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12年10月30日 发表

这两天饭否上搞了一个热门话题,是“给五年前的自己”,参与的人还挺多。五年前的此时此刻,我正在干什么,我说不好,但我可以清楚地记得那一段时间,我处于怎样的状态,我是怎样的纠结。

五年前的这时候,我刚来到中科院读研,从进入中科院的第一天起,我就不喜欢这个地方,与这里格格不入,所以那段时间,我买了个MP3,在里面装满了评书,从早到晚地听。那个时候,我的典型标志就是,从早到晚带着个耳机,把自己封闭起来,用自己的内心对抗整个世界。

五年前的此时,经历了很多很多不顺心的事情,甚至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各种不顺,亦接踵而来。那个时候,有了很多以前不曾有的爱好,例如攒机。在此之前我对电脑硬件一窍不通,那时候为了排遣寂寞,几乎天天去泡中关村的卖场,当然,永远是一个人,戴着耳机。

五年前的此时,我来到中科院读书,并在这里度过了异常艰难的三年研究生生活。在刚到中科院的时候,我的作息令我自己都难以相信。我每天下课回到宿舍就看书、写作业;换下来的衣服当时就洗,从来不攒任何脏衣服;每天晚上11点上床睡觉;一个月肯定洗一次床单和被罩;每天起床叠被,把自己的床铺、桌子收拾的整整齐齐。虽然这些东西其实不算什么,很多人都是一直这样做的,但是像我这样常年的脏乱差,能做成这样,真的是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五年前的那段时间,是我印象最深的时刻,以至于我根本不需要翻看以前的日记和饭否,就能清楚地记得我那时候在做什么,在想什么,在经历着什么。

对五年前的自己应该说什么呢?总觉得有太多太多想说的,可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想来想去,只好对那时候的自己说:

有些事情,看淡一些,有些人,别太在意,有些经历,无法避免。坚持,咬牙走过最困难的时候就好了。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11年11月27日 发表

两个多月没有写博客了,每天都觉得过的忙忙碌碌的,但是却想不起来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每天晚上都觉得有超级多的事情要做,忙乎忙乎的就到了12点之后,可是依然有那么多那么多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今天无意中在豆瓣上看到了这个话题——《十年前的你,现在在做什么?》。十年前,是个很遥远的时间呢,那个时候我刚上高二,那个时候连续经历了几次分班的动荡,心情总是难以平静,十年前的现在,是个周二的晚上,应该正在下晚自习回家的路上吧。这些都是依照常理推断出来的,具体在干什么呢?根本不可能记得住,也许那天我生病了没去上学,也许那天提前下课了,谁知道呢?

也许是老了的原因,对于这样的回忆若干年前的自己总是颇感兴趣。时间过得很快,十年的时间竟然就这么一晃就过来了,可时间又过得很慢,否则怎么会对十年前的事情毫无印象,只能凭着常理去推测?三年前的时候,有个活动是写信给七年后的自己,我还专门写了篇博客《七年》,那个时候觉得七年的时间很漫长,对于七年后的自己的生活完全不敢想象,可是一晃却也过了三年。生活就是这样,被时间这个巨大的车轮带动着木然地前行,走向全然不可知的道路。对于未来,我总是充满了敬畏,但又总有一种恐惧。

我记不得十年前的自己是否想过现在我的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七年后的自己还能否记起现在的时刻。无论怎样,十年前的自己恐怕根本想不到现在的生活,现在的自己也无力设想七年后的生活。当我重新看那篇《七年》的时候,忽然间就哭了,未来太过迷茫。那些人、那些事仿佛一条条直线,与自己的生命相交,又逐渐远离。

牙跟我说,她以前觉得自己到29岁的时候应该什么都有了,可是如今却发现29岁时依然一无所有。在这篇文章里大家讨论七年后的自己多大了,大家都按照绝大多数人结婚、生子的年龄来推断自己的状态,可是生活总在与我们开着或大或小的玩笑,也许若干年后生活会截然不同,也许从未有过改变,畅想未来的自己,亦如过去畅想现在的自己,梦想都是那么美好,现实总是相当无力。

离《七年》里写的自己,还有四年的时间,我对这四年间会有什么改变,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也许畅想未来本身就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四年后与今天相比,可能没有丝毫的不同。时光飞逝,若不是今天忽然想起来,根本想不到距离《七年》已经三年过去了,当年所憧憬的生活,今天看来似乎依然遥远。未来就如同我当年的文章里写的那样,犹如从此岸望向彼岸,似乎遥不可及,到达时却发现不过恍若一瞬……

那么,生的意义是什么,活的痕迹又是什么?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或许我们都只活在当下,却对明天有着美好的祈望,尽管明知希望多等于幻影,却依靠这希望让我们坚定地走下去,证明自己曾经生过、活过、生活过。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12月21日 发表

说再见,其实还没有再见,今年的告别贴比以往都要早那么一些。中期答辩完,忙着继续写文章、写专利,生活依旧波澜不惊,想起来这种回顾一年的事情已经连续做了两年了,索性今年也别免俗了,早点写了算了。

08年过的很快,快到我都没反应过来,而09年过得依旧很快,但这一年给我的印象却挺深的,很多很多事情,仿佛都如照片般清晰可见。总体来说,这是个忙碌的一年,也是个充实的一年,是个不愉快的开始,但却是个愉快的结束。

