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Archive for the ‘岁月流光’ Category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12月2日 发表

无论是谁,在来清华园之前,都难免不会把这里想象成一座神圣的科学的殿堂,每个在这个园子中生活的人都仿佛徜徉在科学的天堂中,那些老师的光辉如此耀眼,高高在上,似乎他们并不仅仅是传道授业解惑,更是令人无限仰慕的一种精神力量,那些熟悉的名字——钱钟书、曹禺、陈寅恪……他们虽然早已不在这世上,但却似乎永远存在于清华园中,他们的存在让许多人对这个不大的园子充满了幻想与向往。

我曾经在水木上看到过许多人问清华的老师,很多人都会觉得清华里各个都是名师,仿佛听上一节课就能胜似苦读十年书,然而事实上,这些老师也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他们也都是为生计不停奔波的普通人而已。我没有机会听到那些传说中的名师的讲课,但在清华的四年里,却也颇有一些老师给我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作为对大学生活的怀念,我觉得有必要写写我印象中的几位名师(排名不分先后:))。

阅读完整文章 »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11月25日 发表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从指尖流过,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并不是没有意识到时间过得快,而是明知时间过得快却无能为力。

四年的大学生活一转眼就过去了,看着网上一帮大学生在讨论,忽然想到自己已经脱离了那个组织了,从进入到离开,既是四年,又是一瞬。更多的时候,我们忙于感叹时光荏苒、岁月不再,感叹作别校园的悲伤,感叹四年同窗各奔东西的无奈,却很少静下来仔细想想四年的得失,想想四年下来自己究竟得到了什么,成长了多少……

我常常怀念在清华园里的美好时光,怀念那许多逝去的日子,直到有一次和老妈打电话时说到大学,我忽然间对自己的大学时代产生了一丝怀疑。我对我的大学时代满意吗?四年下来学无所成,被清华扫地出门,还换了专业,可以说是全然否定了我的大学生活,这些客观事实摆在面前,似乎任我如何解释都掩盖不了我是一个失败者的事实,我也从不否认我在清华呆的这四年是我并不成功的四年,但我并不后悔。

阅读完整文章 »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11月18日 发表

清华是所很大的学校。我相信每个人在来清华园之前都应该会对清华之大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然而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思想准备做的却远远不够,我就是其中之一。在来清华之前,我对清华没有一丝的了解,倘若硬要扯上点关系的话,恐怕只能算是初高中练习册上的二校门的照片了。然而,在来清华的第一天,我就被清华的广大震慑了。记得大一时候问辅导员清华有多大,辅导员只告诉我们说他来清华四年多了,仍然有没有去过的地方。四年后我从清华毕业,仍然牢牢记得这句话,我相信清华园对于我,总有一些角落是完全陌生而新奇的。

由于清华太大了,因此初来清华的人总免不了到处问路,从明理楼到新水、旧水,再到大礼堂、蒙楼、校医院……很多地方似乎都去过,但往往绕来绕去就找不到了。初来清华园,一切都是那么陌生,一切又都是那么新鲜,对校园,对自己,对未来都是如此。只是日子一天天地过着,在这个小园子里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渐渐地,很多东西变得熟悉起来,校园里的每个角落,每条小路似乎都走过,也都能默记在心。一年年,自己从新生变成了老生,从向人问路到给人指路,只是一开始还充斥着对校园再熟悉不过的自豪感,慢慢的,似乎变得有点不耐烦,也许是因为对身边的景致过于熟悉,抑或是因为知道自己即将离去而对新来之人的一丝哀怨吧。对今天的我来说,清华园真是个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但看着向我问路的学弟学妹们,看着他们问的路,不禁哑然失笑。我曾经在西操给人指过蒙楼怎么走,也曾经在图书馆给人指过大礼堂怎么走……都是伸手便即的地方,对他们来说却是那么陌生,我不禁想到刚入学时候的自己,好像也是这般懵懵懂懂。时光流逝,随着对校园的熟悉,我也渐渐长大……

