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15年12月31日 发表

其实这是一篇迟来的博文,原本应该在几个月前就写的,只是我的拖延症实在太严重了,生生地拖了好几个月。今天是2015年的最后一天,准确地说,是2015年的最后几个小时,实在是觉得如果不写,就错过了最应该写的时刻。

8年前的9月7日,我写过一片博客《七年》,起因是豆瓣上的一个很文艺的活动,写一封信给七年后的自己。当时对这个活动很感兴趣,但是估计七年之后,这个活动的组织者和参与者都会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所以只在自己博客上写了文章。事实上,七年来,我一直没有忘记这件事情,也会时不时地再翻出当年的文章,看看当年对七年后的自己有什么期许,敦促自己不断向前。虽然七年后的那一天,我没有写博客,但不是因为我忘了,只是因为我太懒了。

七年前的那个时候,在中科院读着硕士研究生,做着不喜欢的东西,刚刚告别一段感情,过得浑浑噩噩,对未来有许多设想,但更多的则是迷茫和悲观。

七年之后,再翻看当年的文章,看着当年的那些问题,忽然发现,七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生活却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七年后的我将三十岁,孔子曰:“三十而立”,而三十岁的我真的能够而立吗?七年时间,世界能改变很多,我也能改变很多吗?七年之后,我还将在这个世界上 吗?我现在用的这个ID还将存在吗?这个博客还将存在吗?今天熟知的人们,无论是现实生活中的还是网络上的,还能记得我吗?我还能记得他们吗?

今天,我跨过三十岁的门槛,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当年害怕三十岁时一事无成,等到真到了三十岁,居然就释然了。这个ID我用了许多许多年了,虽然还在用,但用的越来越少了,更多的朋友已经不知道我的这个ID。我的这个博客也是很长很长时间也不更新一次,上博客的人少了,写博客的人也少了。大家都更习惯于碎片化的时间、碎片化的文字。只是当时那些熟悉的人们,似乎真的不再有什么联系了。

七年后的我,能记起今天的我对未来的憧憬与恐惧吗?那时,我成家了吗?有孩子了吗?那些深爱着我的人还在人世吗?今天深爱着的人,那时还能记得吗?曾经的理想,实现了吗?还是早就忘得无影无踪了?

今天所憧憬的生活,七年后能过上吗?买房了吗?有车了吗?对未来的家的构想,都实现了吗?那些迷恋的事物,七年后还仍然迷恋吗?那些想学的东西,七年的时间里学了吗?学会了吗?学好了吗?还是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说起来,我真的想不起当年我对未来的憧憬是什么。只是,我能够开心地对七年前的我说,日子真的是会好起来的。终于,成了家,有了孩子,深爱着我的人也都还在身边。七年后,买了房,也买了车,慢慢地开始进入中产阶级,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有很多想法却又苦于没有钱的穷孩子了。虽然现在也并不富裕,但至少是在逐渐变好。感谢我身边爱我的人,能这么包容我。今天我所拥有的生活,其实是七年前的我想都不敢想的。我想起当年的自己,坐在青年公寓的宿舍里,写下那些文字,不安地设想着未来的自己,却不曾想到,那个遥不可及的未来其实要比想象中的还要美好。

七年后的自己,依然做着技术,靠技术吃饭,但现在做的东西是当年完全不懂的,总得来说,还是有很大进步的。当年极其不感兴趣的技术,现在却成了最为熟悉的东西,很多时候,世界和自己的变化之快,是根本不敢想象的。

未来,就犹如从此岸望向彼岸,似乎遥不可及,到达时却发现不过恍若一瞬……七年后的自己,更加真切地认识到这句话。未来,从来都无法想象,因为未来永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13年9月10日 发表

9月10号,又是一年教师节。

记得以前上中学的时候,每年教师节都会有人给老师送花什么的,也会在上课问老师好的时候说“老师您辛苦了”之类的话。离开学校这么多年了,不知道现在的孩子们是怎么过教师节的。嗯?我为什么要说孩子们是怎么过教师节的?哦,对了,因为虽然名字叫“教师节”,但必须由学生给老师过。

隐约记得小时候有老师做比较,这个班是怎么祝我教师节快乐的,那个班是怎么做的。不可否认,老师也是人,是人就有虚荣心,这也无可厚非。只是不知道这些老师有没有想过,当年一口一个“老师您辛苦了”的孩子们,在离开学校之后,又是如何评价曾经教过他的老师们的?

