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Archive for the ‘岁月流光’ Category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06年8月21日 发表

最近自己无论做什么事情总是提不起状态,程序每天都想写,可是每天都懒得不写,老师那边没有规定deadline所以我也就没有斗志,明天要开学了,估计还会繁忙一段时间吧,今天晚上大家睡的也都比较早,我只是略微有点困,所以就在这里继续码点字,写点东西好了。

对于我的高中,似乎我已经说了很多,可是记忆中的碎片又似乎不停地涌上来却抓不住,现在心里很是矛盾,离开高中那么多年,很想回去看看今天的育明是怎样一番景象,可又觉得很愧对老师对我的殷切期望,没有脸面再回去面对当年教过我的那些老师,只好在这里记下那些曾经的岁月,铭记我的思念……

23. 育明的老师都是很有奉献精神的一批人,可以育明今天的成绩和他们的奋斗有着直接的关系。高中时候很让我感动的一个人是张敬燕老师。她几乎做了我三年的语文老师,其中也有段时间做过我的班主任。张老师是个比较严厉的人,所以她在做我的班主任的半年里,我几乎每天都是提心吊胆地过着日子。张敬燕老师身体很不好,据说是从小就这样。我的印象中,她有段时间经常请假,我知道她一定是身体极度难受才会不来上课的,她的儿子身体也特别不好。有一次,老师蓬头垢面就来给我们上课,我们课堂纪律及其不好,老师终于忍不了了,跟我们说她的孩子一个人发烧39度却自己一个人躺在家里,可她还要跑来给我们上课,说完眼泪就掉下来了……那时候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被深深地震撼了一下。后来听说她儿子被检查出来有病毒性心肌炎,这是个很难治愈的病。唉,许多年没有见到过老师了,不知道她和她家人是否安好。

24. 我高二高三的班主任是孙久志老师,他一直都是很器重我的,由于他是教数学的,我的数学一直也都相当不错,就是到了今天,我的数学也是我比较有把握的学科,这和当年老师的培养是分不开的。孙老师是一个很惹女学生喜欢的人,这点他自己也不否认,尽管我这么说有点没大没小的。那个时候的女生也都是情窦初开,孙老师除了教我们班,还给文科班上课,文科班的女生简直像着了魔一样,可能是觉得他特别有男人味,而且脾气很好吧。不过我们班的女生可就不这么看了,因为见多了他跟我们发火的时候,也知道所谓的脾气好只是外在的,所以我们班绝对没有女生对老师有过多的仰慕,呵呵。上大学三年来,我只有大一寒假的时候回过学校,看过老师和同学,所以不知道今天的老师过的如何,相信他一定能教出更多优秀的学生来吧,只是不要再像当年那么器重我一样看错了人……

25. 高中的时候还是很胆小的。因为有扣分制度——好像很多学校都有这个制度——所以平常在教室在走廊都小心谨慎的,不敢随便讲话,怕被bt督导老师抓到扣分,尤其是专门管纪律的老师。尽管高中时候也被扣过几分,不过那个时候被扣分真的感觉是一件很对不起组织的事情,不过我现在想起来更害怕的恐怕还是被老师骂吧。那个时候胆子真的特别小,被老师骂觉得是一件及其可怕的事情,不像现在的我,早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想想骂一顿也没啥大不了的,也不会掉块肉,呵呵。所以有的时候我想如果我再回高中念三年,我一定过得比那时候潇洒的多。

26. 我一直把高中作为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那是一个敢说敢做的年代,每个人都是那么有理想有追求。我说不清高中这段时光究竟带给了我什么,但是当我离开高中这么多年的时候,却猛然间想要重温高中那段美好的日子,和亲爱的朋友们,一起嬉戏打闹,没有忧愁没有烦恼。在那段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三年里,我收获了许多许多,尽管很多东西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永远地消失了,但不变的是那段情愫,那段只属于高中生活的情愫。我再也无法拥有这一切,再也无法回到那段如诗如画的岁月了,索性就让那年那人那歌都有如片片飞落的花瓣,被溪流带走,流向无尽的远方吧。