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常常想起大一时候的自己,傻乎乎的,也做了很多很多丢人的事情,每每想起来还会觉得脸红。四年之后,看着新的孩子们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傻傻的,有点想嘲笑却又不好嘲笑,原来每个人都是这样过来的啊。四年间,我究竟长大了多少,我自己也说不好,我只知道,随着我对外界环境的熟悉,我也在渐渐地对自己熟悉。从四年前那个不可一世的黄毛小子,到今天总是略带自卑的自己,我在了解清华的同时,清华也在慢慢影响着我。四年之间,我努力寻找自己前进的方向,也在不断审视着自己。我了解清华很多,清华也改变了我很多。从问路到指路,我逐渐长大,逐渐成熟,我努力不让自己失望,也不让清华失望。记得有人说每个清华人最怕的就是因为自己让清华丢脸,我想这话真是一点也不错。四年间,我跨过了自己的弱冠之年,这不仅仅是年龄上的改变,更是心理的改变,在清华的四年,我学了许多,想了许多,也成熟了许多,改变了许多,从清华得到的一切我今生将不会忘记,我也将一生努力以求不给清华抹黑……

敬请期待《关于大学那些事(4)——大学四年,弹指挥间》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11月6日 发表

很久没有再次动笔写我的大学了,伴随着对新生活的渐渐熟悉,对逝去岁月的感情也一点点变得平淡,有的时候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否曾经在清华园生活过,原来,一个无论多么熟悉的事物,无论曾经爱到多深,离开就等于淡忘……

前两篇文章写的似乎过于伤感,或许是因为还沉浸在离别的苦痛之中,而今对一切都已看的平淡,似乎有办法更好地驾驭自己的感情,写下真实的感觉。我本不愿将我的大学生活写的悲悲切切,因为尽管在离去之后是那么的不舍,但毕竟我是笑着走完大学的四年的。

还是从最熟悉的东西写起吧,四年来,对于清华园,最熟悉的地方恐怕就是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宿舍了。平心而论,尽管四年来对宿舍的条件和管理制度有时颇有微词,但总体来说,紫荆公寓应该算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本科生宿舍了。四年之前,父母和我一起推开了紫荆6号楼518A的宿舍门,怀着紧张与期待的心情,我进入了那间普普通通的屋子,就在这10几平米的小屋子里,我度过了今生最弥足珍贵的四年,以至于当我离去的时候,看着空空的却又有些杂乱的宿舍,我说不清是舍不得这宿舍里曾经住过的人还是舍不得宿舍本身。四年前我怀着期待地推开那扇门,四年后我又满怀愧疚与不舍地关上那扇门,于是,四年一轮回,我毕业了。

说宿舍是白日做梦的地方,我想应该是比较准确的吧,既是实指又是虚指。说是虚,恐怕对于每个20岁左右的大学生来说,都免不了有着“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的宏伟理想,有着“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远大抱负,只是这些卧谈的谈资在招聘会和面试上显得那么不值一提,于是在现实世界面前,我们只有妥协,对大多数人来说,买房子、挣票子变成了真正的王道,而原先的豪言壮语便真好似白日做梦一样;说是实,恐怕更是恰如其分吧。大学时代是个颠倒黑白的时代,是个让每个人都适应昼伏夜出的时代,于是,早晨十点多起床便成了早起,一觉睡到下午也是家常便饭,又怎能不算是在“白日做梦”呢?

当然,这些都是戏谑之言,但宿舍本身对于我、对于我们每个曾经在大学生活过的人来说,都是那样的珍贵。尽管四年来我叠被子的次数不超过20次,桌子上乱七八糟的时间也占了90%以上,但对我来说,那毕竟已经算是我的家了。在毕业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这许许多多的东西都是从哪里变出来的,而这么多东西又是怎能完完全全地塞到这小的可怜的空间中的。曾经头脑发热买下的却一次未用的东西、曾经乘过的火车票、以及曾经用过的准考证,都安安稳稳地放在抽屉里,哦对了,每次收拾的时候都会发现点人民币,这也算是打扫宿舍的报酬吧。毕业收拾宿舍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四年前入学的通知书口袋和里面的不少凭证还完好无损地保存着,它们就是那么平静地把压在抽屉的最底下,伴随着我来,伴随着我走,它们见证了我在那里的每分每秒。

