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Archive for the ‘岁月流光’ Category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10年8月2日 发表

很久很久没有写过博客了,一方面是因为工作了,比以前忙多了,不仅仅是身体累,更是心累,每天回到家里就不想动了。另一方面是生活也变得很有规律,而且是过份有规律了,每天回到家以后什么都没干就该睡觉了。

接着写我的学生生涯,就按照时间的顺序把,从小学开始写。幼儿园就算了,一来那也不叫寒窗,二来也实在是太遥远了,我唯一的印象就是班里一直有一个很pp的小姑娘,班里老师让她当班长管着大家,管大家的时候她挺厉害的,一看就是将来当领导的材料,哦不,准确地说是当中小学老师的材料,不知道今天这个人在干啥。

小的时候我身体不太好,所以小学其实我并没怎么念,大多数时候都在家里歇着了,估计也正是因为这个,所以我对学校和老师一直都心存畏惧,当然对老师的畏惧更多的是来自初中的那些岁月,这个以后会写到。按照我爸妈说的,六年的小学我在学校估计只呆了两年,这虽然有点夸张,但至少有三年左右的时间我是在家里渡过的,有些时候更是一个学期都没上过学,这也让我充分地认识到小学学到那点东西真的是没啥用处,不用上学一样学的会。

我的小学是在大连海事大学附属学校念的,这个学校分初中部和小学部,都在一个楼里上课。楼很老,现在已经没有了,都换成新教学楼了。印象中教室的门特别像船舱门,挺难锁上的。操场是一片黄土,一刮风便黄沙漫天,整个操场就仿佛戈壁一般。当然,现在也换成塑胶的跑道和足球场了。原来放体育设施的那个小房子也消失不见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用照片记录了当年的校园和操场,如果没有的话,那只有让那种景象印在我的记忆的深处了。

由于是海事大学的附属小学,所以很多学生的家长都是海事大学的老师,大家都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而且学校位于大学校园内,学生的素质也普遍高一些,打架斗殴的情况还比较少,只是我今天想来不能不算一个遗憾。小学主要分成两个阶段,一到三年级算是低年级,四到六年级算是高年级,在低年级升到高年级的时候,会把整个教师班子都换了。在低年级的时候,班主任老师既是语文老师,也是数学老师。记得在刚升入四年级的时候,一下子语文、数学是不同的老师,还颇有点不适应。

不过刚上四年级的时候,由于当时学校语文老师不够,就让我们班班主任,也是数学老师代教我们语文——没办法,小学的语文就那么点玩意儿,找个智商正常的人来教应该都差不多。但我整个小学阶段的语文都非常差,不知道是我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我是对划分自然段和总结中心思想非常的无语。嗯,先不评价小学的教育了,在下一篇再说吧,这篇只流水帐地记一下我的小学阶段吧。

整个小学时候我都是非常非常的乖的,老师甚至形容我就像小绵羊一样,回想起来我也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特别内向,跟害羞的小女生一样,只是完全想不到自己今天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跟过去相比真是有天地之别啊。

在我们之前几届,都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学英语了,可是到了我们这届,整个小学阶段都没有学过英语,都是从初一才开始学英语的,记得当时也有些学生家长去提意见,不过提了自然也是白提。但我学英语其实挺早的,在一二年级的时候就开始上英语辅导班了,整个小学阶段一直都在学,只是那时候还是太小,没有好好珍惜学习的机会,以至于从上初中开始,英语就是我的老大难问题,一直到研究生毕业都不例外,研三的时候写篇英文论文,被老板批得一塌糊涂的,说语法错误太多太多了。