完……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06年8月8日 发表

不知道这个续会不会是最后一个续了,上一篇回忆我的高中的文章写出来到现在也快一个月的时间了,不是我不想写也不是因为我懒,是因为我对我的高中的支离破碎的回忆已经再难以撑起一个完整的高中了,尽管记忆深处好似还有那么一些未曾泯灭的痕迹,然而那些恐怕都已经是我所触摸不到的了,也好,就让那些我所触摸不到的东西永远触摸不到吧,就让它们静静地呆在我记忆的深处,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日益闪光好了。不过,该写的还是得写,继续接着上面的来吧。

18. 高中时候最让我不爽也是最让我有愤青冲动的就是学生的发型。刚上高中的时候,学校对发型没有什么硬性的要求,唯一的要求也只是不要留怪发型而已,这点我当时算是可以理解(现在却理解不了了),当时觉得毕竟高中就是一个学习的地方,弄的不三不四的对学校影响也不太好。后来校领导在这个基础上就慢慢地发展了,变成了女生不能留长发,头发不能盖住耳朵,因为低头学习的时候头发会垂下来挡住眼睛,这样影响读书。再后来连男生都管了,要求所有男生必须只能留平头,像我现在这样的发型肯定是不会合格的了。现在想起来依然觉得对学校的政策忍无可忍,不过那时候怎么就忍了呢?呼呼,估计当时对我们实验班学生的限制也不是那么严,所以我估计也就不多计较了吧,当然也被抓住过几次,而且每周学校检查发型的时候我都心惊胆战的。现在想起这件事情来仍然特别想愤青,我真的是不明白一个学生的头发和学习成绩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一个个男生都要留寸头,弄得像监狱里面的犯人一样,为什么好好的小姑娘不能追求美丽,非要把所有人都禁锢成一个模型?说到底还是校领导觉得这样看起来比较整齐而已,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在你限制外在的时候其实也就在限制内心,在你禁锢发型的时候其实也就在禁锢思想。算了,老大不小的了,也不想再愤青太多了,只是不知道现在的师弟师妹们还是不是在受着这种恶心的条款的束缚。

19. 高中时候有一件事一直让我觉得既好笑又羡慕。隔壁班有个“富哥”,勾搭上了比我们大一届的某个师姐,那个师姐论长相论身材都是上乘啊,尤其夏天的时候,会有让我们流鼻血的冲动……真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让我们隔壁这位给搞上了。一开始他们利用中午时间去女方家里xx,连中午饭都不吃(真是好体力啊),一直相安无事,后来有一天不知道怎么,那个师姐的老爸突然中午时间回来了,结果正好捉奸在床,可怜我的那个同学啊,被捉的时候连自己的内裤在哪里都还没找到呢*^^* 后来他们也就不敢再在女方家里了,但是我同学有钱啊,他们就到外面大宾馆去开房,每次都在希尔顿(4星级的哦,我只住过一晚4星级的酒店,还是跟老爸住的),一直到后来女方估计实在是忍不了了,再开房的时候终于说了:“啊?怎么又是希尔顿?????”(我靠,在希尔顿ML还不够啊,给我50块一晚的标间我都干啊,当然对我来说,野外也是可以的^^)

20. 记得有一次上计算机课,那个时候机房的电脑都是联网的,教室机上的各个磁盘也都是共享的,可以通过网上邻居很容易地访问,我们就在老师上课的时候到老师的电脑上找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估计和偷窥拥有同样的快感吧),有次某人忽然在老师的光驱上面发现了一张带色的图片。其实也就是一个女的穿着一件很薄的纱衣,胸前两点隐隐露出而已,至少拍的挺艺术的,不能用色情的眼光去看:) 但我们那个时候还基本都是楞头小子(排除我上面提到的那个牛同学哦),还没怎么见识过这些东西(虽然我记得我初中时候就在线看xx片了),所以几乎每个人都连到老师的电脑上看图片了,过了一会儿老师忽然问:“我的电脑现在为什么这么慢?”(ft,那么多人都在你电脑上面看图片,当然慢了,谁让你放这么猛的光盘的!)