大众点评社区里搞了个活动,叫“【教师节来吐槽】老师我想对你说!”。好奇地点进去一看,80%以上全都不是什么正面的评价。当然,有很多说的是老师讲课很差很无聊,不吸引人。我想这个恐怕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再说了,讲课的水平就像工程师的技术水平,自然是有高有低的,去苛求每个老师的讲课水平都一样高也不现实。但是,在这几十页的吐槽贴里,却有很多写的是老师当年的一些言行,对自己造成的刻骨铭心的伤害。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虽然我总是批评现在的教育,抨击曾经伤害过我的老师,但我最想做的职业却永远都是中学老师,我喜欢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让台下的学生有所思考,有所成长。但我又对成为老师这件事情非常畏惧,因为我觉得这真是非常难又非常危险的事情。要知道,作为一个老师,你面对的都是正在成长中的孩子们,他们像气球一样,只有爱才能让他们长大,却经不起针尖麦芒版的刺伤。很多时候,往往是一个不经意的语言或者动作,就可能在一个孩子的心里造成难觅磨灭的创伤,每每想到此,都真的觉得教师这个行业真是天底下最难做的。

可是,一批批从师范学校毕业的老师们,几十年如一日地从事着机械的工作,他们可曾想过,自己是否曾经伤害过谁,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他们可曾意识到,自己的伤害远比自己能想象到的更为严重,是否想过向这些被自己伤害过的孩子道歉,或者,只是在深夜忏悔一下?

许许多多的老师,可能只能做到传授知识,个别老师可能连这都做不好。正如我之前所说,传授知识的能力是专业技能,专业技能有高有低,不可苛求。真正需要苛求的是,老师是否能够轻柔地对待这些脆弱的孩子,让他们心灵健康地长大,不要在长大后一想起曾经的老师,就感到一片黑暗。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10年11月23日 发表

今天在网上看到了一篇关于优秀生的文章,文章最后写的是转载自人人网,但是人人网这样的地方,是没有人尊重作者的版权,不会标明转载自哪里的,所以对我来说,原作者已不可考,仅在这里表达一下对原作者的赞同。

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我都是那种有着耀眼光环的“优等生”,在成长的路上,几乎无时不刻不被当作各种学生的榜样,被家长用来教育各自的子女。也的确,我成长的也顺风顺水,小学、初中一直学习优异,中考以高分考上我们那儿的省重点高中,然后又考上清华,保研,在中科院读研,然后毕业之后留在祖国的首都北京,在知名大企业工作,这几乎就是完美的教育子女好好学习的模板吧。只是,唯一有一点遗憾的是,我没有读博士,但这似乎并不影响我的“光辉形象”,这样的模板自然成了我父母教育成功的标志,仿佛养成游戏打出了完美结局一般。

只是,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似乎总是被限制在一条已经被设定好的道路上,就像十多年前的有些国产RPG一样,只有一条主线剧情,没有任何支线情节。我从小放学就回家,不出去疯跑,不乱花零钱,不跟同学打架,回家里先做完作业再玩,不看电视,参加所有的学科竞赛,并且几乎都能轻易地拿到各种奖状,然后这些奖状被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像巨大的发动机一般推动着我继续沿着这条道路前进。我记得我初中时候参加物理竞赛,先要在学校内选拔,结果我没被选上,仿佛是一下子偏离了预定轨道一般,被我妈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还好,在之后的化学竞赛中,拿到了省一等奖——其实就是大连市的前多少名而已——这才总算是又回到了正轨。

上了大学,辅导员、班主任教育我们的话都是“你们一定要努力学习,这样才可以保研”,仿佛上大学的任务就是为了保研。并且还告诉我们说“你们考研是肯定考不上的,因为人家都从大二就开始准备考研了,你们拼不过人家的”,也的确,每年清华都没有几个考研的人,但我们班还是有人考出了四百多分的高分,不知道这算不算给了那帮老师一记响亮的耳光。

再之后的路也平淡无奇,我保研到中科院,我家里所有人都劝我读博,只有我一个人负隅顽抗。因为我已经走了很长的优等生的老路,不愿意走更加优等的路了。我妈甚至还告诉我说“现在硕士很难找工作,你毕业出来如果就找到两千多块钱的工作可怎么办”,以至于我在找工作的时候,面对五六千月薪的offer都觉得相当高了。

