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5月30日 发表

其实,这是汽车系5字班毕联晚会的名字,当然,这个毕联与我无关,因为我已经离开那个园子两年了,在我的印象中,5字班,一直是小孩子嘛,想不到他们竟然也从刚到清华时的懵懵懂懂走到了毕业的前夕了。2字班的师兄师姐毕业的时候,我说明年就轮到我们了,那时候竟也涌起了轻微的离别的愁绪,然而一年、两年、三年过去了,我是否还能真切地体会到我毕业时候的那种伤感呢?

前段时间总是不知来由地怀念起18、19岁的时候来,说不上为什么,也说不上在怀念什么,只觉得那个时候好年轻啊。是的,什么别的感觉都没有,就是觉得那时候很年轻,很幸福。

前两天做梦,奇怪地梦到初中某同学要生小孩儿了,醒来时才想到貌似她还没男朋友呢。不过却一点也不惊异于自己的梦境,因为我们已经到了该结婚生子的年龄了。周围纷纷传来同学即将结婚的消息,而同学间的两极分化也非常严重,有的已经结婚,有的干脆就是奉子成婚,也有的如我,连对象的影都没见着,结婚更不知道是哪年的事儿。

忽然间感到一阵眩晕,日子过得太快,我还总觉得自己小,觉得婚姻、家庭、责任这样的词汇离我还远,可是当周遭的人和环境一一改变的时候,我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老去。

所以,才有没来由的怀念年轻,怀念青春的脚步,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不爽于我周围的许多人了,也许错误在我,在于我太想逃避,逃避已经老去的现实。

然而,现实终究是无法回避的,我们都唯有承认青春的远去与凋落,承认岁月的力量。

忽地想起《中国式离婚》的开头:

林小枫骑车下班,阵风吹来,将路人的谈话送进了她的耳朵:”……我要是上了三十岁,我就不活了……”

林小枫禁不住扭脸看去。

路人是孪生兄弟般的两个小警察,高个儿宽肩细腰,细腰上紧束的制式皮带令胸脯饱满鼓胀,透出一股子骄气冲人的狂傲。林小枫笑了笑,带着点过来人的宽容和讥诮。她毫不怀疑说话人的真诚;她同样毫不怀疑的是,除非天灾人祸,这个人上了三十岁后会依然活着。

是的,我们都拒绝长大,拒绝衰老,拒绝成熟,但这些都是不可抗拒的。

终于承认你已经老去……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4月22日 发表

昨天晚上,和一个朋友走在白石桥的大街上,我说我小时候很喜欢这么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大马路上,她问我“你不觉得孤单吗?”我说不觉得,她又问“那现在呢,还喜欢吗?”,我想了想,摇摇头,说:“不喜欢了。”

我至今都难以相信,我中学时候为什么会那么惬意地生活,常漫无目的地在夜晚暴走,也常坐在旁边小学的操场上看夜空,寂静无人的时候,我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这么美好,美好的让我舍不得离去,也不忍心去破坏。

可是长大了之后,就很难再有这样的心境了,很难再像原来那样静下心来感受夜晚的静谧与恬淡,无事的时候总想约几个狐朋狗友去胡吃海喝一顿,或是在嘈杂中一次次地用酒精麻醉自己,我想不出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事情才让自己变成这样,明明非常脆弱,却非要假装坚强。

前两天一大学同学从德国回来,本来就是普通的同学聚会,却演变成了拼酒会。虽然我一向觉得酒喝到那份上其实挺没意思的,但却很能理解。相信若干年前,即使让我们这么喝,我们也不会这样的,而现在,内心的痛苦却总让我们想把自己灌的酩酊大醉。是啊,酒精中混杂了多少生活的无奈,又混杂了多少他人所不知的痛苦呢。

想起来前几天,看着她熟练地点起一支烟,不由得一阵心疼。曾几何时,我们都是少不更事的孩子,纯洁地相信着这个世界的美好,然而这个世界有着太多苦涩的无奈与惆怅,而我们也不再拥有可供倚靠的恣意哭泣的肩膀,于是我们改变了,变得玩世不恭,用烟草和酒精麻醉自己的内心,可实际上呢,是麻醉了自己,还是麻醉了别人,抑或是谁都没有麻醉呢。那吐出的烟气,是烟吗,还是已经干涸的泪呢?

昨晚,推荐大菜看《匆匆那年》,我说我原本以为很多事已经都忘记了、释然了,看过之后才发现并没有。她说她不想想起伤心的事情来。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不想,只是,真的能忘记吗?


分类: 且行且远 由 ssfighter 于 2009年2月8日 发表

看完了《匆匆那年》,我哭得根本停不下来。

每个青春都有故事,对于青春,释然了吗?

能释然吗?

我不是没有哭过,也许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哭过,我努力地回忆着上次哭得根本停不下来的记忆。那是06年底,她陪我上医院看病回来,我只是自顾自地玩电脑,她在旁边哭,说我回来就玩电脑,不理她。我抱着她安慰她,然后我也跟着哭了,觉得愧疚,觉得自己忽视了她,觉得自己很过分,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这么好的女孩儿,然后就很没出息地一直哭,根本停不下来,后来倒变成了她在安慰我……

如今,这许许多多的记忆,早已化成片片飞花,飘向不知哪里的远方。那曾经熟悉的人,那枕边甜蜜的话语,又还能记起多少?也许长大就意味着对过去的释然,对过去的人的认识只停留在过去和对今天在哪儿的简单了解。只是,我们真的能释然吗?也许只是我们蒙蔽了自己的内心。我们都以为自己已经忘掉了疼痛,只是因为还没有人在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轻轻一碰。

没有人知道,我们曾经沉淀了怎样的青春?真的很爱过,也真的很恨过,可是那些爱啊恨啊就那么匆匆地过去了……前几天和一个女孩儿喝酒,她说我是那种把话憋在心里的人,跟谁都不说,我说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有的时候也想像方茴或者陈寻一样,找个寂静无人的午后,缓缓地说出自己的匆匆那年,说出曾经的爱恨情愁,说出那逝去的青春,然而这些终究只能是在小说中。现实中,这些属于我们每个人的岁月,终将锁在每个人的内心里。

写到这儿,我终于不再哭泣。我知道,当早晨我醒来的时候,我又将像平常一样,上网、玩游戏、喝酒、工作,脆弱只属于一瞬,但有这一瞬,也许便已足够。

火星mm前天跟我说《匆匆那年》里面的高中和我们的高中很像,我说一点都不像,大学也不像我的大学,这些人、这些事似乎都不是能发生在我身边的,但又似乎并不那么遥远,我总能若有若无地在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陈寻的、乔燃的,乃至方茴的,都有。

豆瓣上有人问,方茴和陈寻还能回到一起吗?我想不会了,他们只是对过去的岁月释然了,能重新面对了。

而我,对于自己的青春,释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