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7月20日 发表

很多时候明明知道是饮鸩止渴,无奈,实在是太渴了。就像在大海中漂泊的人一样,明明知道海水不能喝,无奈他太渴了。

前段时间一个好朋友说从今年下半年到明年年初,我的土星逆行中天,会过一段很难熬的日子。她说的倒是客气,说只是压力比较大,当初刚听到的时候想了一下这半年估计项目比较重,压力的确是比较大,也没啥,只是真到了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果然是要经历一段很难过很难过的日子。

其实07年我过的就已经很惨了,08年上半年刚勉强好点,现在又开始走背运了……人都说否极泰来,我这泰啥时候能来呢?

前几天看了《Reign Over Me》,觉得很好,伤心的人都喜欢把自己封闭起来,用狂热的喜好来躲避悲伤,外人哪知道,其实他是太伤心了……

所谓欲哭无泪,就是这个道理。人难过到极致的时候就根本不愿意触及”难过“这个词语本身。

也许意识得到难过比意识不到难过要好,因为更接近正常人,只是,或许很多时候我们更愿意封锁自己来躲避痛苦。

不过,痛苦和悲伤却总像一块巨大的乌云遮蔽了内心,何时才能拨云见日,也许只有上帝知道。试图用音乐和诗歌来麻醉自己,结果只能等同与饮鸩止渴。

而最难过的事,是难过的时候没有人能够诉说……

当男人其实很可怜,因为内心的伤痕只能让他留在内心。不会有人愿意听你哭泣与诉苦,因为你活着就应该去面对、去战斗。而内心的伤口,只能让他自己愈合。

我们都爱借酒浇愁,我们也都知道难受的时候喝酒最容易醉,只是是否醉酒后身体的难受可以让自己暂时忘掉内心的苦痛?抑或是更增加了……

草草填了首《相见欢》,算是现在心情的写照吧:

无言泪满西窗,梦难长,寂寞寒江孤雁寄心伤。
琴声慢,良宵短,晚风凉,自古残樽对月诉愁肠。

只是,我们都在活着,死亡与逃避真的是一种解脱吗?抑或只是证明自己的懦弱。而被苦痛压得直不起腰,又到底是不是生活的强者呢?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刚刚饮了一杯毒酒,仍然难过得无以复加……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5月10日 发表

23年前的今天,有一个女人忍受着痛苦,给这个世界上带来了一个新的生命,这个女人就是我的母亲。23年前我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上,23年里我享受着成长带来的快乐,也承受着成长带来的痛苦。无论我是否愿意接受,我毕竟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经过了23年,不算充实,也不算虚度,我只是一个人静静地从过去走来。

23年中,我过了23个生日,儿时的记忆大都模糊缥缈,但即使是近几年,我也很难记起在我的生日那天我究竟做了什么,我是怎样度过的。对我来说,生日不是一个要请许多好友一起热闹的时候,而应该是自己一个人静静地独处的时候,喧闹会让我迷失而感到更加孤独。

我其实是一个很不愿意过生日的人,我不知缘由的异常害怕衰老与死亡,于是便害怕成长,憎恨成长的标志——生日。在这一天,我更愿意做一个远离众人,远离尘世,远离喧嚣的人。

而矛盾的是,尽管我不喜欢过生日,但却总希望别人记得自己的生日,我想对于任何人都是如此吧。能被别人记得自己的生日应该是很幸福的一件事,说明自己在别人心中是有地位的。

23年来,我经历过各种各样的生日,有一家人围在一起吃蛋糕,也有自己一个人跑到食堂点个小炒,还有和女友一起喝酒……这些都似乎既遥远又清晰,今天,又是我的生日,我更愿意一个人静静地坐海边的礁石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