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Archive for the ‘且行且远’ Category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12月9日 发表

今天,我在水木社区上的账号的生命力到666了,这说明我在水木的账号已经有五年之久了。我这个账号是在03年12月9日注册的,那时候我刚上大一。五年,弹指挥间,世界改变了许多,我也改变了许多。

五年前的今天,我稀里糊涂地注册了这个ID,然后,像那个时候绝大多数清华人一样,学着上SMTH,学着上系版,上特快,上Joke,学着灌水,学着用BBS打发时间。

刚上水木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学着各种操作,成天地泡在Joke精华区上,以免遭人鄙视。学着在上完自习、宿舍熄灯之后,上特快灌一小会儿水。渐渐地开始在系版认识了师兄师姐,也渐渐地有了常混迹的版面,认识了一些朋友。

做过几个版的版主,MusicGame、MMJoke、LostFound、Desktop、Assembler、NewSoftware,有干了一半辞掉的,也有被开除的,也有无所事事地混了一年弄了个红奖状的。当过半年多的版主培训助理——也就是幼儿园阿姨,认识了不少水车,也认识了好多朋友。

参加过为数不多的几次版聚,也组织过一次很混乱的版聚,至今我都不愿意再去回想,呵呵。

经历过316、414,见证了日晷前面无数的纸鹤,见到了愤怒的在校团委门口抗议的清华学生。

甚至于我大学时候一半的爱情都在水木上。那个时候和她的沟通,除了发短信恐怕就是水木了。习惯了午饭和晚饭前在水木上喊对方吃饭,习惯了晚上在水木上喊对方出去压马路,也习惯了在水木上的玩笑与撒娇。和她在水木上的聊天记录足可以塞满好几个普通用户的信箱。

开过个人版,在爱情夭折前被我关掉了,因为那儿记载了太多的美好,而这些对那时的我来说又过于沉重。

戒过发文戒过网,也曾因为担心过于沉湎于此而刻意疏远,结果却发现根本无法远离。

曾经以为自己会永远天天泡在水木上面,永远不会厌倦,即使我有孩子,有孙子,也会和他们一起泡BBS,一起灌水。

正如那句很著名的话说的那样——水木,首先是一种心情,然后是一种生活方式。只是这句话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能记得了。

然而,人的心境总是在变的,随着周遭的环境的改变。如今的我再也找不到当初那种对水木的迷恋了。曾经的朋友渐渐疏远,不知道他们中还有几人能记得我曾经存在过。曾经的恋人也不知所踪,我只记得在眼泪中删掉了甜言蜜语的信件和几M的聊天记录。水木已经渐渐远离我的生活轨迹,在周围的人向我说每天都要在水木上灌水的时候、在向我炫耀在某某版面已经小有名气的时候,我只是轻轻一笑,是啊,这些日子我都经历过,这些心情我都有过,这一切的一切都真实地存在过,也正逐渐地远去着……

如果不是我还在担任某版的版主而不能7天不上线,恐怕我好久都不会上一次水木了,也许再过五年我这个ID将永远不在,也许根本用不了五年。也许某天水木会永远地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但我将永远也忘不了水木,因为那是我逝去的心情,是我曾经的生活方式,是我的黄金时代。

最后,用张截图来纪念这个属于水木的五年吧: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9月7日 发表

昨天在豆瓣上无意中看到这个活动,给七年后的自己写一封信,忽然觉得内心猛地被触动了一下。七年,据说是人体全部细胞更换一次的平均时间,从生理上来说,七年后的自己就是一个全新的自己。然而,七年,能让我们忘记过去,还是能让我们更加深刻地铭记很多东西?

七年前的我在干什么?七年后的我又在干什么?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七年前的此时,我刚上高二,刚刚因为一次发挥得莫名其妙的考试被分到高二·十一班,现在的我已经记不得那个时候究竟是痛苦还是没有什么感觉了,对于七年之前的其他,无论是学业还是感情,我已经什么都记不清了。

而七年之后呢?七年后的我回忆今天,又能记得什么呢?

七年后的我将三十岁,孔子曰:“三十而立”,而三十岁的我真的能够而立吗?七年时间,世界能改变很多,我也能改变很多吗?七年之后,我还将在这个世界上吗?我现在用的这个ID还将存在吗?这个博客还将存在吗?今天熟知的人们,无论是现实生活中的还是网络上的,还能记得我吗?我还能记得他们吗?

