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Archive for the ‘且行且远’ Category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10月26日 发表

最近疯狂地爱上高木直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在这个小女人身上有着无穷的魅力。我差不多看过她所有翻译为中文的绘本,她宛如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邻家女孩,用她的画在不经意间讲述着自己生活的艰辛与感动。前两天看了《一个人上东京》,这本画册不同于以前看过的《一个人住第五年》和《一个人的第一次》,在她其他的画册中,总是能被其自嘲的幽默逗得掩口而笑,而在《一个人上东京》中,更多的是拥有一份似曾相识的感动,或许对于每一个身在他乡独自打拼的人来说,这本画册都值得一看,因为或多或少地都能在画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正如书中所说,对每个远离家乡在外地奋斗的人来说,他们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的原因可能大不相同,有的是求学,有的是工作,更有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年老的时候不至于后悔,但对于他们来说,想要回头却又是不可能的,只有一个人默默承受这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努力地生活着。

看着书,不禁让我想起这些年一个人在北京的日子来。在来北京上学之前,曾经有着这样那样美好的幻想,但等到真的要离开家的时候,等到真的要掰着手指盘算离家的日子的时候,却又有着无限的不舍。带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与迷茫,我来到了北京。初到北京之时,生活遭遇变故,女友向我提出分手。我忽然感觉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就像是在市中心的一名弃婴,周围行色匆匆的人群快速地从我身边掠过,却丝毫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我感到无比的孤独与寂寞。我常常晚上站在阳台上,仰望黑幕般的夜空,觉得黑暗仿佛一张无形的大网将我罩在其中,我感到迷茫,我忽地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恐惧……

然而人总还是在活着,陌生的事物也一点点变得熟悉起来。四年前的我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的我走在北京的街头上,刻意地学着完全不像的北京话,甚至和出租车司机一起谴责过多的外来人口造成了北京的交通拥堵和房价飞涨。我极力掩饰作为一个外来之人的不安与内心的孤寂,很多次我都想离开这座表面熟悉实际相当陌生的城市,想回到家里,回到亲人的身边,但是我却深深地知道自己早已没有退路。有的时候真的很羡慕在北京长大的孩子们,他们可以从小就听着iPod,骑着几千元的山地车,恣意走在王府井的大街上,这一切对他们来说是那样的平常。而对我来说,四年来我只去过一次王府井,还没有去过后海。或许北京的确是一个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城市,可在这座城市中,我终究只是一个不停地为生计而奔波之人而已,为了不被人看扁,我努力地生活,不为融入这座城市,也许我永远都不可能融入这座城市,我甚至不知道我一个人在外漂流是否正确,我只是大浪之中的一块木筏,哪里是前方不是我所能决定的。无论我对这座城市的布局和公交线路有多么熟悉,这里永远都是一座在我内心中无比陌生的城市,黑暗总在不经意间笼罩在我周围,而我,只是在黑暗中孤独的前行者……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9月4日 发表

其实一直不太愿意写这个话题,因为我最近一直心情难受,很上火,嘴上都起泡了,所以我一直不愿意写这个话题。然而,这毕竟是我人生的一个新的起点,一个很重要的起点,我即将在新的地方生活5到6年,我人生最精彩的时候就将在这里度过,心情总归是很难平静,无论好坏……

9月1号我就到中科院报道了,但直到今天4号为止,我只在青年公寓住过一个晚上。原因很多,对于我来说,现在真的是没有一点念书的心思,所以用尽一切办法去逃避我的新生活,逃避中科院的一切,唉。