这一年里,好像没怎么放假,春节假期刚过就回所里干活了,然后整个上半年好像都在瞎忙活,一直忙到9月底,把科技馆的事情了结了——只是在我印象中,好像4到6月份我都是荒废时间一般的忙,没事跑跑中发,买买东西,真正写程序调试的时间好像很短,就是熬了几个夜,软硬件就调的差不多了,还是自己的运气比较好吧。8到10月份最忙,其间最忙的时候三个项目同时在干,最少也是同时做两个项目,还好都忙完了,也得交差了,虽说累了点,但还是挺充实的,得到的锻炼也很多。10月份开始找工作,一开始怀疑自己没地方要,但最后好赖也混了几个offer,都一般,莫名其妙地就从了一家,也不知道是对是错。其实我也不知道今年找工作的形势到底好不好,反正我也没有太好的offer,十一长假过了才写好简历开始投,然后11月中旬工作就定了,差不多也就找了一个多月的工作吧,之间也有过痛苦,也有过迷茫,但总体来说还算顺利。所以说啊,这一年,是个忙碌的一年,也是充实的一年。

记得6月份忙里偷闲去了成都玩了一圈,10月中旬又去南京转了一圈。去成都的机票是3月份在网上买的,单程才180元,感觉很值,而且门票还基本都用了熊猫金卡,这是我今年干的最爽的一件事情。3月份的时候一发狠心定的机票,虽然知道6月份时候科技馆的事情会很忙,还是想出去玩玩,然后先斩后奏地到了成都,给组里打电话,谎称家里有事。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出去玩,感觉还真是挺不一样的,很轻松,很惬意。10月利用职务之便又去了趟南京,放松了几天,很舒服。

嗯,这一年来,感情生活还挺复杂挺混乱的,暧昧了好几个,其中乱七八糟的事情也挺多的,但最终的结果就是,这一年过去了,我发现自己已经彻底摆脱暧昧了——说白了就是都不睬我,都不跟我玩了。

找到了工作,想着自己一个月挣那点钱,除去了房租,剩下的那点恐怕还不够糊口的,唉,生活不容易啊。想起来之前的自己花钱总是大手大脚的,不禁有点后悔,还有点心疼。

记得《甲方乙方》里有句话说“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如今我也有同样的感触,2009年就要过去了,这一年里,有高潮也有低谷,有波澜壮阔,但最后总是归于波澜不惊,在这一年的年尾,我又买了本Moleskine的小本日记本,2010年的——这一年,我永远告别我的学生时代,这一年也许会像09年一样,有着许许多多值得记录的事情。

2009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2010年快要来了,我很期待它。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4月26日 发表

前段时间听ex说水木上有团购清华生活手绘纪念扑克的,她也参团了,我就跟她要了一幅,昨天拿到了,里面有她给我写的一句话:

希望送去的是园子里美好的回忆

那一瞬间,我忽然间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是因为宿舍里有人,才没哭出来。是啊,在那个园子里生活的四年,是我人生中最弥足珍贵的了。那美好的、青涩的回忆,都是我一生骄傲的资本,而这一切,怎么可能忘记呢?

那是我曾经的青春和梦想的地方,是我的黄金时代啊……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2月8日 发表

看完了《匆匆那年》,我哭得根本停不下来。

每个青春都有故事,对于青春,释然了吗?

能释然吗?

我不是没有哭过,也许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哭过,我努力地回忆着上次哭得根本停不下来的记忆。那是06年底,她陪我上医院看病回来,我只是自顾自地玩电脑,她在旁边哭,说我回来就玩电脑,不理她。我抱着她安慰她,然后我也跟着哭了,觉得愧疚,觉得自己忽视了她,觉得自己很过分,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这么好的女孩儿,然后就很没出息地一直哭,根本停不下来,后来倒变成了她在安慰我……

如今,这许许多多的记忆,早已化成片片飞花,飘向不知哪里的远方。那曾经熟悉的人,那枕边甜蜜的话语,又还能记起多少?也许长大就意味着对过去的释然,对过去的人的认识只停留在过去和对今天在哪儿的简单了解。只是,我们真的能释然吗?也许只是我们蒙蔽了自己的内心。我们都以为自己已经忘掉了疼痛,只是因为还没有人在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轻轻一碰。

没有人知道,我们曾经沉淀了怎样的青春?真的很爱过,也真的很恨过,可是那些爱啊恨啊就那么匆匆地过去了……前几天和一个女孩儿喝酒,她说我是那种把话憋在心里的人,跟谁都不说,我说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有的时候也想像方茴或者陈寻一样,找个寂静无人的午后,缓缓地说出自己的匆匆那年,说出曾经的爱恨情愁,说出那逝去的青春,然而这些终究只能是在小说中。现实中,这些属于我们每个人的岁月,终将锁在每个人的内心里。

写到这儿,我终于不再哭泣。我知道,当早晨我醒来的时候,我又将像平常一样,上网、玩游戏、喝酒、工作,脆弱只属于一瞬,但有这一瞬,也许便已足够。

火星mm前天跟我说《匆匆那年》里面的高中和我们的高中很像,我说一点都不像,大学也不像我的大学,这些人、这些事似乎都不是能发生在我身边的,但又似乎并不那么遥远,我总能若有若无地在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陈寻的、乔燃的,乃至方茴的,都有。

豆瓣上有人问,方茴和陈寻还能回到一起吗?我想不会了,他们只是对过去的岁月释然了,能重新面对了。

而我,对于自己的青春,释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