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 生活
且行且远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9月30日 发表

准确地来说,新学年其实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但我其实一直没啥感觉。科技馆的项目忙活了快一年时间,终于算是告一段落了,虽然现在展项还有许多的问题,但问题不是我的控制系统的了,所以我也不是特别上心。从今年过年回来,就彻底投入这个科技馆的展项了,这几个月来,又一直泡在科技馆里面安装、调试设备,日子过得就是个稀里糊涂。这几个月也都没怎么在实验室里呆着,实验室位置上乱七八糟的,让别人以为我这里没人,只是堆破烂的地方呢。

于是,在十一之前,终于下定了决心好好收拾一下,现在也算是焕然一新了,起码是整齐多了。旁边位置的姐姐辞职了,我又理所当然地占据了旁边的位置,不过没太过分,只堆了点稳压电源、串口线、没用的电路板啥的,打算以后在那个位置上调试设备用。自己的位置收拾的很清爽,这个学年主要的任务是找工作、发Paper、写论文,所以桌面上整洁点好,免得我一呆在这里就不想干活。

说起来,研二的我虽然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不顺心的事情,但毕竟最后还是都走过去了,工作上压力最大的那段时间也已经过去了,这一年里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收获了很多的。想起来刚上研二的时候我还没摸过烙铁,对画原理图、PCB一窍不通呢,现在也能像模像样地给别人讲点什么了,也有了点所谓的工程经验了,也能勉强挺起腰板来指导刚来的学生的一些工作了——话说暑假带的中科大过来做大研的那小孩儿,回去的成绩还相当的不错呢。

还是之前说的,虽说新学年已经过了一个月,但基本上整个九月我还是在继续忙活之前科技馆的工作,十月了,可算是解脱了,开始忙活了我自认为的新学年,开始忙活自己了,忙活未来了。

查了一下博客,去年10月18号在实验室换了个工位,换到了现在这里,然后是被我弄得越来越乱,现在收拾了一下,贴出来看看,一点也看不出是个搞硬件的吧,因为搞硬件的一般桌子上都乱七八糟堆了一大堆东西:

工位

手机拍的,效果差了点,见谅。

新的学年,新的开始,也是新的自己。加油。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9月3日 发表

上周末,上海的小N同学来北京出差,陪她在玩了几天,送走她之后,一两天内都有点精神恍惚的,迷茫于她是否来过,是否这样就离开了。记得我跟她说我这两天过得像做梦一样,她毫不客气地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我知道,这不是梦境,但却依然觉得恍若一梦。

说起来,伊算是最了解我的人了,从某个角度来说,甚至强于我的父母,她说是因为我们都有非常非常相似的母亲,我承认。只是她母亲已经在多年前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不知道天堂是什么样的,但我知道那里肯定没有忧伤。

和她聊天,才知道原来我初中时候居然是那样的形象——瞧不上班里的所有女生,觉得所有的女生都不入我的眼睛。于是我大囧,我惊异于自己为何以这样的形象留在初中同学的心目中,要知道我一向都是胆怯的不敢和女生说话的人啊,怎么会变成了看不上人家女生呢,真的觉得有点冤枉,不过也许那时候青春年少,过分地意气风发了,唉。

不过她的许多话,倒是一下子把我带回了那个没有忧愁的,空气中始终弥漫着花香的青春时候。于是忽地发现,原来有些记忆并不是就那么远去了,而是像美酒一样尘封在记忆的深处,只会变得愈加醇香。前段时间我有些怀念我18、19岁的时候,却忽视了在那更早之前的自我,现在想来那可能是我最为幸福快乐的时候,是没有忧伤的时候。

只是,不经意间,十多年的时间就这么匆匆地从指间流逝了。越来越多的忧伤从心底涌出,虽然现在的生活也有美好,但却再也掩盖不住一种淡淡的忧伤。于是变得迷恋酒精,希望借着酒精的作用入睡,可对我来说,换来的只是愈发清醒。

小N在北京的每晚,我都和她在喝酒,而且是越来越多,她希望借着酒劲入睡,我则更希望借以掩盖内心的忧伤。

送她走之后,一时缓不过劲来,觉得精神恍惚,要不是肩膀上尚还有些疼痛的印迹告诉我这不是场梦,我早已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了,也许这两者从来也就不可区分。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7月14日 发表

心里有点烦乱,又说不好到底怎么了。上周六和一个朋友又去了趟PPG,说实在的,在酒吧里我是很难把自己灌醉的,于是就特别清醒地看着舞池里的人,那一瞬间忽然觉得自己其实本不应该属于这里,我是那么地向往灯红酒绿的生活,却又不属于这样的生活。

忽地感觉到一阵迷失,迷失了自己。上大学时候,曾经那么热切地想学点东西,每天钻研破解、逆向啦之类的东西,买了许多书,虽然学的都不怎么样,但忽然发现自己的面一下子广了很多。那个时候不愿意去身边的人天天出去吃喝,觉得那样的生活怪没劲的。等到上了研究生,周围的人都是极其好学的,我却变得对学习啦那些东西毫无兴趣,虽说也学了许多东西,但这些已经不是我的快乐的主要来源了。