先说说住宿的条件吧,宿舍是两个人一间的,但是特别小,而且人品不好,竟然被分到了一楼,屋里晚上很闷热,而且每天必须拉上窗帘,屋里还是上下铺的那种,而不像别的房间那样是两张单人床。桌子也特别小,估计我的19寸CRT根本放不下,唉,不知道为啥怎么摊上这么个破宿舍,真是郁闷啊。宿舍内昨天才把电弄好了,否则一直都是黑灯瞎火的,结果现在网络还没通。关键问题是宿舍里面的地方太小了,像我原来的那些东西根本没法全塞进新宿舍里面去,所以现在只好只拿一部分东西过去,其他的东西就放在朝阳门的二姨家里。本来以为假期的时候把人家家里堆的乱七八糟的,开学就可以把这里都收拾干净了,结果现在看起来是不太可能了,毕竟地方太小了啊,什么都放不下呀,唉。

继续说吧,宿舍不好只是一个方面,关键更让我上火的事还是读书方面的事情。第一,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和导师签双向选择表呢,今天联系了一天老师都联系不上,明天就是签协议的最后一天了,现在上火上的不行了,嘴上都起泡了,唉,特别着急,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我……

第二,明天下午还有一个英语分级考试,我的英语一直都很差,我也根本就没有考过这个分级考试的准备,不过我还是觉得考不过挺不爽的。mm说这个和一个月前就通知过英语分级考试的事情有关,其实无论什么时候通知都不会有任何准备,只是受折磨的时间太长,我这么长时间一直受着英语考试这事的折磨,到现在折磨的越来越厉害,唉。

唉声叹气了半天,一句话,就是觉得新的地方新的生活让我觉得很不爽,很上火。我不知道我的新生活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只是这一切都是我的新生活罢了,仅此而已。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8月31日 发表

Blog Day 2007
今天是8月31号,就是Blogday,今年已经是第三年了。

按照发起人的习惯是,在自己的站上推荐五个具有特色的博客(Blogs)给所有来访的朋友。在这里,我想我还是凑这个热闹吧,毕竟我写博客也有快3年的时间了,尽管博客的空间搬了很多次地方,但是写博客的心情还是有的。不过我所关注的这些博客的作者都不认识我,因为我也没啥名声,不过凑个热闹总还是可以的吧。

我推荐的五个特色的博客:

这些博客都是我特别关注的,尽管他们都不会认识我:)这里就没写我的好朋友的博客,因为他们大都记一些自己的生活,和我的博客差不多,呵呵。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7月14日 发表

写这篇博客主要是起源于hhalloyy的这篇博客:《我的Blog》,在这篇博客中,hhalloyy提到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不过现在看看我自己的Blog,有人会能根据这些枯燥的信息了解我么?我想不会,顶多是能知道我对一些软件和网络服务感兴趣而已,而根本不会了解到我的性格,我的思想,我的生活。

想想我自己,想想我自己的博客,是否也陷入了这样的困境呢?或者说未来会不会陷入这样的困境呢?在这篇文章中,还提到“一位战地记者在死后,一些朋友或者是陌生人可以通过他生平所写的Blog来了解他”,那看我的博客的人,能够通过我的Blog来了解我吗?

这似乎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现在很多人的博客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型的信息发布站,如小众软件。对于我这样的读者来说,订阅这样的Blog,只是为了了解一些软件的推荐和介绍而已,再无其他用处,而现在很多人似乎都在做同样的一件事情。诚然,这样可以换来更高的点击量和订阅数量,还可以通过Google Adsense等东西来取得一笔可观的收入。对这样的Blog,我不做评论,但我恐怕是不太愿意去建立那样的一个Blog,成为那样的一个隐藏在Blog背后很深的人。