说起来,四年的时间,我对我的宿舍真的是再熟悉不过了。熟练地从兜里掏出钱包,在门禁上划一下,然后开门,快跑上五楼,拿钥匙开门,再冲到椅子上呼呼喘气,每天都重复着一样的动作,而当有一天忽然有人告诉我说这个动作永远不再需要做了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一阵悲凉。我想,恐怕几十年后我都能清楚地记得宿舍的布局,能清楚地记得我每次都是从桌子上蹦到床上去的,能记得我桌子上曾经堆着铅笔、教材、数学作业纸、袜子和内裤……这一切都是这么熟悉,以至于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汇来描述,四年来这里不仅住着我的人,更住着我的心。我曾经在这里畅快地笑过,也曾经痛快地哭过。在那些举杯畅饮、把酒当歌的岁月中,我一天天地在这里过着看似平淡无奇的生活,熬夜、翘课、抄作业、考前临阵磨枪地自习与讨论,发生着、重复着。然而,这些终究已经离我远去了,我是多想回到曾经的宿舍再去住一晚,甚至再在那桌子上写写作业,再甚至只是开门看看……但这些都已不再可能,我怀着百般的不舍关上了宿舍的房门,再见了——

我的宿舍,我那白日做梦的地方。

敬请期待《关于大学那些事(3)——从问路到指路,从懵懂到稔熟》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07年9月27日 发表

迷茫的年代

从1985年我呱呱坠地以来,到今天我竟然已经稀里糊涂地度过了22个春秋。日子越过越平庸,时光越流逝越感觉不到流逝。我忽然发现,对于过去,那些清晰的记忆竟然都是些已经远去的岁月,而在去年、前年发生的种种事情,却模糊得无以复加。我经常会记不清楚今年是哪一年,这不是说我记不起那个代表年份的数字,而是我搞不清这数字究竟代表着什么,它距离过去有多远。

小的时候总能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生日,甚至在数个月前就开始盘算,盼望着生日快点到来, 盼望着一点点长大。现在,虽然也能清楚地记起自己的生日,可总希望能离那个日子再远一点,以逃避年龄的增长。离家在外之后,大一时候的19岁生日,自己一个人到食堂,点了个不错的菜,喝点饮料,奢侈一小下,简简单单的生日却是这几年间我印象最深的生日。而后的几年,稀里糊涂地过着,谈不上开心也谈不上伤心,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没有多少人记得,也不需要别人记得。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竟然也走过了22岁。时间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轻快地从指尖划过的,我总还幼稚地觉得我应该还不到20岁。可是岁月就是这样的流逝着,无论心里多么的不愿意接受。

对我来说,日子过得真的太过迷茫。抑或许迷茫还有别的原因。

上大学起,不再可能像以前那样天天按时回家。对我来说,回家已经变得像每年两次的出差。每次回家,父母、姥姥姥爷都是那么安静地坐在那里等我归来,而在我看来,时间对于他们仿佛静止似的,一模一样地看着我出门,又一模一样地看着我回来,我幼稚地以为一切都没有变,一切也都不会改变,他们也就和这个家里的一切一样共存着,没有衰老,只不过是年龄的增长罢了,只是数字的改变,不代表什么。记得有次表妹告诉我说姥姥的身体很不好,让我多问候一下,我还将信将疑。在我的印象里,我在他们眼里就是那样永不长大的孩子一样,他们只是一个劲地劝我注意身体,而我也就理所当然地以为岁月的流逝不值一提。然而,当我近些日子来经常听说小时候挺亲近的老人们纷纷过世的消息的时候,又听说曾经住在我楼上的爷爷早就卧床不起,无法下楼的时候,我猛然间感觉到原来身边的生命竟是这样轻易地匆匆离去。我这才发现,原来我每次回家都能看到家人都健健康康地等着我回来竟然是这样一件幸福的事情,岁月的流逝必将带来衰老与死亡,而这些年来,由于我的无知,竟然将年代搞的如此迷茫,将时间看的如此不堪。我无法想象当我有一天回到家里时,突然地发现了时间的流逝,突然地发现岁月可以如此容易地带走一个人的健康的时候,我会是怎样的感觉。

直至今日,我仍然生活在这个迷茫的年代里,看着家人都能健康地活着,听到他们亲切的声音,我真的觉得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我希望我深爱的人都能永远地生活在没有时间流淌的空间中,但这也只能是幻想罢了,我真的无法想象有一天当我一下子从这个迷茫的年代中惊醒,将是怎样的痛苦……

眼含热泪写下此文,其间想至悲痛之时,数次掩面而泣,故行文时断时续。写罢之后读来,颇感前后不通、辞不达意,然文章毕竟于情深之时所做,故勉强保留,望看官板砖轻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