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11年2月9日 发表

这句话被我用作QQ签名很长时间,总有人跟我说生活不是这样的,让我不要这么消极这么悲观。我承认,我心理是不健康,但正如韩寒所说的“心理辅导是没有用的,当我看见我们的女人搂着有钱人,有钱人搂着官员,官员搂着老板,老板搂着林志玲,你怎么给我心理辅导?

生活,总是给我们一种无力感。在《蓝风筝》里,无力感是铁头面对的造反派小将的拳头;在《沧浪之水》里,无力感是池大为在医院里面对的护士的眼神; 在《蜗居》里,无力感是达芬奇的家具,是意大利餐馆,更是几个电话就能把苏淳从局子里面捞出来的权利。这种无力感总是包围着我们,任你愤怒地嘶吼,迎接你 的只是旷野的寂静,最终教我们学会逆来顺受。

说到底,一夫一妻制只是保护我们这些无力的男人也能有自己的子嗣,而道德只是这种制度的脆弱的锁。面对着扑面而来的诱惑,你怎么保证自己的女人一定愿意共苦,怎么保证自己的男人一定愿意同甘?在生活这张大网面前,我们每个人都被紧紧地缠着,无力地挣扎着,却摆脱不了自己的命运。小贝是无力的, 他一个技术员如何敌得过巨大的权利?宋太太也是无力的,她一个中年妇女如何敌得过年轻女人的诱惑?宋思明呢?他面对教授家女儿的时候,是否也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无力感呢?

贫贱夫妻百事哀。没有钱,我拿什么去爱你,拿什么去证明我爱你?年轻时候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就幸福的昏过去的女孩儿,总要面对柴米油盐,总要面 对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琼瑶害了多少女孩子,以为花前月下就能一起慢慢变老。金庸害了多少男孩子,以为穷小子也会有美人来爱,有一天可以因缘巧合而学会绝 世武功。而生活是,穷小子只能娶胖妹,梦中情人搂着自己的老板,自己的老板扣自己工资,拿着少得可怜的工资回家被胖老婆数落。

我从来就没恨过二奶们,谁都想做贵妇人,而不想成为在菜市场上和小贩为了几角钱吵起来的泼妇。可是优雅是有条件的,经济基础就是条件。面对生活这张大网,这种无力让我们无能为力。即便某一天老婆被人睡了,或是女儿被人睡了,或是老婆和女儿一起被人睡了,亦如当年造反派的拳头一样,永远无力对抗。

回到小说上,我不喜欢小说的结局。对于读者来说,小说不是悲剧的结局,但这不是生活,生活是永远没有人来帮你挫败这种无力感的。更符合生活的结局应该是,海藻生了孩子,被宋思明弄到国外去了,小贝找到个老婆结婚,因为无钱买房天天闹家庭矛盾。而宋思明呢,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生活就是这样,强大、顽固,无论是贫贱的夫妻还是你我,都无力抗拒。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10月20日 发表

相隔数年后再见,却在我心中激起了这么大的波澜,的确是我自己也未曾想到的,不过说到底,终究是两根直线,偶尔相遇罢了,总要渐渐远离。对我来说,这几个月仿佛一场梦境,真实的让我触手可及,却又虚无的转瞬即逝。

既然是梦,总是要醒的,这道理虽然我早就懂得,只是在梦醒的一刻,仍然心痛的无以复加。仔细想来,其实我并不应该这样难过,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我知道我们不是一路人,所以才一再地彷徨不前。我担心的太多,畏惧的太多,所以才一再闪烁其辞,我的理智告诉我这样没错,只是梦醒时分,仍觉心痛。

所以长期以来,我都是这样的,迷茫彷徨地不肯前进,也不肯撤退,我迷恋你的倾诉,也希望你能永远听我倾诉,却不愿再进一步。我似乎永远都是这样,畏惧前进路上的荆棘,于是总是驻足不前,渴望世界能原地踏步地等我,只是世界在变,你我亦在变。原地踏步,终究是让两条直线渐渐远离。

从此后再不会有你深夜的哭泣,我想这样也好,我一直都希望你能幸福地生活,你做到了,我就满足了。只是对我来说,我仍然是孤独的我,我不再给你慰藉,你亦不会再给我。

说起来,你我六月底的再相逢,到今天,我一直都觉得这段时间我的生命里充满阳光,虽然你总是痛苦着,我总是在安慰着你。这样想来,或许我人生的乌云仍未散去,而你只是我梦境中的一束阳光。

生活还在继续,只是梦醒了,而已。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10月3日 发表

你把我当作寂寞时的倾诉者,我也一样。地域的距离大,但大不过心灵的距离,地域的距离太大了,两颗心也就渐行渐远。

并非我不懂那些借口,只是不愿去点破,对你来说,也是一样,我的借口可能更加拙劣,你亦不点破罢了。看似火热的内心,其实上面都蒙着厚厚的一层灰,你不掸去,我也不。

怀念年轻时的那些火一般的激情与水一般的真诚,只是这些火啊水啊的,终究免不了归于平淡。悔于曾经的幼稚与不珍惜,却不悔于曾经的选择,只是我将如何面对你的内心,还有我自己的内心。

