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11月11日 发表

说实话我不知道这个节是从啥时候开始的,印象中自我一上大学就知道了这一天的存在,而这两年似乎已经从学校蔓延到了整个社会上——请原谅我用了“蔓延”这个词。我深刻地记着初中时候就有同学说,日子本身没有什么特殊含义,特殊含义只是我们人为强加上去的,然后用以影响人们。我想对于我也是一样,原本平常独来独往惯了,亦不觉得有什么不寻常,只是非要在这一天让我平添一些孤独感,抑或这种感觉只是我自己强加给自己的,与别人无关。

话说今天一大早,在我还没起床时,就有人发短信祝我节日快乐,我迷迷糊糊地看了眼手机,当下便有点失落,我虽然很感激有人能记得我,却总觉得有一丝怅然。忽地想起VIA Telecom面试的时候,HRjj说我的字写的挺不错的,我刚说谢谢,她又补充说“挺像女孩子的”,我于是大囧,她说可能是内在的性格吧,我顿时无言以对了。

也觉得自己挺矛盾的,我承认有些心思挺细腻的——当然这是说的好听的,难听的我自己就不说了——有时候也怀疑自己投胎的时候是不是马虎了,进错腔子了。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发觉自己真的是对立统一的最好佐证,发觉自己实在是矛盾的可以。想起来昨晚在网上新认识了人,聊了几句之后,对我的评价是“不像上学的,也不像工作的,像无业游民”。嗯,自己这形象混到这样,也算是人生完整了。也是,我发现我在不同的人面前的形象就是截然不同的,大学时候有人跟我说小心别精神分裂,呵呵。

晃啊晃的,一天就这么过来了,和平常也没有什么两样。找工作也不像之前那么着急了,有了几个offer,虽然都不好,但好歹可以以此为底线,慢慢地找,于是又开始了浑浑噩噩的日子,也算是基本了却愁事一桩。

然而,这个世界上终究各有各的愁事吧,昨晚跟一个朋友聊到工作的事情,我说要先解决战略问题,再考虑战术问题,这是我实验室的师兄跟我说过的,那时候我正愁于到处碰壁没地方要我。今天又听说一个以前的同学要和她男朋友分手了,这两人在一起也很多年了,若是对我来说,这许多年的感情岂是说放下就放得下的,不过人和人终究是不同,哀莫大于心死吧。

和平常一样晃了一天,什么都没做,也没心情做,文章还没发,当然也没写完,懒得动笔。答应给别人写的程序也还没动,只是做了个外框,水幕的备品备件也没买,说起来我还真是个单线程的执行工具。本来想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学点东西,但总有各种各样的闹心的事情,也许赶紧把三方一签,把自己卖了,一了百了,就啥事都没有了。

这光棍节我也过了好几年了,不知道啥时候才能不用过。前天跟一个以前的同学聊天,她问我说女朋友找的怎么样了,我说没戏啊,我看了看自己的手相,感情线很乱,终究是难以安顿下来吧,唉。

胡言乱语了这么多,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啥,索性也就这样吧……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7月4日 发表

深夜了,坐在实验室里调程序,莫名其妙的毛病,让我非常的头疼。

忽然就有想写点东西的冲动了,给一个朋友推荐《匆匆那年》,她正看得心痛,忽的就想起我也曾一如这般心痛。

她问我有没有一直喜欢的人,从朦胧到深刻,我说我不知道,也许是早已淡忘。

于是终于发现,很多事情,我不想淡忘,却无法阻止时间的洪流,冲刷掉我的刻骨铭心。

曾经年少,很爱,却不懂如何去爱,只落得如今各自分飞,再无牵挂。我曾以为永远也忘却不了,却发现释然只需一瞬。曾经很爱过,也曾经很恨过,可是那些爱啊恨啊的,就这么匆匆的过去了,直到再见面,宛然陌路。

只是,没有了你的世界,我变得更加脆弱。不知道孤单的滋味,是因为早已习惯了孤单。说到底,在这个社会里,我们都是孤单而脆弱的孩子,妄图用堕落和灯红酒绿去排解孤独,却发现孤独早已铭刻骨髓。

有时候很迷茫,不知道是淡忘了,还是麻木了。

日子如走马灯般的过着,曾经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却忽的发现自己已经历了许多。于是,再也没有发自内心的幸福,也没有清澈如水的眼眸。

怀念从前,却不再想回到从前。

不想淡忘,可是我已经淡忘。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12月8日 发表

在网上闲逛,看到槽边往事有一个新的类别,叫树洞。里面记录的都是最普通的小人物的喜怒哀乐,更确切地说,记录的是小人物的悲伤与痛苦。看着忽然觉得很感动,我这辈子恐怕永远也上不了人民日报,也不可能出现在CCTV,我找不到工作没有电视台会报道,我失恋也不会有报纸刊登,树洞就是这样一个让我们这样的小人物倾吐内心的地方,尽管不会有回音。

我终究只是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小人物,没有人知道我的悲伤,即便知道也不会在意。记得很多人说我的博客过于灰色,说我过于阴暗,因为我这里只有哀怨与伤感,以至于许多人都觉得我是那种每天活着很痛苦的人。可是,如果这里不能记载我的哀愁,又有哪里能够呢?

在这个冰冷的城市里,我们都是外表坚强,内心脆弱的孩子。我们有多久没有肆无忌惮地哭过了,即便是在深夜无人的时候?来我博客这里的大都是google到的,拿到想要的东西就立刻离开了,这当然不能怪他们,只是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人在乎我的难过,没有人在乎我的伤口。我想每个人都一样,我们都需要一个树洞去倾吐自己的苦痛,而对我来说,我的树洞就是这里。

所以,如果你觉得这里的色调过于灰暗,那只是因为这里是我的树洞,是我内心深处最柔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