我唯一感到的是,只是换了个名字而已,换汤不换药,哦不,比写检查更难的是,你要更痛心疾首地承认自己的过错。

为什么要写说明书呢?美其名曰,这不是检查,你把你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好,如果你认为没错,你可以不承认错误。听听,耳熟吗?像不像大鸣大放?周杰可算是把我党这套整人的手段学的淋漓尽致。初中的时候,正是青春期,大家都比较叛逆,也都有自己的想法。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周杰让某人去写说明书,他就真的不按照检查那么写,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然后周杰大发雷霆,号召全班同学去批斗他,这得亏是他的心理素质好,要是我这样脆弱的内心,估计早就崩溃了。我年纪小,没经历过反右和文革,但是却在初中的三年里见识了什么叫反右,什么叫文革。当然,这话说的夸张了点,阶级斗争远远没有那么严重,充其量也就是见识了斗争方式和斗争手段,并没有那么残酷的斗争。

我没看过魏书生先生的著作,也不知道他的理论,所以我只能说说周杰了。按照她的说法,她的教育方式都是跟魏书生学的。我知道她最喜欢在班级里树立权威——诶,怎么还是很熟悉——绝对的权威。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有次她生病了,据说全班只有我和姜某两个人没有去她家探望她,她在康复之后就在全班点名批评我们俩,为什么不到她家里去看她。然后,号召全班同学展开大讨论——当然,每次她批评别人之后,都要让全班同学一起讨论,看看她批评的对不对——诶?怎么还是觉得很熟悉?最后的结果呢?是我妈、他妈带着我们俩集体去周杰家赔礼道歉。从那之后至今,十多年的时间里,每次我想到这事,都恨得牙根痒痒。我承认,老师生病了,作为学生不去探望是有点不近人情,可是我真的觉得,那个时候我才是个初中生,能明白这么多的人情世故吗?再退一步说,去看你是人情,不看你是本分,怎能强求别人去探病呢?师者,传道授业解惑。第一项就是传道。作为教书育人的人,就用这种法西斯式的方式去育人吗?

我想,魏书生先生的教育理论或许是出自善意,至少因为我没有接触,所以不敢说他的教育是法西斯。但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他的追随者之一,是如何把他的理论作为威权统治的纲领。周杰在教完我们之后,也平步青云,现在当上了大连理工大学附属中学的校长了。我想,当了校长,应该就不再需要直接教育学生了,她的那套写说明书,集体大讨论的做法应该不至于直接应用到学生身上了吧。

教育的目的,是使人成为人。我们的国家曾经偏离主流价值观太远,造成了许多教育工作者的价值观也都扭曲了。树立威权、鼓动群众斗群众的这些做法,也都曾经成为我们教育内容的一部分,也搞坏了如我这样的许多人的心智。育人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真的希望以后不要再有法西斯般的狼奶教育,这些教育或许让管理班级变得容易,或许从短时间来看学生有了纪律有了成绩,但这种教育真的离育人太远了,如果教育不能把人培养成一个完整的人,那无论教给他了多少知识,教育都是失败的。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12年4月12日 发表

这两天一条很火的新闻是关于江成博的,他在国旗下演讲(演讲稿),却偷偷换掉了老师给改完的稿子,讲了一番难得的真话。一开始看新闻说学校已经勒令其退学,后来看到最新的新闻,只是批评,但不处分。看了下江成博的演讲稿,的确像是一个中学生写出来的,很多文字还很稚嫩,也似乎没有说到深处只是发发牢骚,但我依然非常钦佩他,他能够在国旗下讲真话,讲实话,他是最有勇气的男人,若是在武侠小说中,绝对配得上“大侠”的称号。

我在初中时候曾经升过国旗,但当时并没有演讲,只是自己写一份自我介绍,里面充满了溢美之词,由别人朗读一遍,只知道沾沾自喜。上了高中,由于没有那么要求进步,且总是不满学校的种种变态规定,根本没有机会去参加什么升旗仪式。但我知道,即便是让我站在国旗下演讲,我也只会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诸如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之类的套话。

没办法,我是个胆小的懦夫,尽管生活中可以口无遮拦地批评这个、讽刺那个,却总是没有勇气站出来说点什么。也正因如此,我才由衷地钦佩江成博,这个比我年轻许多的男孩子。我相信,能够在国旗下演讲的人,不敢说德智体全面发展吧,至少也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也只有这样的学生,老师才会推荐他上台做演讲,也作为其他同学的榜样。换句话说,这样的学生,应该算是体制的受益者,或许正是其他学生嫉妒的对象,他们可能从小就出席各种正式场合,作为学生的代表,讲一些恭维学校、恭维老师、恭维教育制度的话,却从来没有说出来他们真正想说的话,无论这些话是否真的有些偏激。

我们这些人,从小就被教育得言不由衷,一方面告诉我们可以实话实说,另一方面却又告诉我们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所以总能在电视上看到一些说话还说不利索的孩子,能流利地讲出一大堆热爱祖国、热爱党、尊敬师长、团结同学之类的套话。这就是我们的教育,在还不明白祖国的含义的时候就已经热爱了,在还不明白党的含义的时候却已经效忠了,每个人从受教育开始就失去了真诚,也正因这样,才更知道真话之可贵,才更知真话之艰难。

在这样的教育体制下,乍看起来和我一样的许多人是受益者,但实质上,经过了这样的教育,没有人有向体制宣战的决心,没有人有讲真话的勇气,没有人有完美的人格,我们都是这个教育制度的受害者。

真话可贵。勇气可嘉。向在国旗下讲真话的江成博致敬!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12年2月26日 发表

其实这篇文章早该在一周之前写,只是一直太懒,不爱动笔。明天将会是个新的开始,新的工作,新的挑战,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生活状态,不知道一直散漫惯了的自己能否适应。

上周五,从VIA正式离职了,在VIA呆了差不多两年时间,工作的很开心,VIA的氛围真的很好,也非常的轻松。中午跟Catherine一起吃饭,她问我要离职了,有没有什么感觉,毕竟是第一份工作嘛。我说还真没什么感觉,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嘛。不过在办完全部交接手续之后,一个人拎着包走出公司,忽然有点感伤。猛地回头,看见夕阳下的威盛大厦,想起两年多以前来这里面试,两年来在这里上班的点点滴滴,忽然心里很难受,我不知道这个时间离开VIA是否合适,正如我当初便纠结于是否该接受VIA的offer一样。

不过,在VIA工作,我从未后悔过,我很喜欢这家公司,如果不是因为高涨的房价,我真的有可能在这里一直呆到退休呢。但,毕竟是离开了,于是用手机拍下了这张照片,回望了一下工作了两年的地方,不再回头。

在家休息了一周,呆的浑浑噩噩的,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明天又要去一个新的环境了,记得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们班班主任对我的评价是,很难进入一个新的环境,我想他的评价挺对的,我喜欢在一个熟悉的环境里一直呆下去,对于新的环境总有些无所适从。但明天开始,真的会是截然不同的生活了,不再有VIA那样轻松的工作环境,也许这才是真正的IT公司吧,无穷无尽的加班,没有节假日,而VIA,更像是大学,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第一份工作,Embedded Software Engineer@VIA Te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