但是小学阶段也有点略感自豪的事情,那个时候小学奥数刚刚开始热起来,我在外面上一个奥数班,在我们学校里也有老师给大家在周末辅导奥数,虽然现在社会上对奥数颇有微词,但我觉得还是有点作用的,只是把这个东西看得过于功利就不好了。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还不算笨,也就是那个时候觉得数学其实还是很有意思的。记得大连理工大学附小也办了个奥数班,从大连市招人,我还去那儿考试了,但是考上了也没去过,因为还在别的地方上奥数班。不过听同学说,在那个班上有个很猛的女生,只要老师把题目写出来她就已经做完了,而这个时候往往其他人还没有读明白题目是什么意思的。该女生后来初中和高中都是我的同学,高考是我们学校第一,高中阶段又获得了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SK状元榜年度冠军,大学在北大元培班读的,还出过几本书,每次想到这些都让我感叹,我居然也曾经和这样的牛人一起学习过,而且这样的牛人也曾经向我请教过问题,啊哈哈哈。高中毕业之后就很少见她了,就07年同学聚会的时候见过一面,据说此人已经和其男朋友在美国团聚了。跑题了,没办法,我成长的过程中遇到了太多的牛人,而这些牛人在我和他们在一起学习的时候并不觉得特别突出,也许是因为周围的牛人太多了吧,可以想象得到,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屡受牛人的打击,我的心理素质一定很强啊,呵呵。

今天就写到这儿,下一篇接着写我的小学阶段……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10年6月3日 发表

这篇文章其实早就该写了,这一年以来,由于又开始每天写日记,所以博客就更新的少得多了,我也是实在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舞文弄墨的,一来是时间有限,二来也是实在没有文学细菌,没那么多话可说。但是,随着上周三硕士论文答辩的结束,我将告别我的学生时代,我忽然觉得应该写点什么了,写给我十九年的寒窗生活。

说实话,写下十九年的寒窗的时候,竟有一丝庆幸,因为的确是寒窗,而不是铁窗,虽然在很多时候,这两者可能远没有那么大的区别。小时候总听别人说什么“十年寒窗苦”,而上周答辩完之后,跟牙牙说我学生生涯结束了,她帮我算了一下,竟读书读了十九年,差不多是两个“十年寒窗”了,一时间,我竟有点激动,甚至有些哽咽。我不知道我的一生一共能活多少个19年,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把我的青春和汗水,把我生命中最美好的这段时光献给了你,我的学生时代。

六年小学、六年中学、四年大学再加上三年的硕士研究生,一路上走的还算顺利,而十九年之后,找了份勉强可以糊口的工作,挣扎着在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里生存。逝去的那些年华,无论是苦涩的还是甜蜜的,都如过眼云烟,一去而不复返了。我不知道今后还能否再有读书的机会,所以就在这个岔路口上,那些学生时代的点点滴滴便一下子涌上心头,清晰可辨,亦仿佛就在昨天发生。

于是,我想写写我的学生时代,十九年的花样年华,没有重点,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算是流水账,也不算,也许只是青春的一种祭奠吧。

是为序。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11月16日 发表

本来是想上优酷上听听相声的,结果却看了这个。虽然是在实验室看的,却感动得我掩面而泣。我们背叛了生活,背叛了信仰,却背叛不了童年,背叛不了昨天。

漠然地忙碌,我们游走在城市的边缘,混沌的奔波、生存着,与那无处安放的灵魂。我们没有机会停下脚步回头看看曾经的路,回望曾经的岁月。生活把我们推向无法回头的深渊,可是对于过去,对于童年,对于一切一切逝去的不可挽回的时光,能记得多少?又能忘掉多少呢?

生于80年后的我们,无疑是教育与社会的双重实验品。教育改革、减负、扩招……在实验的漩涡里,我们艰难地前行。我们骄傲,我们连接着过去与未来,连接着古老与现代。社会的巨大变迁转变为生活的重压让我们承担,我们无力反抗,更无法逃避,我们艰难地前行着……

儿时的岁月,逝去的时光,在一首《いつも何度でも》之中被再次唤醒,那绚烂的童年正如一本打开的大书被迅速地翻过,每一页都触及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我一遍遍地听着那首《永远同在》,想起童年的日子,回首成长的轨迹,我们终究是小人物,永远无人问津,也不会有人念起,只是,我们真实地出生在80年代,成长在90年代,真实地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生活过,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3月23日 发表