我愿意相信,更选择相信你的那些话,也能理解地域的力量,亦如上次一样,大到可以将一颗心活活地扯碎。其实说到底,我们都是寂寞的孩子,你是,我也是。

你的逃避,我能感受得到,相信我曾经的逃避,你亦能,还是那句话,大家都学聪明了,互相游戏着,并不点破。

套用那句臭了大街的话,哥打的不是电话,发的也不是短信,都是寂寞。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4月13日 发表

真是不爽……

中午被发好人卡,汗……发了就发了吧,还被教育了一番。我说我觉得自从来中科院读这个研究生以来,觉得一直过得挺郁闷的,很多事情都不太顺,她说这更多的是我心态的问题,我想她说的有道理。她不在我的位置上,也许根本体会不到我的痛苦,但她说很多时候我们自己觉得很不顺,但是在外人看来其实我们都是幸福而幸运的,我想这话有道理。记得我高中时候,有次泡化学竞赛的论坛,里面有个北大的姐姐——现在早已不记得人家ID是什么了——她说她当年在国家集训队里面,因为没有能进国家队,难过的不行。我当时颇有些不能理解,因为对我来说,如果能进国家集训队,那我肯定要烧高香祭拜祖宗了,哪怕是最后一名也无所谓啊,有啥难过的呢。

再后来,上了大学,有一门课上老师说,你们来了清华,在外人看来,你们肯定应该是天天高兴的不行,喝着可乐说“OK”,但实际上呢,你们每个人都觉得郁闷,这是因为我们在不同的人生轨道上。所以我一直相信,内心的痛苦,其实只有自己,在自己的位置上才能明确地感到,而别人,不是觉得不值一提就是大惊小怪。

但有一点,我想也许我以前并没有真切地认识到,或者说是知道,但并没太在意。那就是也许上帝给我们安排的这就是最好的一条路了,我们所经历的可能是最快乐的一种活法,我们认为自己所承受的挫折,也许是最小的。生活本该如此,我们可能承受的更大的苦难,被上帝屏蔽掉了,留下的只是最幸福的方式。

话又说回来,自从来中科院上这个破研究生开始,似乎的确是过的不那么愉快,科研上压力很大,又没啥成果,感情上也屡受挫折,生活上也似乎总在走下坡路。我仔细想来,现在这么悲观的性格,似乎很大程度上就是读研之后形成的。有时候我想自己也还算可以了,总还是有调整自己内心的方式,总能找到快乐的地方。我说像我这样悲观的人,其实是最容易感受到快乐的,这并不是自我解嘲,实在是我一直在用最基本的方式寻找最简单的快乐和幸福。

今天在地铁上,忽然间有一种坚持不下去的感觉,而想起来颇有些讽刺的是,下午我还在宽慰一个最近有点郁闷的朋友,可却从来不会有人来宽慰我,对我来说,一切伤痛都要自己抚平,再坚持不下去,最后也总得坚持过去,我忽然觉得很累,只想沉沉地睡去……

PS 沉沉的睡去不是要自杀,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都想睡觉,哈哈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3月23日 发表

其实不知道该怎么起题目,呵呵。

昨晚回清华班搓了,帮原来系里的某老师解决了点小问题,其实20分钟就解决了的,所以不太好意思要钱,最后老师慷慨解囊,资助我们班腐败一顿,哈哈。见到了大学时候的同学,差不多有半年没见了吧,这个学期结束后,估计又有一些人要离开北京了,再见面真的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最近金星逆行,怀旧的情绪很重呵。加上班版上面某人合集了两万多篇文章,大家又看到了以前的那些文章,想起了以前的那些日子。其实我不愿意在别人面前弄的很伤感的样子,怀旧这事也不是不怀,只是不愿意在很多人面前怀,我觉得这些情感应该都是属于自己的,为逝去而哭泣,应该是黑暗中独自做的。很多时候,我也很怀念大学生活,一方面是对现实生活的不满,一方面也是对过去友情和爱情的一种追忆,但是我不愿提起,这种事情自己静静地回忆就好了。

吃饭之前,有人问我现在的mm是谁,我说还没有啊。结果吃饭的时候在饭桌上一数,好像算上我就剩两个人还没有女朋友了,原来大家都有归属了啊,就剩我还这么飘着。我们组的秘书说我眼光太高,我觉得挺冤枉的,要是按网上的说法,我这样的不是生理有问题,就是过于自闭,我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呵呵。要是按我们宿舍某哥们的意思,找个女朋友是很容易的事情,可我觉得恰恰相反啊,这是咋回事,汗..

有的时候也觉得自己应该安顿下来,有的时候又想趁着年轻,再玩几年,反正最终也是随便找个差不多的人安顿下来。中科院这个破研究生念得我每天都在自杀与杀人之间徘徊^_^,每天都浑浑噩噩的,所以也就基本上不想这些事情。但当有人真的向我问起的时候,我还是不免心头一沉,一直逃避的问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终结。

有的时候也想,干脆让家里的亲戚啥的,给我介绍一个就算了,反正怎么样都是过一辈子,我就好好趁着年轻,感受感受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式,其实我这个人的性格也挺矛盾的,传统的、现代的,所追求的东西也往往走两个极端,所以有时候我也觉得,真的会有人能接受我的这种诡异而叛逆的性格吗?

不想多想了,人就是这样,越想越会把自己弄进一个泥潭里,然后拔不出来,索性什么都不想,只是迷迷糊糊地活着,也许最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