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Archive for the ‘且行且远’ Category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6月10日 发表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其实人生来就是有一种偷窥的欲望和冲动的。

前天晚上和mm在楼下散步,偶然抬头看见女生楼的一个mm正站在一楼阳台上拿着望远镜看对面的男生宿舍,尽管mm说我没有看清,她说那是用照相机在拍夜景,但我相信就算是用照相机,也不是在拍夜景,因为那几乎是什么都拍不到的,而且我能感觉到,那就是在拿望远镜,而且那个mm发现我在看她的时候很不好意思地一下子就跑回到屋里了……

以前一直觉得拿望远镜看对面异性宿舍大约只是我这样的猥琐男才干的出来的举动,那天忽然发现居然也有mm也好这口,不禁哑然失笑。忽而又觉得其实这并没有什么新鲜的,人性原本都是一样的,只不过由于社会、伦理等因素,有些东西不便于表现出来,以至于骗人骗己罢了。每个人都有偷窥的欲望,可实际上偷窥却真的偷窥不到什么。就像那个女生拿着望远镜看这边几乎都没有窗帘的男生宿舍,以及我用望远镜去苦苦寻找对面偶尔不拉窗帘的女生宿舍,其实基本上都看不到什么,就算看到了人,也看不到更看不清什么东西。最多不过是看见人家异性穿着内衣在屋里呆着而已,而如果想看这些,其实去游泳池,去海边看就足够了,只是放在你眼前的东西不如你努力争取到的东西,脱光了给你看的不如偷窥看到的。那是一种刺激,人追求的就是这种刺激。

更广泛一点说,其实偷窥并不局限于用望远镜偷窥异性宿舍,甚至更变态一点到蹲到女厕所里用小镜子看旁边的女生如厕,偷窥其实是各个方面的,偷窥他人的身体只是一方面,至于他人心中所思所想,就更是人人都想要知道的。记得以前写过一篇《Blog与偷窥》的文章,现在想来,不仅仅是博客,Web2.0里的很多东西都是为了满足人的一种偷窥欲的,当然,不仅仅是偷窥欲,还有被偷窥欲。很多人把自己的博客就当作日记来写,原本是绝对隐私的东西就摆在你面前让你看,还有原本放在柜子里的个人相册,也要拿出来共享。我们每个人都急切地想知道别人的博客,从感兴趣的人的博客中找到感兴趣的话题。再想想校内网,更是把每个人绝对真实的一面完完整整地展示在网络上,供别人偷窥,也就不怪有人乐此不疲地上校内了。再细一点说,看情侣的短信,看子女的信件,难道就不是偷窥的一种方式了吗?只是我们在此之上硬套上了一个“关心”的大帽子而已,让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合法化罢了。

还是那句话,人性都是一样的,很多东西极少因为男女而有根本性的变化,只是因为外在的因素压抑了许多而已,而当能够合理合法地释放出来的时候,人人都会尽情地展示偷窥欲,毕竟人人都想知道别人的一切。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6月10日 发表

最近好像是特别喜欢简单的风格,喜欢很清淡的环境,不知道是不是心境变了……

前两天和我高中同桌mm在QQ上聊天的时候,偶然聊起未来聊起变化,她说她其实一直都是很喜欢在家里擦擦桌子、收拾收拾房间的,可是在我的印象中,她一直都是看很多书、懂得很多东西,然后又好努力上进的女人啊……她也说到我在高中的时候特别有志向,可是我却已经完全淡忘了那些。她说我曾经跟她说过“男人一定要有事业”,我说是吗,我怎么完全想不起来了呢。

大学四年,每个人都变了很多,似乎四年前的我也是喜欢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但四年后心境已经变了很多,正如我所追求的简约淡雅的风格一样。记得以前很喜欢花哨的东西,喜欢在电脑桌面上摆满各种各样的widget,管他能不能用到的都给放上去,而今,我却只在桌面上随便扔几个能看日期、计划的东西。心境变了,喜欢的东西、追求的东西也就变了。正如我新换的这个blog模板一样。以前mm说我的那个蓝色的模板不好看,说那根本就不叫模板,我就换了一个有好多图片的,但是花哨的东西怎么看怎么不喜欢,最终换成了这个更简单的,呵呵。一如我似乎已经不会再有以前的那种希望早出晚归为事业打拼的想法了,现在的我更希望能够生活在一个宁静的小城市中,有一份工作有一份能养活自己的薪水,在慢节奏的城市中静静地生活。人在变,人心在变,喜爱和追求的东西也在变,不管别人能不能接受,自己能不能接受,这一切都在慢慢地静静地变化。

然而,喜欢上简洁风格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因为有时候简洁=简陋,正如我开始用TotalCommander一样,一开始尝试了几次都因为过于难看而放弃了。直到后来真正熟悉了用起来了才直到他的好处,或许对于生活,也是同理。


分类: 且行且远,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5月12日 发表

非要逼着所有人都用该死的MS Word,今天改一点论文格式,明天又改一点论文格式,然后造成LittleLeo的LaTeX模板不能用,又不通知人家更改了论文格式,我真是受不了,Latex有那么讨人厌吗?相反,逼着大家都去用MS Word,也不看看有多少人的Word用的是正版的?就靠这套乱七八糟的东西阻止别人用latex来写论文?也不看看人家国外的期刊、论文都用什么东西来写,有几个还用word的?真是受不了,不知道这帮教务处的人成天都在想些什么,真tmd想骂人。