昨天晚上在网上下棋,遇到一个陪小孩一起学围棋的家长。这些年小孩儿学围棋的真是多啊,据说能锻炼思维,所以都一窝蜂地去学,结果家长也就都陪着学棋。忽地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是父母陪着我去少年宫学棋,老师在前面讲,父母就坐在教室后面跟着听,虽说日子相当久远了,但在我脑中却仍有清晰的印象。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只可惜我的围棋半途而废了,那个时候要是坚持学下来,恐怕也早就不是现在这般样子了。想起那个时候,为了培养我的一点特长或爱好,要搭上父母的时间,要逼着他们也去培养同样的“爱好”,想起来颇有点心酸。现在下棋都只能在网上下了,在家摆摆定式打打棋谱,摸着熟悉的棋子,享受着落子的声音,忽地好像回到了很小的时候,父母带着我,从第一次摸到围棋开始,又到后来由父母带着去少年宫。遥远的记忆,似乎模糊而又似乎相当清晰。现在的我,面对着棋盘,总会禁不住想起那段模糊的记忆,那段由围棋带来的回忆。

PS. 如果有人认识会下围棋的mm,欢迎介绍给我哈~~来者不拒。
PS2. 仅仅知道规则不叫会下,至少也要有业余三四级的水平才叫会下吧。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12月9日 发表

前两天正走在去实验室的路上,所里的同学问我每天听MP3都听什么东西,我说是评书,他竟然茫然不知评书为何物,我颇感惊奇,这个时代变化太快了还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竟然还会有人不知道评书是什么。

后来慢慢地了解了,虽然很多人知道评书是什么,但这些知道的人中一部分却一分钟也没有听过,也许这是南北方的差异吧,在我的身边生活着太多的南方人了,他们的生活和我的生活完全不一样,我不禁想到我小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会准时打开收音机听不到30分钟的评书,无论是谁讲的,无论讲的是什么,无论我是从什么地方开始听起的,只要能听到评书,我就会觉得无比幸福。那个时候倘若偶然发现了一个时间段会播评书,那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高兴,也一定会从发现的那天起,每天在那个时候必然打开收音机听。

印象中,我初中时候,FM107.8正在播《洪武剑侠图》,晚上7点重播,早晨似乎是六点左右首播,那时的我一定会在周末早早地起来,打开收音机,迷迷糊糊地听半个小时,只为了早点听到新的一回就成为了最早醒来的那个——当然,听完之后我往往还会再睡个回笼觉。那段日子简单而快乐,我会在听的时候不断地看表,看看今天还有多少分钟可以听,盘算着故事可能会在哪里结束。那个时候最不愿意听的就是倒笔,因为往往是最关键、最急不可待的时候却要花上好几天的时间去听人交待某个人的来历,真的是相当痛苦。记得初中时候听《洪武剑侠图》,无意中知道班上有些人也在听这个,顿时对这些人都充满了好感,感觉他们和我一样,有着这个世界上最纯真的快乐。

我不记得我听过的第一段评书是什么了,仔细回想起来有可能是《水浒传》。无所谓了,那个时候很难听全一部书,因为总觉得无论哪部书都太长了,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原因导致我中断很长时间,再听的时候往往已经完全接不上了,或者是又开了一部新的书,而这部书我也一定是从中间开始听,并且听不到结尾。尽管这样,那个时候的我,仍然是只要手捧收音机,就好像手捧整个世界,快乐是如此的简单,却又如此的清晰,以至于直到今天,我仍然拼命地回味那时候的快乐的滋味,虽然那种快乐不复存在,但我只要静静地想起那段日子来,就能十分安静、甜蜜地微笑,忘掉一切烦恼。

家里装了宽带之后,我从网上下载了《三侠五义》,一听就是一整天,我试图通过拼命地听评书找寻儿时的纯真的快乐,却发现我和快乐渐行渐远。现在,耳边充斥着各种流行音乐,很多人似乎早就忘记了还有评书,抑或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评书这个东西,但无所谓,我只是静静地听着MP3,听着一段又一段的评书,这就是我的快乐,这就是我全部的世界。

在去宣化玩的时候,站在镇朔楼的城楼上,看着下面清苦而简单的生活着的人们,有人用收音机大声地放着单田芳的评书,我忽然一阵感动,童年纯粹的快乐,其实就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