我总觉得,我小时候太乖了,以至于我现在非常叛逆。在该叛逆的时候不叛逆,在不该叛逆的时候叛逆,其实这是很可悲的事情。但更为可悲的是,面对巨大的教育机器和在一大堆奖状、证书、考试成绩、排名的推动下,我无奈地沿着这条道路前行着。过去,我甚至没有想过为什么要走这条路,而后来,我则无法反抗,当然,我也只能在这条路上前进了,离开这条路,我根本没有能力生存下去。

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抱着“读书无用论”。其实我并不是真的觉得读书无用,而是觉得沿着这条努力读书的既定道路走下去非常可悲。正如我一直说的,读书的其实都是没本事的人,真正有本事的人不需要读书,因为读书其实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话说回来,这条努力读书并且找个好工作其实是一条风险最小的路,在这条路上前进,很难让你有所作为,但也很难活不下去,所以便造就了我们这一批批的庸人。有些如我,天资驽钝,只好如此;亦有些,则是被硬生生磨平了锋芒,不得不成为这条道路上碌碌无为的一员。

接下来的道路又怎样呢,娶媳妇儿,生娃,养娃,让他好好学习,长大了考上清华北大,再读个博士,找个好工作,娶个漂亮媳妇儿,生娃,养娃,让他好好学习……

我为什么有时候特别想离开北京,尝试在不同的地方生活,其实就是想试着脱离这条禁锢了自己二十余年的道路,试着去走自己想走的路。诚然,正如养在动物园的动物没法回到深山、草原,我也没有能力离开这条道路生活,但我仍然想去看看这条轨道之外的更为广阔的世界,努力去走出这条既定的轨道,去做轨道外面的事情,那些曾经想做而没做的事。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10年4月22日 发表

上周日去参加了大学某同学的婚礼,是我们班第一对结婚的,也是在大学时候,大家根本没有想到的。

实话实说的话,我是不是很喜欢那个新娘啦,他们之间也有着许多的八卦事,只是在博客上面不太方便说。以我本心来说,其实是很鄙视那种行为的,所以在此之前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去,但毕竟同学一场,不去也实在说不过去。

婚礼挺简单的,但听到双方宣誓的誓言的时候,仍是感觉有些感动。虽然我一直以来都是个悲观的人,从来不相信这些誓言真的能够天长地久,也一直都以为过了十年或者二十年,很多人都一样会遇到婚姻的危机,甚至以悲剧(传统意义上的)收场,那时候,他们一定不会记得当初的誓言,即便记得,也不会再有当初的感觉了。一直以来,我都笃信所谓的感情不过是激素造成的生理反应,时间一长,激素不分泌了,生理反应没了,感情也就没了。然而在那个时候,我忽然有一种好想安顿下来的感觉,觉得有一个人能一起生活很幸福,而不是因为两个人一起租房会便宜点。

其实我一直都拒绝长大,总希望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去改变年龄,生理的不行就改变心理的,希望自己仍是十八九岁时候,有着无穷的好奇心与精力,而不是像现在,躺在床上打个手枪都要怕第二天上班会没有精神。回想起那个刚进入清华园的时候,那时候的同学与那时候的情感,似乎触手可及,但又仿佛早已处于大洋彼岸,再也碰不到了。饭桌上同学谈论着谁谁已经领证了,谁谁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忽然就很难过,因为大家都在迈向新的人生,而只有自己还因为想留住青春而畏惧成长。

生活到底是怎样的,我说不清楚,也不想去搞清楚。如果我两年前没和ex分手,现在恐怕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吧——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以为已经分手三年多了——对于婚姻,我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踌躇过,既向往又排斥。虽说刚分手的时候非常难过,但走到今天却十分庆幸当初的分开,因为我感受到了原本被忽视的世界。忽然很能理解电影里面的男主角,为什么经常在婚礼前犹豫不决,尽管他可能已经和她同居很久。

最近好忙,论文已经不想改了,我就想混毕业,这三年过的浑浑噩噩的,有时候甚至不知道怎么就过来了,也即将告别学生时代了,打算有空写两篇文章,来怀念一下我的学生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