跟ex分手之前,她说我是个想稳定下来的人,而她并不想那么急着过稳定的生活。虽然我知道这话只是她的一个借口,但却是真实的。可是两年过去了,重新上她的博客,发现她似乎已经在准备稳定下来了,而我呢,却开始不服老,不愿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想趁着最后的年轻再蹦跶几年。

是迷失吗?说到底,也许只是自己犯贱吧。

跟一个中学同学聊天,惊奇于她也和我一样喜欢许美静,因为很少再会有人喜欢这样的一个过气的歌手了。惊奇之余细想想,其实也不奇怪。许美静的歌里有一种渗入骨髓的伤感与疼痛,不强烈,但持久。在今天这样一个快餐文化的时代,爱的快,恨的快,忘得更快,很少有人再能体会到这种有如毒品般持久的伤痛了。

想重新看看《毕业生》和《革命之路》,却在看了几眼《革命之路》后,彻底没有勇气再看一遍。于是坐在房间里,不停地听着许美静,想到过去,想到未来,觉得自己早已迷失的无影无踪了。

因为迷失,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在写什么,看此文的跳过即可。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7月4日 发表

深夜了,坐在实验室里调程序,莫名其妙的毛病,让我非常的头疼。

忽然就有想写点东西的冲动了,给一个朋友推荐《匆匆那年》,她正看得心痛,忽的就想起我也曾一如这般心痛。

她问我有没有一直喜欢的人,从朦胧到深刻,我说我不知道,也许是早已淡忘。

于是终于发现,很多事情,我不想淡忘,却无法阻止时间的洪流,冲刷掉我的刻骨铭心。

曾经年少,很爱,却不懂如何去爱,只落得如今各自分飞,再无牵挂。我曾以为永远也忘却不了,却发现释然只需一瞬。曾经很爱过,也曾经很恨过,可是那些爱啊恨啊的,就这么匆匆的过去了,直到再见面,宛然陌路。

只是,没有了你的世界,我变得更加脆弱。不知道孤单的滋味,是因为早已习惯了孤单。说到底,在这个社会里,我们都是孤单而脆弱的孩子,妄图用堕落和灯红酒绿去排解孤独,却发现孤独早已铭刻骨髓。

有时候很迷茫,不知道是淡忘了,还是麻木了。

日子如走马灯般的过着,曾经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却忽的发现自己已经历了许多。于是,再也没有发自内心的幸福,也没有清澈如水的眼眸。

怀念从前,却不再想回到从前。

不想淡忘,可是我已经淡忘。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6月29日 发表

上周,一个初中、高中同学来北京出差,陪她玩了周末的两天,在后海转了转,去了趟颐和园,看了场话剧,又把她送上飞机,迷迷糊糊的,仿佛整个周末并不是属于自己的生活一般。是啊,生活就是在我们所不经意间在某个转角转了一圈,我们就在这个奇妙的地方做了场奇妙的梦,然后,一切又将回归到最平淡的原本的生活轨迹中去,我远离她的世界,她也远离我的世界。

让我感到惊诧的是,虽说认识已经十二年,却在最近的九年间都没太多的来往,而再见面,她却能一下子洞穿我的内心,仿佛一下子就钻到我心灵的最深处,这么多年来,我认识了这么多的人,有走的很近很近的,却不曾再出现过这样的一个人,如此的了解我,明白我的内心与我的痛苦。

事实上,我们都一样,都是极其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活得孤单而痛苦,渴望他人的慰藉,却本能地在抵御他人的关怀,于是陷入了这样的恶性循环。但与她在一起,我却并没有底气诉说我的痛苦,因为与她所经历的与所承受的苦难相比,我总觉得自己的那些所谓的痛苦都是无病呻吟,都是些为赋新词强说愁而强加给自己的虚无的感受。

但我虽然没有她那样的经历,却能理解她的痛苦,尽管无法深切地体会,正如她也能明白我的痛苦一样。

周六晚上在东单,看的《两只狗的生活意见》,虽说大笑不断,但却总是想哭,为生活,为幸福。

她说的对,我们应当知足,我们能够凭借自己的双手在城市立足,而那两只狗却不能。我承认,但我也的确不知道,如我这般漫无目的地盲目的前行,早已不再有什么目标与追求的前行,又怎样能获得发自内心的幸福呢?

许多人看到我的blog之后,觉得我是个内心中有着极大痛苦的人。我反驳道,我是个最容易感受到快乐的幸福的人,但又时时迷茫,这些快乐与幸福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吗?还是仅仅掩盖了内心巨大的伤痛,而我也终于能明白,那些看不见我内心的痛苦的人,为何更在意的是我内心的伤痕,而不是我每天的快乐与幽默。

在昆明湖上,她问我是不是对她现在这种毫无理想的生活很失望。我说不是,尽管在我的印象中,她一直是很刻苦的用功读书的好孩子,一如我在许多人眼中的一样。我对她说,“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而在那艘小船上,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老子的这句话的含义。

送她上了回上海的飞机,在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我看完了那本《青铜葵花》,苦难不仅是一种力量,更是一种美,那一刻,我似乎一下子顿悟到了许多。

我不知道她是否会上我的博客,是否能看到这篇文章,但我真的相信,苦难是一种美,这种美才使她变得如此的美丽和迷人,尽管她告诉我说她没有那些追求与抱负,但我却真的相信,她一定取得别人难以取得的成绩,也能获得别人难以获得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