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10年9月25日 发表

这篇文章前两天就想写,一直没动笔。前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方舟子被袭案件告破了,主犯还真是肖传国。据说是因为方舟子的打假行为,间接导致了肖传国没有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这使得我国又缺少了一名德才兼备、文武双全的院士,对我国的科研水平将会是个多么大的打击啊。仅从这点来看,方舟子,没有把你打死真是可惜,否则我国不仅能有肖传国院士,还会有肖传党院士,肖传教院士等等,这必将极大地提高我国的科研水平和综合国力,可惜啊……

再者说了,你说评院士这个事儿,是由很多只国内知名的科学家共同评选出来的,又不是某个领导说的算的。你说这么多只国内的专家都没看出来人家的“肖氏反射弧”是作假的,就你方舟子一个人就看出来了?这岂不是说你比这些国内最顶尖的致命知名学者加起来都要强?怎么?显摆你牛啊,我告诉你,肖传国不打你,这帮学者也得揍你,你以为这些科学家们都好欺负啊……各个都是身怀绝世武功的武林高手,手下走狗门徒上千。

怎么?还有那些挺方舟子的想质疑我国院士的水平?来,看看下面这幅图(摘自【图卦20100915】Eggache),让你看看我国院士的科学素养。想看全文的可以在维普这里下载,不在高校没法下载文献的童鞋们也可以选择本地下载

记得我中学时候,我妈给我买过一本《中国院士》,不过一直我都没看过,倒是我妈看完了,告诉我说特别好,让我好好看看我们国家的科学家都是如何为国家的科学事业鞠躬尽瘁的,别人我没看到,但何祚庥院士的科研素养我看到了。我记得我小时候还看过一篇文章专门讲何祚庥的呢,讲他有多么多么的了不起,仅从上面的文章来看,确实如此,不过我怎么看到何院士的论文,一下子就想到了郭沫若了呢?这位大文学家,我记得小时候的语文课本上一片赞扬之词,长大了发现他的诗歌写的确实了不起,摘一篇如下(灭四害的时候所做):

麻雀麻雀气太官,天垮下来你不管。
麻雀麻雀气太阔,吃起米来如风刮。
麻雀麻雀气太暮,光是偷懒没事做。
麻雀麻雀气太傲,既怕红来又怕闹。
麻雀麻雀气太娇,虽有翅膀气太高。
你真是些混蛋鸟,五气俱全到处跳。
犯下罪恶几千年,今天和你总清算。
轰打毒掏齐进攻,最后放把烈火烘。
连同五气齐烧空,四害俱无天下同。

如果还想欣赏郭沫若大师的更多作品,可以自行搜索,也可以先看看这里这里

应该看到,这两年我们的媒体还是发出了一些自己的声音,尽管在我们的体制下,他的主要功能还是政府的喉舌。在媒体和网络面前,越来越多的作假者藏不住了,比如前两年著名的汉芯事件。而在之前的二十年间,在没有网络的年代里,在媒体无法起到舆论监督作用的年代里,又该有多少类似事件呢?于是,在没有方舟子的时代里,我们的科学水平得到了迅猛发展。如果是真的有人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工作,真的不计个人的得失,一心一意为科学的进步而努力,那也只能说是他个人的道德水平高尚,他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强。你可以通过教育使某个人有使命感,但永远无法通过此种手段使所有人都有使命感,正如不可能要求社会上所有人都是君子一般。如果没有有效的体制来制衡那些“小人”,仅靠几个人的能力和使命感,是永远无法取得真正的进步的。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7月11日 发表

前两天在所里的小图书馆借书,无意中发现本《民国那些人》,本打算借回来有时间的时候看看解解闷,结果翻开书之后就难以释卷,一口气读完,心里有各种感触,只觉得不吐不快。

书名是《民国那些人》,其实写的都是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他们大都出生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民国时期成长起来,并逐渐形成各学科的中流砥柱。他们都出生在这个国家最危难的时刻,成长于兵荒马乱的年代,然后在晚年又经历了世所罕见的动荡不安,可是这些人无疑是我们耳熟能详而又津津乐道的大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的近代史上由于有了这批各项非凡的知识分子而显得熠熠生辉。

在看这本书的时候,我一直想用一个词语来试着概括这些知识分子,但发现这却是如此之难。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批生活在国破家亡的动荡年代的人们,无疑是最有风骨和气度的一批人。我们每当说到气节,总免不了要想起魏晋时期的那些的士人,总会想起陶渊明,想起嵇康、阮籍。然而其实民国时期的这批知识分子也是相当有气节的一批人,他们高傲的风骨丝毫不逊于竹林七贤。

我们在想到近年来的知识分子的楷模的时候,想到的也的确总是民国时期的那批人,他们似乎代表了知识分子的最高境界。可是我们今天的知识分子又怎么了呢?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以来总是难以涌现出让我们眼前一亮的人?我向来不敢以知识分子自居,但却愿意为今天的知识分子担忧。今天的知识分子为何总难以出现所谓的大家?他们和“民国那些人”比起来差在哪儿呢?

精神!

君不见在极度浮躁、物欲膨胀的今天,我们的那些教授都在干什么?都在拼命地捞国家的钱,都在拼命地发表文章、评院士。不要跟我说拿国家的钱是为了搞研究,搞研究是不假,搞研究也需要钱,但我们的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真的好好地用了这笔钱了吗?挤破脑袋去评院士,评上了之后就告别科研了。而那些年轻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们,他们又在做什么?努力地考G考T,为了去美国,又是为了什么呢?

说的更简单一些,我们许多知识分子搞科研,是为了科学本身吗?

再看看中国至今没有几个像样的开源项目,还有许多人学了点系统底层编程之后马上去做病毒、写木马挣钱,我们搞技术的目的是为了技术本身吗?

再问问我们的许多教授,你搞科学,真的爱科学吗?

我们的知识分子到底缺点什么?以至于今天难以涌现出像样的大家人物?我们什么都不缺,就缺点精神,缺点对科学本身的热爱。

想想民国时期的那些知识分子们,他们在那个有家难奔、有国难投的时代,究竟为了什么能让他们潜心于各自的科学领域。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大师赵元任,会说33种汉语方言,精通多国语言,到许多地方都能被人误以为是“老乡”,她女儿问他为什么这么喜好研究各种语言,赵元任的回答只有两个字——

好玩

其实,科学本该如此简单。

好玩——值得我们今天的知识分子好好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