七年后的我,能记起今天的我对未来的憧憬与恐惧吗?那时,我成家了吗?有孩子了吗?那些深爱着我的人还在人世吗?今天深爱着的人,那时还能记得吗?曾经的理想,实现了吗?还是早就忘得无影无踪了?

今天所憧憬的生活,七年后能过上吗?买房了吗?有车了吗?对未来的家的构想,都实现了吗?那些迷恋的事物,七年后还仍然迷恋吗?那些想学的东西,七年的时间里学了吗?学会了吗?学好了吗?还是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七年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我也想给未来的我写一封信,提起笔来却不知道该如何下笔,甚至不知该如何面对七年后的我。

未来,就犹如从此岸望向彼岸,似乎遥不可及,到达时却发现不过恍若一瞬……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9月3日 发表

这是个高中同学介绍给我的电影,将近3个小时的时间,讲的都是平淡的生活,看的却让人心里发堵。这部电影是2000年拍的,如果让我那个时候看,我想我一定看不懂。事实上,即使是让我一两年前去看,我也恐怕很难看懂。影片的最后,小洋洋对着奶奶的遗像说:”我觉得我也老了。”我想,如果你能看懂并且有所共鸣的话,恐怕你也老了……

在写这文章之前,我花了很长时间去想这篇文章的名字,却很难找到能概括我的想法的词句,因为电影讲的本来就是最朴实的生活,讲的是最朴实的生活中的琐事。孩子的出生、老人的生病以及工作、爱情,乱七八糟的事情堆砌起来,组成了最平常的生活,也构成了人生,每个人无奈而又痛苦彷徨的一生。

影片的主要人物中,不能说话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小舅刚出生的小孩儿,另一个是已经成植物人的外婆,但恐怕在生活中,他们却是最快乐的人,因为可以没有工作、欠钱、爱情的烦恼以及对生活的迷茫。如果有一天,尘世上的压力与痛苦一下子向自己袭来的时候,我们是否也会愿意就这么沉沉地睡去,再不醒来?

一个人,从他开始懂事起,就不停地经历着痛苦与烦恼。十岁的时候,被女孩子欺负,拿个气球却被老师以为是拿的安全套而大骂一顿。二十岁的时候,为爱情;三十岁时,为家庭;四十岁,为事业。人的一生总有这样那样的痛苦如巨大的磐石挡在成长的路上。小的时候总以为长大了就不会被同学欺负不会被老师管,等到长大了又发现生活上的压力与挫折更如狂风暴雨般不断地袭来,于是我们又开始怀念童年。然而,无论何时何地,人总是在经受着巨大的苦痛,也许只有当真正闭上眼睛的那时候起,才能不再痛苦,告别彷徨。

敏敏发现自己每天的生活都是雷同的,于是她跑到山上去修炼,结果却发现所有人都如她一样,也在过着雷同的生活,毫无新意。NJ到日本去重新体验了一次年轻时候的生活,却发现其实和谁生活都是一样的。可笑吗?可悲吗?其实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无论是谁,出生时也就有了结局,无论是谁,无论是跟谁,其实都没有什么两样。

我们都经历过洋洋的对一个女孩子朦朦胧胧地喜爱,也都走过从宾馆房间门口到房间里那段似乎永远走不到头的短短的几步路。同样,对于婚姻,对于旧情难了的初恋,也都有着激动、憧憬、畏惧与彷徨。只是,曾经的激动、彷徨现在还能记得多少?当下经历的畏惧,对未来的憧憬又能有多重的分量?正如我早已忘了青春懵懂的岁月里偷偷喜欢过谁,也根本不记得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在哪儿,今天的一切以及将来所要经历的一切,在外婆的眼中则是那么的不值一提。爱情同人生一样,无论是谁,无论是跟谁,其实都没什么不同,我们经历的一切花前月下与凄雨残笛,我们的父辈都经历过,我们的子女也必将经历。

曾经的一切苦痛,当像外婆那样闭上眼睛的时候,都烟消云散了。只是她再也不能告诉别人,人生的路也必将每个人亲自去走,也许真的得在闭上眼睛前的那一刻才能真正地悟道。难怪阿弟对着儿子的录像哭的泣不成声,是啊,把一个人带到人世上是多么残忍啊,让他来这个世界上承受痛苦……

爱情、道德、人生……到底都是什么?每个人都想说,却都说不清楚。

而我,只觉得,已经老了……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7月11日 发表

前两天在所里的小图书馆借书,无意中发现本《民国那些人》,本打算借回来有时间的时候看看解解闷,结果翻开书之后就难以释卷,一口气读完,心里有各种感触,只觉得不吐不快。

