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12年10月30日 发表

这两天饭否上搞了一个热门话题,是“给五年前的自己”,参与的人还挺多。五年前的此时此刻,我正在干什么,我说不好,但我可以清楚地记得那一段时间,我处于怎样的状态,我是怎样的纠结。

五年前的这时候,我刚来到中科院读研,从进入中科院的第一天起,我就不喜欢这个地方,与这里格格不入,所以那段时间,我买了个MP3,在里面装满了评书,从早到晚地听。那个时候,我的典型标志就是,从早到晚带着个耳机,把自己封闭起来,用自己的内心对抗整个世界。

五年前的此时,经历了很多很多不顺心的事情,甚至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各种不顺,亦接踵而来。那个时候,有了很多以前不曾有的爱好,例如攒机。在此之前我对电脑硬件一窍不通,那时候为了排遣寂寞,几乎天天去泡中关村的卖场,当然,永远是一个人,戴着耳机。

五年前的此时,我来到中科院读书,并在这里度过了异常艰难的三年研究生生活。在刚到中科院的时候,我的作息令我自己都难以相信。我每天下课回到宿舍就看书、写作业;换下来的衣服当时就洗,从来不攒任何脏衣服;每天晚上11点上床睡觉;一个月肯定洗一次床单和被罩;每天起床叠被,把自己的床铺、桌子收拾的整整齐齐。虽然这些东西其实不算什么,很多人都是一直这样做的,但是像我这样常年的脏乱差,能做成这样,真的是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五年前的那段时间,是我印象最深的时刻,以至于我根本不需要翻看以前的日记和饭否,就能清楚地记得我那时候在做什么,在想什么,在经历着什么。

对五年前的自己应该说什么呢?总觉得有太多太多想说的,可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想来想去,只好对那时候的自己说:

有些事情,看淡一些,有些人,别太在意,有些经历,无法避免。坚持,咬牙走过最困难的时候就好了。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12年2月26日 发表

其实这篇文章早该在一周之前写,只是一直太懒,不爱动笔。明天将会是个新的开始,新的工作,新的挑战,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生活状态,不知道一直散漫惯了的自己能否适应。

上周五,从VIA正式离职了,在VIA呆了差不多两年时间,工作的很开心,VIA的氛围真的很好,也非常的轻松。中午跟Catherine一起吃饭,她问我要离职了,有没有什么感觉,毕竟是第一份工作嘛。我说还真没什么感觉,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嘛。不过在办完全部交接手续之后,一个人拎着包走出公司,忽然有点感伤。猛地回头,看见夕阳下的威盛大厦,想起两年多以前来这里面试,两年来在这里上班的点点滴滴,忽然心里很难受,我不知道这个时间离开VIA是否合适,正如我当初便纠结于是否该接受VIA的offer一样。

不过,在VIA工作,我从未后悔过,我很喜欢这家公司,如果不是因为高涨的房价,我真的有可能在这里一直呆到退休呢。但,毕竟是离开了,于是用手机拍下了这张照片,回望了一下工作了两年的地方,不再回头。

在家休息了一周,呆的浑浑噩噩的,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明天又要去一个新的环境了,记得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们班班主任对我的评价是,很难进入一个新的环境,我想他的评价挺对的,我喜欢在一个熟悉的环境里一直呆下去,对于新的环境总有些无所适从。但明天开始,真的会是截然不同的生活了,不再有VIA那样轻松的工作环境,也许这才是真正的IT公司吧,无穷无尽的加班,没有节假日,而VIA,更像是大学,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第一份工作,Embedded Software Engineer@VIA Telecom。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11年11月27日 发表

两个多月没有写博客了,每天都觉得过的忙忙碌碌的,但是却想不起来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每天晚上都觉得有超级多的事情要做,忙乎忙乎的就到了12点之后,可是依然有那么多那么多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今天无意中在豆瓣上看到了这个话题——《十年前的你,现在在做什么?》。十年前,是个很遥远的时间呢,那个时候我刚上高二,那个时候连续经历了几次分班的动荡,心情总是难以平静,十年前的现在,是个周二的晚上,应该正在下晚自习回家的路上吧。这些都是依照常理推断出来的,具体在干什么呢?根本不可能记得住,也许那天我生病了没去上学,也许那天提前下课了,谁知道呢?