OK,让我们看看所谓的开发记录,从06年6月毕业的二字班之后的模板的改动:

2006/12/20 v1.22发布,修改了以下内容:
1.删除了封三(上面原有封指导教师评语和评阅教师评语等)
2.删除了“任务书”部分

2006/11/30 v1.21发布,修改了以下内容:
1.修正的附录的结构

2006/11/01 v1.20发布,修改了以下内容:
1.章节的表示:例如“第一章”改为“第1章”;
2. 表格:模板中的的表格改为了三线表;
3.公式编号:公式编号改为按章节编号,例如“公式1-3”;
4.目录:目录改为从第1章开始;
5.附录:附录只有附录A
6.正文:正文的段后间距改为0;
7.修改了声明的说明文字

好好看看吧,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开发过程,成天改动这些小地方,而且又坚决不发布Latex版本,甚至又在进一步打压latex版本,我不知道我们以后的学生还是否能知道有latex这个东西。我今天真的已经是出离愤怒了,我完全能够理解为什么LittleLeo会暂停thuthesis的更新,毕竟开发这个东西费时费力又不讨好,而且又一分钱收入都没有,完全是为了广大清华学生能够方便地使用LaTex写自己的论文,但是学校就是这样对待我们的Latex的,我真的已经愤怒的无话可说了。就我们这幅样子还能冲击所谓的世界一流大学?一个教务处都不知道latex是什么的世界一流大学?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5月4日 发表


每个刺青背后,都有一个秘密……
作为刺青师,必须了解这一切的秘密,可是不能说破他……

作为知识分子家庭成长出来的我,作为从小学、初中和高中的所谓的正统教育中培养出来的我们,潜意识里多少对刺青有点排斥。在我们这群自命不凡的人看来,刺青的大都是黑社会所为,在胸前或胳膊上刺伤令人战栗的妖魔鬼怪,于是,刺青在我们这群人眼中也就成了坏人与不良少年的代名词。

然而,我们又怎能知道在每个刺青背后隐藏着的很深的秘密……

《刺青》这部影片虽然打着女同性恋的招牌,但就刺青本身来说,和同性恋也可以没有一点联系。有人希望通过刺青忘掉自卑,有人希望通过刺青留住记忆,也有人希望通过刺青弥补过失……我们每个人的背后,都有着不愿为人所知的秘密,而这一切可以通过刺青来留住、去表现出来。

对于竹子来说,影片中的两次床戏之后都是悲痛的亲人的离去……或许对于她来说,刺青意味着内疚、责任等等,比别人来说更多更多,她把这一切都深藏在自己内心中,唯一能展示给外人看的,只是那一束原来在他父亲手臂上刺上的彼岸花。每个人知道她的故事之后恐怕都会抑制不住地难过吧,为她而难过,为她的弟弟而难过。或许只在不经意间,我们就永远地失去了我们最爱的人,造成这一切的是自己又不完全是自己,或许这种愧疚只会像刺青一样,永远无法抹去吧……

刺青,代表着回忆,代表着秘密,更大程度上代表着痛苦……无论是内心自卑却要假装强大的阿东,还是永远记着九岁时候的那个刺青记忆的小绿,深藏在内心中的都是痛苦,都是不愿展示给外人的内心深处痛苦的记忆。

《刺青》,像结尾的《小茉莉》唱的那样,带着那一点淡淡的忧伤,永远的记忆,挥散不去……

清晨下了一场雨
露水沾湿了小茉莉
白色花瓣纯洁又清新

偷吻着你的呼吸
晚风吹拂青草地

夕阳染红了小茉莉
微笑绽放 不言也不语
看不透你的离迷
月光静静
薄雾笼罩小茉莉
凝视着你
舍不得离开你
月光静静
薄雾笼罩小茉莉
等候着你
走进我的梦里
小茉莉
是否你会把我忘记
小茉莉
请记得我还在这里
小茉莉
在枝头上自然美丽
小茉莉
请记得我
不要把我忘记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3月16日 发表

西阶只剩下一堵墙了……

再见西阶

这是发在我们班班版上一贴的标题。忽然觉得很感伤,不管学校和北京文物办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拆掉西阶的,无论他们有怎样的充足的理由去拆掉西阶,恐怕当西阶只剩下一堵墙的时候,每个清华人的心里都不好受吧。

我没有在西阶上过课,也没有在里面上过自习,只是有一次晚上在那边散步的时候偶然间发现西阶的门开着,进去弹了几下那里面的钢琴。我对西阶没有太大的印象,只记得那里很大,座位也很挤,除此之外就没有在我脑海里有任何东西留下了。想起在以前上软件工程课的时候,老师说过他们刚来清华的时候,西阶刚刚建好,他们觉得这个教室实在是太棒了,这么宽这么大这么新,说得我们暗自好笑,因为在我们这批清华小学生的眼中,西阶不过是再破不过的一间大教室了,可惜这么破的一间大教室,就这样地载着几十年清华的回忆而变成了片片瓦砾,从此以后,西阶这个词只能出现在清华的回忆录上,而逐渐被忘却……后来的清华人也许会在某天看校史的时候无意中看到西阶,从老学长的话语中勾勒那个模糊的西阶的影子吧。
旧的东西总要离去,但眼看着旧事物的离去总是令人不快的,正如西阶一样,那个承载着几代人汗水与梦想的教室就在我们眼前一点点消失,我甚至都没有再去看一眼完整的西阶,也只能凭借这张照片和那些遥远的回忆再去描绘西阶的形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