我真的希望看我Blog的人能够通过我的Blog了解我,认识我。但是,当我把自己视作一个局外人来重新审视我的Blog的时候,我有些迷茫了,我真的搞不清楚通过我的Blog能够了解我什么。我不希望自己的Blog只是机械地收集东西并且发布出来,还好我没有走这样的一条路,但是Blog里面充斥着破解、注册机、补丁等东西,尽管都是我自己所做,却也像是机械地发布一样,毫无思想而言。有段时间我曾经很不屑于很多女生的Blog上面只是写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当我今天重新看我的Blog的时候,却猛然间发现,当我这里没有鸡毛蒜皮的时候,其实也就少了很多思想。数字化时代的今天,当我写了太多的0和1的时候,或许就开始迷失了真实的自我。我是否也是将自己隐藏在破解、逆向、编程等看似技术的壁垒之后呢?一个没有我自己生活的Blog,能够叫我的Blog吗?我不知道……我所写的一切似乎也和我的Blog的标题——且行且远——背离的愈加遥远了。当我最先建立Blog的时候,我是一个根本不知道破解、编程是什么东西的人,但那时的Blog却真实地记录了我,记录了我的生活。而今天我的Blog又离我自己的生活有多远呢?

且行且远……这是否也在标识着我的Blog和我的生活的关系呢?什么是Blog,什么又是生活?或许我根本就没有搞清楚过……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7月4日 发表

很久没有看电影了,昨天在Maze上下载了《索多玛120天》,早就听说这片位列十大禁片之首,而且急尽恶心之能事,将萨德的作品以最直观的角度呈现在人的面前,喝尿、吃屎、割舌、挖眼,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看完这片之后胃里不翻腾。我自以为自己已经很能忍受一些变态的举动,但是看到后面仍然是无法直视那些恶心的场面。
然而看完之后呢,恶心之后呢,为什么还会带有一丝的快感,那是一种发泄的快感。就在意大利索多玛的小城里,四个人主宰的城堡里,这四个主宰者用尽了虐待的手段,将八男八女折磨得生不如死,从最开始的性*虐*待,到最后赤裸裸的肉体的摧残,导演将人世间一切丑陋的东西都展现在人们的眼前,他的目的是什么?仅仅是揭露法西斯的独裁与罪恶吗?恐怕不是,他是将我们人类内心深处最丑恶的东西都摆在了面前。
人都是有兽性的,说的更严重一些,我们还没有进化好,我们所进化的只不过是能掩盖自己丑恶的灵魂的能力,而不是净化了我们的灵魂。在这个一切似乎很有秩序的人类社会里,我们将自己内心深处丑陋的人性隐藏的很深,深到自己似乎都察觉不到。然而时机成熟,那一切丑陋的人性就会犹如火山喷发般展现在人类面前。不仅仅是那四个独裁者,对于那十六个少年来说也是一样,在那个环境下,他们也在慢慢转变,尽管他们最终逃脱不了被虐待致死的命运,但是当看到他们互相揭发的时候,你就会猛然间感到人性的丑恶。
发生在索多玛城堡里的事情决不仅仅是个故事,他只是夸大了的现实,想想前一段时间美国的飓风,在灾难来临的时候,人性的丑恶是不是暴露得淋漓尽致呢?在唐山大地震的时候,又有多少人在死人身上扒手表呢,凡此种种灾难来临的时候,都有另一种灾难的爆发,那是人性的灾难,是泯灭的丑陋的人性在那一刻瞬间的爆发,不要说你我拥有多么高尚的灵魂,所谓高尚只是被掩盖被压制而已,当我们已经不是我们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是凶残的魔鬼,我们人类其实要比任何野兽都更要凶残,那是已经进化过的凶残,是可怕的人性的恣意宣泄。
想想我们的文化大革命,多少人互相揭发甚至互相诬蔑,或许生活在今天的我们已经无法想象那个疯狂的年代究竟发生了什么,然而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是将人性赤裸裸地暴露在外的时代,只是我们今天已经无法在看到那年那人,或许那人还在,只是将自己罪恶的人性又重新掩盖好了而已,否则倘若我们重新看看那段岁月,或许更能明白什么叫做人性。
还是那句话,不要说你我有多么高尚,只是尚不是合适的时候,当内心的魔鬼跳出来时,我们每个人都是魔鬼,我们每个人都是撒旦,这就是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