书名是《民国那些人》,其实写的都是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他们大都出生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民国时期成长起来,并逐渐形成各学科的中流砥柱。他们都出生在这个国家最危难的时刻,成长于兵荒马乱的年代,然后在晚年又经历了世所罕见的动荡不安,可是这些人无疑是我们耳熟能详而又津津乐道的大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的近代史上由于有了这批各项非凡的知识分子而显得熠熠生辉。

在看这本书的时候,我一直想用一个词语来试着概括这些知识分子,但发现这却是如此之难。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批生活在国破家亡的动荡年代的人们,无疑是最有风骨和气度的一批人。我们每当说到气节,总免不了要想起魏晋时期的那些的士人,总会想起陶渊明,想起嵇康、阮籍。然而其实民国时期的这批知识分子也是相当有气节的一批人,他们高傲的风骨丝毫不逊于竹林七贤。

我们在想到近年来的知识分子的楷模的时候,想到的也的确总是民国时期的那批人,他们似乎代表了知识分子的最高境界。可是我们今天的知识分子又怎么了呢?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以来总是难以涌现出让我们眼前一亮的人?我向来不敢以知识分子自居,但却愿意为今天的知识分子担忧。今天的知识分子为何总难以出现所谓的大家?他们和“民国那些人”比起来差在哪儿呢?

精神!

君不见在极度浮躁、物欲膨胀的今天,我们的那些教授都在干什么?都在拼命地捞国家的钱,都在拼命地发表文章、评院士。不要跟我说拿国家的钱是为了搞研究,搞研究是不假,搞研究也需要钱,但我们的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真的好好地用了这笔钱了吗?挤破脑袋去评院士,评上了之后就告别科研了。而那些年轻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们,他们又在做什么?努力地考G考T,为了去美国,又是为了什么呢?

说的更简单一些,我们许多知识分子搞科研,是为了科学本身吗?

再看看中国至今没有几个像样的开源项目,还有许多人学了点系统底层编程之后马上去做病毒、写木马挣钱,我们搞技术的目的是为了技术本身吗?

再问问我们的许多教授,你搞科学,真的爱科学吗?

我们的知识分子到底缺点什么?以至于今天难以涌现出像样的大家人物?我们什么都不缺,就缺点精神,缺点对科学本身的热爱。

想想民国时期的那些知识分子们,他们在那个有家难奔、有国难投的时代,究竟为了什么能让他们潜心于各自的科学领域。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大师赵元任,会说33种汉语方言,精通多国语言,到许多地方都能被人误以为是“老乡”,她女儿问他为什么这么喜好研究各种语言,赵元任的回答只有两个字——

好玩

其实,科学本该如此简单。

好玩——值得我们今天的知识分子好好反省。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6月25日 发表

今天和高中同学聊天,无意中听到说原来高中的刘薇书记去世了,惊讶之余赶紧到高中的主页上一查,消息果然不假,去年得知马成富老师去世的消息,今年又听说刘书记去世,这两年似乎大家都不好过,总是经历生离死别的事情啊。

说到刘薇书记,其实在高中的时候我和她的交往并不多,印象中她是个很亲切的老师。唯一记得的一次是我收齐了什么费用之后交过去,交给刘书记之后我让她点一下钱,别弄错了,她对我说不用点了,因为这钱交过来之前我一定是怕弄错已经点过无数次了。当时觉得心里暖暖的,当领导的这么理解学生又这么信任学生,实在是很难得。

她当的是学校的党总支书记,和学生的交往实际上是比较少的,所以我们对她的印象其实也不深。但我知道她其实是个很谦和的人,身为学校的书记,其实是完全有资格在很多场合发言、讲话的,但我很少看见刘薇书记抛头露面,她更多地是把自己放在一个普通工作者的位置上,从不争什么,也不向学校要求什么,以至于很多时候我们都忽视了她的存在。在高中的时候年龄尚小,不知道书记这个职位究竟有多重要,以至于我竟然长期以为那位置就是个摆设。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意识到书记这个位置究竟代表什么,于是便更能感觉到刘薇书记这个人的人格的伟大。

我不会说什么套话,在我自己的博客上更没有必要说什么套话。正如我前面所说,我和刘薇书记的交往其实很少,对这个人也了解的不多,但当我听说她去世的消息的时候心里还是很难过的,刘薇书记是个很好的人,愿她在天国能够没有痛苦、没有烦恼地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