21. 一直以来,我都很感激我高中的化学老师张凤华老师。我今天能坐在清华的教室里面念书其实有很大的功劳都是张老师给我的,我从对化学的懵懂认识到后来的化学竞赛,如果没有张凤华老师,我不可能走那么远。上大学前给老师买了一支ZIPPO的火机,也不知道他是否喜欢,不过有点助长他抽烟的势头:) 可惜上大学之后学的东西就已经和化学毫不相干了。很对不起老师的是,大一寒假的时候回学校,竟也没有抽出时间好好去看看老师,和老师聊聊,也不知道张老师现在如何了,现在在THU混了三年多了,一无所成,每每想起来都会觉得很对不起老师,高三的时候信息学竞赛没有考出好成绩,就已经是挺对不起老师的了,上了大学竟又那么贪玩,到今天更是没有脸面回去再看老师了,远在北京的我只希望老师能够平安吧,少抽点烟,您也是搞化学的,也知道那东西对身体没任何好处,可能的话还是争取戒了吧……

22. 高一的时候参加信息学竞赛,代表大连市到省里比赛之前,那时候的班主任白亚光老师送给我一个本子,第一页上面写着:“你是大高的骄傲,也是我的骄傲!”这个本现在被我用来做政治笔记,每当看到这个本子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莫名的触动,六年前,六年前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高一的小孩子的时候,尚且被老师予以那么高的评价,给予那么高的期望,可是六年之后呢?在陌生的城市里,陌生的学校里,我还有配得上当年老师给予的那么高的评价和期望吗?现在剩下的估计只是无尽的懊悔了吧,没有脸面再去面对白亚光老师,没有脸面再面对那么高的希望啊……

未完待续……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06年7月16日 发表

好久没写所谓的原创了,感觉最近总是静不下心来做事情,看书总是看看就腻了,crack也总是懒得看程序,总有点高不成低不就的感觉,特别复杂的程序看看就觉得烦不想弄了,简单的又一下子就搞定了觉得没啥意思,也不知道最近自己怎么了,对着电脑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索性把以前写的《回忆我的高中》续写点吧。

8. 高中生活充斥着颠簸,主要还是分班惹的祸,像我们那届,实验班是9~12班,因为分班的次数太多,有自愿的也有胁迫的,但有人就在短短的高中三年时间在这四个班都呆过,我比他差点,但也呆了三个班了,感情最深的当然还是最后的十一班,只是觉得分班太多,同班同学都像走马观花一样地过,感情淡了很多,但高中校长追求成绩,顾不上这个,所以我们也就成了试验品,想起来很多很好的同学都在分班之后疏远了很多,现在想起来仍然不免觉得有点遗憾。

9. 我们高中建的比较晚,刚到高中的时候还没有操场,所以体育课我们就在楼前面的大马路上踢足球,这个还被大连市某学校好一顿鄙视,不过我们还好,到高二的时候就可以用新操场和新体育馆了,听说现在校内体育活动搞得如火如荼的,可惜我没有赶上好时候啊,不过想想比我们大一届的人更惨,还没有享受到新操场就毕业了,呼呼

10. 有了新操场之后,是人工草坪的,旁边是塑胶跑道,我们学校为了干净,每个周五做操时间都组织大家蹲在地上拣操场上面的纸屑,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这么干了,反正当时觉得挺爽的,拣纸比操作爽多了,至少我这么觉得的,不过后来回想起来还是觉得那时候傻傻的,不过也蛮可爱的吧:)

11. 高一的时候,那时候我们还没有自己的操场,举行运动会是借东财的操场进行的,好像那个时候的风气是搞“车队”表演……就是每个班级都弄一辆车围场开一周,算是检阅,后来好像是被告上报了,以后就不敢了,但是后来的检阅仍然是每个班争相出新花样。大二的时候我们的操场也还没好,当时借的海事大学的操场,记得当时我们班找了一帮男生,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好像衬衫的扣子还没全系上,脚步也不齐,就这么一帮痞子在主席台前面过,不知道校长看到作何感想,哈哈(话说这次我还参加了检阅扮了一会痞子呢)。高三的时候找了n男n女,男的穿燕尾服,女的穿啥忘了,反正就是参加酒会的打扮,走到主席台前面跳交谊舞,当时全校都在笑,sigh,不过貌似后来效果还不错,不能理解校领导的审美啊……

12. 想起来我高中时候好像还挺帅,而且挺惹女孩子喜欢的,臭美一下:) 不过不知道现在怎么长成这样了,呜呜呜,还好mm没有嫌弃我。说一件臭美的事情吧,忘了哪次了,上化学课上,老师讲到异性相吸的问题,就联系到人类社会上面来了,说其实好多男孩子长得比较帅,而且学习各方面也都不错,这样的就会招女孩子喜欢,就是异性相吸嘛,然后就顺口问了一句我们班有没有这样的男生呢?我忽然发现好多人在看我……狂汗一下……好像太自恋了哈,坐我后面的同学还说我“聚光”,再汗……好像我的确太自恋了:P 不过想起来现在混得不好,也不好意思回去见老师和同学,还是颇有些想念的:(