也许是老了的原因,对于这样的回忆若干年前的自己总是颇感兴趣。时间过得很快,十年的时间竟然就这么一晃就过来了,可时间又过得很慢,否则怎么会对十年前的事情毫无印象,只能凭着常理去推测?三年前的时候,有个活动是写信给七年后的自己,我还专门写了篇博客《七年》,那个时候觉得七年的时间很漫长,对于七年后的自己的生活完全不敢想象,可是一晃却也过了三年。生活就是这样,被时间这个巨大的车轮带动着木然地前行,走向全然不可知的道路。对于未来,我总是充满了敬畏,但又总有一种恐惧。

我记不得十年前的自己是否想过现在我的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七年后的自己还能否记起现在的时刻。无论怎样,十年前的自己恐怕根本想不到现在的生活,现在的自己也无力设想七年后的生活。当我重新看那篇《七年》的时候,忽然间就哭了,未来太过迷茫。那些人、那些事仿佛一条条直线,与自己的生命相交,又逐渐远离。

牙跟我说,她以前觉得自己到29岁的时候应该什么都有了,可是如今却发现29岁时依然一无所有。在这篇文章里大家讨论七年后的自己多大了,大家都按照绝大多数人结婚、生子的年龄来推断自己的状态,可是生活总在与我们开着或大或小的玩笑,也许若干年后生活会截然不同,也许从未有过改变,畅想未来的自己,亦如过去畅想现在的自己,梦想都是那么美好,现实总是相当无力。

离《七年》里写的自己,还有四年的时间,我对这四年间会有什么改变,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也许畅想未来本身就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四年后与今天相比,可能没有丝毫的不同。时光飞逝,若不是今天忽然想起来,根本想不到距离《七年》已经三年过去了,当年所憧憬的生活,今天看来似乎依然遥远。未来就如同我当年的文章里写的那样,犹如从此岸望向彼岸,似乎遥不可及,到达时却发现不过恍若一瞬……

那么,生的意义是什么,活的痕迹又是什么?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或许我们都只活在当下,却对明天有着美好的祈望,尽管明知希望多等于幻影,却依靠这希望让我们坚定地走下去,证明自己曾经生过、活过、生活过。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11年6月7日 发表

高中三年,虽然有着辛苦,但也有许许多多的快乐。在这三年中,我努力过,也堕落过;欣喜过,也失落过;爱过,也恨过……想起李笑来在《把时间当做朋友》里面说过的话,人总是容易忘记痛苦。在高中三年里,其实我每天都在掰着手指算还要多长时间才能毕业。可是在离开高中以后,每每回想起高中的岁月,总是不自觉地微笑,这也许就跟当年的返城知青都愿意聚在一块儿回忆上山下乡的经历一样吧。

就像所有的重点高中一样,“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真是一点都不假。在我高中的几年中,考试就如同幽灵一样形影不离,随时会有考试,而且每个月都有所谓的月考,还会把各科成绩加起来,计算排名,每个月班主任都还会有月考的总结,谁谁谁这个月要是考的不理想,就会被单独叫出去聊天,问问最近的学习如何。

不知道别的学校如何,反正在育明,班主任似乎是会经常叫班里某位学生出去聊天,大概也就是聊聊最近班里的情况和学习、思想状况什么的吧,基本上一到自习课,班主任就会过来,敲敲某人的桌子,然后就和这个人到走廊上聊一会儿。那个时候由于在班主任不在的情况下,谁谁不守纪律都会被班主任从各个角度了解到,所以我们一直相信班里的某人就是班主任的耳目,在跟班主任聊天的时候就会向班主任透露班里的情况。要知道,那个时候的学生都是对这样的告密者恨之入骨的,所以即便某人真的是耳目,也不敢承认,无间道啊,哈哈。

高中时候,上午五节课,上完三节课之后是早操时间。在夏天,这个时候是做操的,好像一共是三套操吧,其中还包括太极拳,反正这个玩意儿我是一向打不好的,每次都被班主任骂,当然至今我都不知道打太极拳有啥用,明明是有强身健体和御敌的功能的,却只教你表面上的几个动作,毫无意义。这就跟中国的现行教育一样,其实教你的许多东西都是可以用在实际生活中的,可惜却从来没有人跟你说这个东西要怎么用,唯一的联系实际的场合就是数学的应用题,但却是一些根本没有实际意义的题目,弄得学了几十年的科学知识,遇到明显的谣言和伪科学依然无力判断。

扯远了,夏天的这个时间是做操,冬天的这个时间是跑操,就是各个班级在操场上跑步。各个班的班主任都跟打了鸡血似的,生怕本班的精神风貌不如别班,各个班都喊“一、二、三、四”,大家都生怕自己班喊的声音小了,被别的班盖过去。那个时候谁要是不大声喊,就会被班主任批评,现在想来还是挺有趣的。

