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11年6月7日 发表

高中三年,虽然有着辛苦,但也有许许多多的快乐。在这三年中,我努力过,也堕落过;欣喜过,也失落过;爱过,也恨过……想起李笑来在《把时间当做朋友》里面说过的话,人总是容易忘记痛苦。在高中三年里,其实我每天都在掰着手指算还要多长时间才能毕业。可是在离开高中以后,每每回想起高中的岁月,总是不自觉地微笑,这也许就跟当年的返城知青都愿意聚在一块儿回忆上山下乡的经历一样吧。

就像所有的重点高中一样,“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真是一点都不假。在我高中的几年中,考试就如同幽灵一样形影不离,随时会有考试,而且每个月都有所谓的月考,还会把各科成绩加起来,计算排名,每个月班主任都还会有月考的总结,谁谁谁这个月要是考的不理想,就会被单独叫出去聊天,问问最近的学习如何。

不知道别的学校如何,反正在育明,班主任似乎是会经常叫班里某位学生出去聊天,大概也就是聊聊最近班里的情况和学习、思想状况什么的吧,基本上一到自习课,班主任就会过来,敲敲某人的桌子,然后就和这个人到走廊上聊一会儿。那个时候由于在班主任不在的情况下,谁谁不守纪律都会被班主任从各个角度了解到,所以我们一直相信班里的某人就是班主任的耳目,在跟班主任聊天的时候就会向班主任透露班里的情况。要知道,那个时候的学生都是对这样的告密者恨之入骨的,所以即便某人真的是耳目,也不敢承认,无间道啊,哈哈。

高中时候,上午五节课,上完三节课之后是早操时间。在夏天,这个时候是做操的,好像一共是三套操吧,其中还包括太极拳,反正这个玩意儿我是一向打不好的,每次都被班主任骂,当然至今我都不知道打太极拳有啥用,明明是有强身健体和御敌的功能的,却只教你表面上的几个动作,毫无意义。这就跟中国的现行教育一样,其实教你的许多东西都是可以用在实际生活中的,可惜却从来没有人跟你说这个东西要怎么用,唯一的联系实际的场合就是数学的应用题,但却是一些根本没有实际意义的题目,弄得学了几十年的科学知识,遇到明显的谣言和伪科学依然无力判断。

扯远了,夏天的这个时间是做操,冬天的这个时间是跑操,就是各个班级在操场上跑步。各个班的班主任都跟打了鸡血似的,生怕本班的精神风貌不如别班,各个班都喊“一、二、三、四”,大家都生怕自己班喊的声音小了,被别的班盖过去。那个时候谁要是不大声喊,就会被班主任批评,现在想来还是挺有趣的。

夏天的时候,虽然是做操,但是一到周五,大家就不做操了,不做操干什么呢?发动群众在操场上捡沙砾和废纸。那个时候我们学校刚刚修好塑胶的操场,校领导为了保持操场的干净和整洁,每到周五就让我们蹲在地上开始捡操场上的脏物,班主任也会盯着,看看有没有人故意偷懒……我每每想到小学、中学时候,都觉得学校的值日、打扫卫生的制度给学校省了一大笔钱,直到后来读研、工作坐进了办公室,才知道原来办公室是可以聘请保洁员来打扫卫生的,相比之下,学校只需要用“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这样的口号,就可以把保洁员的工作给省去,而且学生还生怕自己干的不好而被批评,哈哈。

其实我在高一和高二时候的成绩并不那么好,后来只是因为运气好一些,才侥幸得到了保送上THU的机会,这恐怕也是为什么每次我梦到回到高中时代,总会吓醒的原因吧,因为我知道自己如果再回一次高中,就再也不会有机会上THU了,呵呵。得知保送的消息是2003年的3月份,3月底校领导就把我们这些保送生都给撵回家了,怕我们在学校会影响其他同学的心态。我记得我得知保送的消息后,有一天晚课,我还举手向老师提问题,被全班同学鄙视,哈哈。

保送后在家呆着的日子,是我长这么大来最轻松的时光吧,没有压力,无所事事地在家休息了四个半月的时间,一直到8月中旬去北京报道,上大学。大学四年是最幸福的四年,接触了很多,成长了很多,要是想好好写大学四年的生活的话,恐怕写上几天几夜都写不完。我在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动笔写过《关于大学那些事》,只是后来生活经历了些变动,就停笔不写了。我想我还是会争取把那个系列写完的,因为过了这么多年,再写大学生活可能和大学刚毕业的时候的感触有很大的不同吧。《再见了,十九年的寒窗》不想用太多的篇幅写大学时光了,就草草的以流水帐的形式带过吧。