今天先暂时写到这里,呵呵,回家了,作息时间正常了,这个点该睡觉了:)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06年5月19日 发表

很久以来都想写点有关我的高中的东西,毕竟高中生活是我生命中很精彩的一段时光,每当我一个人静静地回忆过去的时候,总能想起那个建在山顶的操场,那个载着很多回忆的教室,以及那个当年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孩。如今这一切已经离我越来越远,这两年每年回家经过我的高中门口,终究没有再进去,然而思念的狂潮总是如汹涌的潮水不断像我袭来,我终于忍不住想写一点有关怀念我的高中的东西了。
其实高中带给我的早已不是连续的回忆了,那逝去的点点滴滴如今已经成为记忆的碎片存留在大脑中,有的那么清晰可见,有的却如尘封了多年的相片,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尘土,总让人忍不住轻轻拂去,将那美化的回忆再次细细品位。高中的生活留给我的只是一段段记忆的片断,我努力回忆着这些片断,试图将他们连为一体,但我无能为力,可能这就是逝去的岁月的必然结果吧。也好,过去了就过去了吧,高中时候那些亲密的伙伴,那些一起拼搏的“战友”,以及那曾经深爱的人,就让他们都化作片片飞花,静静地飘落吧。

我终于不试图写一段我的完整的高中生活,我只想记下高中时候那些值得珍藏的岁月的片断,记在这里,也永远尘封在记忆深处,供我一生细细回味。

1. 先从初中时候说起,我的初中离高中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站在初中走廊的窗台上就能远远望见我的高中,那是因为高中建在山顶上,往上看自然容易看见,但是如果走过去估计至少也要走上一个小时。初二时候物理老师就教育我们要好好学习,说初三的学长天天就趴在走廊的窗台上看育明高中,但是无奈之前没有用功,去不了啊,以此勉励我们努力学习。那些初三学长的感受在我即将中考的时候也袭上心来,我每天也都会在那个窗台遥望一会儿,想像着未来的我的位置。

2. 后来终于如愿以偿地上了育明高中,可惜我好像天生就是不珍惜环境的人,刚上高中时候不知道用功。那个时候尤其不喜欢学习英语,老师在课堂上补充了很多词汇,可惜自己都没有认真地去背一个词,结果弄得整个高中时候英语成绩及其惨不忍睹,而且后遗症就是现在要在英语上画那么多功夫去背单词,去补以前落下的东西,想起来真是有些后悔啊。

3. 提到我的高中不得不提到分班,也许这是我们那片重点高中的通病吧,校长总希望把最好的学生都聚到一起让他们比着学,但是却不曾想到每次分班都是一次心情的振荡。这尤其以高一第一学期末的分班为甚,记得那次放假之前就已经分好班了,我们十班聚在一起搞联欢,大家后来都挺难过的,挺好的一个班级,分开真的觉得很可惜,一直到现在我还觉得最初的那个十班同学之间的感情是最好的,那次分班实在是很伤感的一次分别。可惜到后来分班次数太多,弄得自己都麻木了, sigh。

4. 高一的时候,有个mm追我,被我拒了:( 后来高中时候她就一直没有理过我,一直到上了大学,我才又和她有联系,才知道原来她一直都还那么喜欢我,去年她去了法国,去法国之前她还对我说仍然很喜欢我。每每想到她,我总是会有一种内疚感,我真的不值得你为我付出那么多感情啊,不知道你在浪漫的异国他乡过的怎样,我知道你恐怕永远都看不到这篇文章,但是我真的一直都感觉相当愧疚,希望你未来一切都好,能有一个深爱你的男人,不要像我这样,白白浪费着你的感情,对不起:(

5. 也是高一的时候,第一次有了爱一个人的感觉,有了对一个人的思念和牵挂,只可惜这一切来的都太早。年少的我不懂珍惜,尽管她后来成了我短暂的女友,但是我终究还是没能把握住这份感情,即使现在想起来都会觉得相当遗憾,也正如她所说的,其实如果没有那些,我们现在会是很好的哥们。但是那些事情已经发生,而且感情已经过去,随着那份感情在我心中逐渐淡漠,我只希望现在的她能够拥有自己的幸福:)

