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12年10月30日 发表

这两天饭否上搞了一个热门话题,是“给五年前的自己”,参与的人还挺多。五年前的此时此刻,我正在干什么,我说不好,但我可以清楚地记得那一段时间,我处于怎样的状态,我是怎样的纠结。

五年前的这时候,我刚来到中科院读研,从进入中科院的第一天起,我就不喜欢这个地方,与这里格格不入,所以那段时间,我买了个MP3,在里面装满了评书,从早到晚地听。那个时候,我的典型标志就是,从早到晚带着个耳机,把自己封闭起来,用自己的内心对抗整个世界。

五年前的此时,经历了很多很多不顺心的事情,甚至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各种不顺,亦接踵而来。那个时候,有了很多以前不曾有的爱好,例如攒机。在此之前我对电脑硬件一窍不通,那时候为了排遣寂寞,几乎天天去泡中关村的卖场,当然,永远是一个人,戴着耳机。

五年前的此时,我来到中科院读书,并在这里度过了异常艰难的三年研究生生活。在刚到中科院的时候,我的作息令我自己都难以相信。我每天下课回到宿舍就看书、写作业;换下来的衣服当时就洗,从来不攒任何脏衣服;每天晚上11点上床睡觉;一个月肯定洗一次床单和被罩;每天起床叠被,把自己的床铺、桌子收拾的整整齐齐。虽然这些东西其实不算什么,很多人都是一直这样做的,但是像我这样常年的脏乱差,能做成这样,真的是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五年前的那段时间,是我印象最深的时刻,以至于我根本不需要翻看以前的日记和饭否,就能清楚地记得我那时候在做什么,在想什么,在经历着什么。

对五年前的自己应该说什么呢?总觉得有太多太多想说的,可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想来想去,只好对那时候的自己说:

有些事情,看淡一些,有些人,别太在意,有些经历,无法避免。坚持,咬牙走过最困难的时候就好了。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5月14日 发表

前两天忽然听说宿舍某哥们要退学了,不由得一惊,不过想起来倒也没那么值得惊讶,因为他其实很长一段时间精神都比较萎靡不振,这个学期又换了导师,是在开完题之后换的,换导师的时候就弄得差不多满城风雨的了,最近情绪又挺低落的,原来是准备退学了啊,唉。

宿舍另外一个哥们还在劝他要想清楚了,说再坚持一两年也就是了,好歹也把硕士文凭混到手。但我却不怎么想劝,也觉得没必要去劝。想起来很长一段时间,包括现在,我都时不时地会想到退学,想到不念了,因为中科院这个鬼地方我呆的实在是不爽透顶了,不过对我来说,这些恐怕只能永远算是牢骚了,我没有勇气和魄力去做退学的事情。对于未来,其实我和大多数人一样,都是畏首畏尾的,对于过去,也都是患得患失的。尽管在这里,我经常感到非常不爽,感到空虚和痛苦,但我总还是会想,如果退学,已经念的两年就白念了,退学之后也不见得能找的到工作,退学之后还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就是这样的畏首畏尾与患得患失,我只能默默地忍受着,然后坚持着在这里熬煎着。我们总是没法战胜生活,没法不去面对生活本身的残酷,以至于磨灭了自己的斗志与魄力,而当其他人在冒险的时候,我们又总是愿意以长者的身份去劝说人家,告诉人家冒险所要承担的风险,让人家打消冒险的念头。

忽然想起了一个故事,被人追赶到悬崖边上,前面是万丈深渊,后面是追兵,这时候应该怎么办?答案是跳下去。因为如果不跳下去肯定会死,而跳下去虽然很多的可能也是死,但却有生还的机会。许多时候,我们都是担心前路的凶险,担心没有应对这种凶险的能力与勇气,所以迟迟不肯跳下悬崖。

又想起我刚来自动化所的时候,总是觉得这里所需的知识都是全新的、从未接触过的,而大学四年虽然学的不好但毕竟是学过的知识就宣布基本作废的时候,总还是有些犹豫。也曾经很迷茫,很无助,但事实上呢,却没什么太多的影响。一如现在宿舍那哥们的退学一样,我们总是觉得念了两年的硕士就白念了,觉得现在的社会没有硕士文凭出去实在是很难,觉得很多很多自以为是的东西,可是究竟会怎么样,究竟能怎么样,却不是那么简单就能下结论的事情。

说到底,我还是挺钦佩那个退学的哥们的,我们都对中科院,对所里有这样那样的不满,但最终我的只能是牢骚,因为我顾忌的太多,但他却冒着风险做了决断,这种决断的魄力恐怕是我永远也没有的。

愿他在未来的道路上一路走好……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4月2日 发表

话说啊,这黑白电视机不是啥新鲜玩意儿了,市场上比较成熟的产品早就很多了,而彩色电视机却还是高精尖课题,还是各国很火的一个研究方向呢。

俺们的大学生呢,毕业了,是去造黑白电视呢,还是去研究彩色电视呢?基本上都是迷迷糊糊地就进了某某学校、某某科研院所开始跟随着砖家和叫兽,国内外致命学者研究起彩电来了。

可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些砖家叫兽不仅仅需要研究彩色电视机,还得造一批黑白的电视机出来,投放到市场上,于是呢,我们进了科研院校的这些孩子们,被分成了两拨,一拨只需要两到三年就能从这儿滚蛋的,被主要安排去造黑白电视,另一拨则需要五六年才能从这儿滚蛋的,则主要被安排去研究彩色电视。

造黑白电视的人多啊,可是呢,造就造呗,这帮砖家叫兽对于市场上的规矩却一知半解的,造出来的都是些劣质的黑白电视,有时候有图像有时候没图像。按理说呢,研究彩电,研究到这份儿上也算可以了,毕竟你能让他显示出图像来嘛,但黑白电视已经是市场上成熟的产品了,还造成这个德性……而这帮砖家叫兽呢,秉承着“白猫黑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的邓爷爷的教诲,黑白电视机里面零件乱用,也没说明书,就这样就当作最终产品面世了。

我们这拨两三年滚蛋的人呢,造了两到三年的劣质黑白电视机。

可是讽刺的是,如果不来这儿跟着砖家造两三年的劣质黑白电视,连造优质黑白电视的机会都不会给你。

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看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