分类: 尽管去做 由 ssfighter 于 2010年9月11日 发表

写这样一个题目是因为在刘天一的博客上看到了这篇文章,我觉得写的很有道理,所以首先推荐一下。

在文章中,他提到了一个我也经历过,但却一直感到迷茫的现象。我高中的时候每天6点50之前到校,在高三的时候甚至提前到了6点半,然后连续学习一整天,直到晚上7点半放学,回家之后还要继续写家庭作业,每星期上六天学。就在这样连轴转的学习生活中,我竟然从来没有过上课睡觉的时候,也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困。可是上了大学之后就完全不同了,一上课我就犯困,每次在自习教室写作业必然要睡觉,往往上了4个小时的自习,睡过去3个半小时,与高中时候的我相比真是相差悬殊啊。

看了刘天一的博文,又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学习的三个区的理论,觉得有些感触。简而言之,学习的三个区分为舒适区(Comfort Zone)、学习区(Stretch Zone,字面翻译应该叫延伸区)和恐慌区(Stress Zone,也叫压力区)。这三个区不仅仅存在于学习,在生活中也同样存在。做那种完全熟悉的,闭着眼睛都能干好的事情,就是在舒适区;做那些稍微有些挑战,但是完全能够驾驭的事情,就是在学习区;做那些一点都不懂,完全无法驾驭的事情,就是在恐慌区。

应该说,高中时候经常一天要连续学习10多个小时,但基本上都是在舒适区,做一些比较有难度的题目也是在学习区,而几乎没有进入过恐慌区,所以我一直不觉得累,而上了大学和研究生之后,经常需要做很有挑战的事情,总工作在恐慌区里,而且越是在这个区工作,越觉得难度大,也越愿意拖延,因为一眼看不到完成的希望。那些在高中时候觉得学习非常非常痛苦的人,其实就是三年都处在恐慌区,又不得不被逼着学习,这样就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对学习的终身恐惧,这是教学方法的大问题。

同样,对于学习来说,循序渐进的作用也就是这样,始终让自己在学习区,并且逐渐扩大学习区,这样就可以保证不进入恐慌区,否则学习的难度过高,必然带来效率低下和踌躇不前。我的感觉是,如果一直在学习区的话,可以始终保持专注的状态,在恐慌区往往难以保持。同时,如果想进步的话,也需要迫使自己不要停留在舒适区。人都是有惰性的,做一件事情慢慢地就会进入舒适区,然后就愿意长期保持这种状态而不想改变,在工作中更是如此,因为工作往往都是做一些重复性的劳动,这些东西已经完全不需要思考,可是这样却始终难以进步,所以迫使自己及时离开舒适区,在学习区里则是非常重要的。

对此有兴趣的话,还可以自行搜索,我也只是说一点自己的感悟。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9月30日 发表

准确地来说,新学年其实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但我其实一直没啥感觉。科技馆的项目忙活了快一年时间,终于算是告一段落了,虽然现在展项还有许多的问题,但问题不是我的控制系统的了,所以我也不是特别上心。从今年过年回来,就彻底投入这个科技馆的展项了,这几个月来,又一直泡在科技馆里面安装、调试设备,日子过得就是个稀里糊涂。这几个月也都没怎么在实验室里呆着,实验室位置上乱七八糟的,让别人以为我这里没人,只是堆破烂的地方呢。

于是,在十一之前,终于下定了决心好好收拾一下,现在也算是焕然一新了,起码是整齐多了。旁边位置的姐姐辞职了,我又理所当然地占据了旁边的位置,不过没太过分,只堆了点稳压电源、串口线、没用的电路板啥的,打算以后在那个位置上调试设备用。自己的位置收拾的很清爽,这个学年主要的任务是找工作、发Paper、写论文,所以桌面上整洁点好,免得我一呆在这里就不想干活。

说起来,研二的我虽然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不顺心的事情,但毕竟最后还是都走过去了,工作上压力最大的那段时间也已经过去了,这一年里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收获了很多的。想起来刚上研二的时候我还没摸过烙铁,对画原理图、PCB一窍不通呢,现在也能像模像样地给别人讲点什么了,也有了点所谓的工程经验了,也能勉强挺起腰板来指导刚来的学生的一些工作了——话说暑假带的中科大过来做大研的那小孩儿,回去的成绩还相当的不错呢。

还是之前说的,虽说新学年已经过了一个月,但基本上整个九月我还是在继续忙活之前科技馆的工作,十月了,可算是解脱了,开始忙活了我自认为的新学年,开始忙活自己了,忙活未来了。