6. 高中的时候,去食堂抢饭永远是一件让人乐此不疲的事情。由于食堂小,是分时间供应伙食的。就是中午或者晚上下课的时候,有一批同学享有第一批去吃饭的权利,另一批同学必须先等待二十分钟才能去吃,一个月后这两批同学的吃饭时间对换。因此,只要在一下课的,如果往窗外看,总能看到一批接一批的学生像冲向战场的勇士一样,拎着筷子和勺子,用比跑百米还要快的速度冲向食堂。很荣幸,我也当过这批勇士,只是那个时候跑了那么多百米,到现在跑百米还是很慢,觉得有点对不住食堂啊。

7. 高中的时候做操要做三套操,分别是两套广播体操和一套太极拳,那个时候上体育课天天学太极拳和广播体操,都没有时间自由活动,想起来就埋怨学校啊:) 不过最郁闷的还是我这毫无协调性的身体,打出来的太极拳看起来总是像打醉拳,弄得老师经常过来批评我为什么不认真打。我冤枉啊,其实我有很认真地在打,但是我打出来的就是像醉拳,任你怎么纠正都没用,我对不起老师对不起党啊……

今天太晚了,就先回忆到这里,过几天接着写
to be continued…..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05年12月16日 发表

笔记本要没电了,今天就少写一点吧。hoho

其实好久没有更新 blog了,最近经常是打开了blog,想写点东西,随后又关上了,因为写不下去。不知道为啥最近就这么文思枯竭,也是,天天跟工科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打交道,已经很久顾不上什么文学修养一类的东西了。想起来我开始识字还是很早的呢(不过这个和文学好像有点挨不上边唉),其实我自己也都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只是听妈妈说我三岁的时候就能认识2000多个汉字了,五岁的时候好像就能读一般的报纸了,据说那个时候她的同事还想让报社来“采访”一下,呼呼,可惜我妈没让,弄得我到现在都没上过报纸,真是遗憾啊……

其实我也觉得挺奇怪的,按理说那时候都还没记事呢,可是我的大脑怎么就能把那么多汉字记下来呢?唉,可能是那时候开发过早了吧,现在的大脑已经退化的不行了,现在的智商啊……就不提了吧。依稀记得那时候好像是我姥爷用毛笔写的一个个个汉字,就写在一个小的长方形的卡片上。那时候我二姨在银行工作,经常能弄回来挺多没用的单据什么的,姥爷就把这些东西裁成一个个小纸片,然后用毛笔写上汉字。我那时候也真是听话,每天都能认认真真地认字,据说我那个时候认字是有任务的,每天需要念多少个汉字,不念完不让去玩。呵呵,想起来我也挺可怜的哦,那么小就被“监管”了……

其实我真的无法想象姥爷怎么能在我身上下那么大的功夫,那个时候他还在教书,而且还带着研究生,工作一直都挺忙的,居然能够坐下来为我剪小纸片。我忽然想到我前两天到照澜院去,看到有退休的教授在书摊前面买看图识字的书,一看就是给孙子买的,那时候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我的姥爷,其实他是很爱我的,而且爱的很深很深。小的时候他教我写毛笔字,教我背古诗古文,想起来我都没有好好学过这些东西,真的很辜负他的一片心啊。可惜我小时候识字的那些小卡片早都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我好想再看看那永远刻在我脑海中的那些毛笔字啊。听妈妈说,姥爷的毛笔字写的很好的,她小时候买回来的扇子,扇面都是姥爷自己写上去的。然而我恐怕再也不能看到姥爷的漂亮的书法了,他年龄已经很大了,加上身体也不是很好,握笔的时候都会颤抖。每当想到这些的时候我都会很懊悔很懊悔,小时候的我真的好不懂事啊,姥爷教我的那些东西我今天其实什么都没有学会,我说我最崇拜的是我的姥爷,可是我又从他那里学到了多少东西呢?唉……

如今,他和我姥姥都呆在上海,我知道他们很思念我,我一个人在远方的城市里,写下这些文字,虽然至少他不可能看到,但是权当是对自己的一种安慰吧,很想念我的姥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