夏天的时候,虽然是做操,但是一到周五,大家就不做操了,不做操干什么呢?发动群众在操场上捡沙砾和废纸。那个时候我们学校刚刚修好塑胶的操场,校领导为了保持操场的干净和整洁,每到周五就让我们蹲在地上开始捡操场上的脏物,班主任也会盯着,看看有没有人故意偷懒……我每每想到小学、中学时候,都觉得学校的值日、打扫卫生的制度给学校省了一大笔钱,直到后来读研、工作坐进了办公室,才知道原来办公室是可以聘请保洁员来打扫卫生的,相比之下,学校只需要用“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这样的口号,就可以把保洁员的工作给省去,而且学生还生怕自己干的不好而被批评,哈哈。

其实我在高一和高二时候的成绩并不那么好,后来只是因为运气好一些,才侥幸得到了保送上THU的机会,这恐怕也是为什么每次我梦到回到高中时代,总会吓醒的原因吧,因为我知道自己如果再回一次高中,就再也不会有机会上THU了,呵呵。得知保送的消息是2003年的3月份,3月底校领导就把我们这些保送生都给撵回家了,怕我们在学校会影响其他同学的心态。我记得我得知保送的消息后,有一天晚课,我还举手向老师提问题,被全班同学鄙视,哈哈。

保送后在家呆着的日子,是我长这么大来最轻松的时光吧,没有压力,无所事事地在家休息了四个半月的时间,一直到8月中旬去北京报道,上大学。大学四年是最幸福的四年,接触了很多,成长了很多,要是想好好写大学四年的生活的话,恐怕写上几天几夜都写不完。我在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动笔写过《关于大学那些事》,只是后来生活经历了些变动,就停笔不写了。我想我还是会争取把那个系列写完的,因为过了这么多年,再写大学生活可能和大学刚毕业的时候的感触有很大的不同吧。《再见了,十九年的寒窗》不想用太多的篇幅写大学时光了,就草草的以流水帐的形式带过吧。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11年2月9日 发表

这句话被我用作QQ签名很长时间,总有人跟我说生活不是这样的,让我不要这么消极这么悲观。我承认,我心理是不健康,但正如韩寒所说的“心理辅导是没有用的,当我看见我们的女人搂着有钱人,有钱人搂着官员,官员搂着老板,老板搂着林志玲,你怎么给我心理辅导?

生活,总是给我们一种无力感。在《蓝风筝》里,无力感是铁头面对的造反派小将的拳头;在《沧浪之水》里,无力感是池大为在医院里面对的护士的眼神; 在《蜗居》里,无力感是达芬奇的家具,是意大利餐馆,更是几个电话就能把苏淳从局子里面捞出来的权利。这种无力感总是包围着我们,任你愤怒地嘶吼,迎接你 的只是旷野的寂静,最终教我们学会逆来顺受。

说到底,一夫一妻制只是保护我们这些无力的男人也能有自己的子嗣,而道德只是这种制度的脆弱的锁。面对着扑面而来的诱惑,你怎么保证自己的女人一定愿意共苦,怎么保证自己的男人一定愿意同甘?在生活这张大网面前,我们每个人都被紧紧地缠着,无力地挣扎着,却摆脱不了自己的命运。小贝是无力的, 他一个技术员如何敌得过巨大的权利?宋太太也是无力的,她一个中年妇女如何敌得过年轻女人的诱惑?宋思明呢?他面对教授家女儿的时候,是否也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无力感呢?

贫贱夫妻百事哀。没有钱,我拿什么去爱你,拿什么去证明我爱你?年轻时候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就幸福的昏过去的女孩儿,总要面对柴米油盐,总要面 对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琼瑶害了多少女孩子,以为花前月下就能一起慢慢变老。金庸害了多少男孩子,以为穷小子也会有美人来爱,有一天可以因缘巧合而学会绝 世武功。而生活是,穷小子只能娶胖妹,梦中情人搂着自己的老板,自己的老板扣自己工资,拿着少得可怜的工资回家被胖老婆数落。

我从来就没恨过二奶们,谁都想做贵妇人,而不想成为在菜市场上和小贩为了几角钱吵起来的泼妇。可是优雅是有条件的,经济基础就是条件。面对生活这张大网,这种无力让我们无能为力。即便某一天老婆被人睡了,或是女儿被人睡了,或是老婆和女儿一起被人睡了,亦如当年造反派的拳头一样,永远无力对抗。

回到小说上,我不喜欢小说的结局。对于读者来说,小说不是悲剧的结局,但这不是生活,生活是永远没有人来帮你挫败这种无力感的。更符合生活的结局应该是,海藻生了孩子,被宋思明弄到国外去了,小贝找到个老婆结婚,因为无钱买房天天闹家庭矛盾。而宋思明呢,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生活就是这样,强大、顽固,无论是贫贱的夫妻还是你我,都无力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