查了一下博客,去年10月18号在实验室换了个工位,换到了现在这里,然后是被我弄得越来越乱,现在收拾了一下,贴出来看看,一点也看不出是个搞硬件的吧,因为搞硬件的一般桌子上都乱七八糟堆了一大堆东西:

工位

手机拍的,效果差了点,见谅。

新的学年,新的开始,也是新的自己。加油。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10月8日 发表

前两天晚上和老板聊硕士课题和论文方面的事,老板问我毕业之后想干嘛,我说毕业了就找份工作吧,然后老板就问我想不想继续读博士,还说现在我这个时间是人生中最美好的阶段,为啥要把它ruin掉……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因为我和他的看法根本不可能一样,而他作为过来人,自然有过来人的理解。其实吧,对于读博士这件事儿,从一开始的极端抵制到现在已经变得有点无所谓了,也许是呆在研究所里时间长了,周围大多数人都是博士,然后慢慢地就改变了自己的许多看法吧。

只是,我还是不想去读这个博士……

以前,我只是觉得读完博士年龄就比较大了,而且博士也很难毕业,现在不延期的博士越来越少了。记得有次和高中同学吃饭的时候听人说,“没有考不进来的博士,没有毕不了业的硕士”,然后又有人说,反过来的话就太多太多了……

其实,之前也有很多人劝过我说,工作更辛苦,读书还是很轻松的。道理我全都懂,只是很多事情不是像道理那么简单的。就我个人而言,真的不适合读博士,我不是那种能静下心来做科研的人,而且越来越无法做到了。一年之前还经常愿意坐下来学点东西,而现在则更愿意安于现状。可能是老了吧,太多的新东西对我来说都失去了原有的吸引力,太多曾经想学的东西也都变得懒得去学。

换个角度来说,难道我不知道当学生是件最幸福的事情吗?没有那么多的生活的压力和家庭的羁绊,可以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恐怕认为工作是ruin掉我这段最幸福的时光的人,他们只是因为不在处于这个阶段了,就忘记了曾经的主要矛盾。正如我到现在为止,一直觉得高中生活是我过的最快乐的一段日子,但是只要我做梦梦到又回到高中,一定会被吓醒,因为我知道再回到高中,还将面对竞赛、高考的压力,让我再上一次高中可能就永远去不了THU了,今天的生活可能也就被永远地改变了。可是当离开高中之后,高考、竞赛不再是我的主要矛盾,对那些事情自然也就没有太多在意,于是和同学的感情、自由的玩乐便时时涌上心头,便觉得那段时间是最快乐的了。

所以说,快乐、幸福很多时候只存在与回忆中,因为当你经历的时候,总免不了要遇到这样、那样的许多压力和困难。只有当你走过去的时候,才能看轻那些挫折,才能放下那些困难,幸福才会雨霁云开。

所以,尽管读博士不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情,但却的确不是我想去做的事情,之所以很多人觉得读博不错,是因为他们已经经历过了,已经不再为钱所困、为欲望所累,而对我来说,这个世界诱惑太大,我已经很难像以前那样静下心来寻找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了。也许以后我还是会再次选择回到学校来读书,那只是因为我已经经历过我所想经历的一切了,而现在,请不要让我成熟。


分类: 其他类别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3月23日 发表

唉,昨天破解个程序,吭哧瘪肚地搞到深夜,结果发现远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脱了壳以后的自校验我找不到,带壳调又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Word对cnv文件是动态调用的,总之就是比较复杂,而且据我的观察,应该还有不可逆的地方,所以彻底的放弃了,唉,前前后后折腾了好几天,还是以放弃告终了,相当受打击啊……

另外,今天上网发现上个学期的成绩都出来了,基本都是80出头,唉,上个学期考试前遇到不少不顺心的事情,弄得一点学习的情绪都没有,再加上上学期一次自习教室都没去过,所以这成绩也自然是正常的了,再受打击……

今晚下围棋,两盘棋都是开局相当的优势,越下越臭,总是要出点勺子,结果搞得大好局面尽失,不过感觉自己下棋的时候还是棋形总是太薄,然后又不太会冲击对方的薄棋,厚势得不到发挥,搞得很是不爽。

另外,今天把百盛的几张购物卡卖了,明天把钱存到银行里面去。最近花钱太多了,这点钱还是要放好的。此外,本来打算昨天晚上骑车在北京城内转转的,结果某人昨天晚上没把车还我,于是就打算今天去转,结果今天晚上头又疼得要死,又没去成,唉,明天晚上更没机会去了,不幸啊……

受的打击可真多,哇咔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