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 高中
且行且远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10年1月18日 发表

前天周五,在国展有个研究生专场招聘会,我也跑过去玩了一趟。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要去,毕竟工作其实早就定了,再去也是去玩玩,也不会去真找了。不过还是觉得毕竟是个经历,这估计是我这辈子唯一去的一次招聘会了,还是应该去感受一下的。

招聘会上人超级多,我随便找了几个公司投了一下。有个叫四维·约翰逊的公司,汽车电子其实对我来说还挺合适的,当然投他家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可以拿一支笔,像我这种有小便宜就不放过的人自然不能错过,用一张简历换一支笔还是挺合适的,囧。HR问我希望的待遇的时候,我说8000吧,HR说太高了,我们给不了这么高,我就降到7000,还是高,唉。听了听别人的要求,很多人只要求3000,唉,好歹也是个研究生啊,而且也都是还不错的学校,也不能只要求这么低吧。

在会场内转了转,按理说今年找工作的情况应该是比去年好了很多,但是看起来还是竞争异常激烈啊,人很多,争着把自己卖出去。这么想起来自己还是挺幸福的,在找工作的时候,发现THU的本科还真是很好用啊,很多时候笔试和面试都考的一塌糊涂的,就是凭着这么个THU的本科就能进到下一轮里,就连周五那天投的一家公司,做风力发电的,方向完全不同,之前也根本没做过类似的任何工作,还是让我去面试,其实我都知道,就是因为THU的本科,唉……

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竟然莫名其妙地有点伤感,有点难过。这两天每天晚上竟然都会做梦梦到高中时候,然后都会紧张地醒过来,因为自己恐怕再也没有当年那么好的运气了。其实我知道,自己并没有达到THU的水平,所以我很少说自己是THU毕业的,我很怕自己配不上,而实际似乎也真的是配不上。

高中时候的那些同学,很多都已经混迹在米国了,Harvard、MIT、Duke的都不在话下,不知道再过个十年,我和他们的差距又会变的多大。昨天看了The Mentalist的S02E11,讲高中同学聚会的,然后想到了豆瓣上的一篇评论——高中永不毕业。记得初中毕业时候,我有个哥哥跟我说,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高中时候了,当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我只觉得高中不仅仅是美好的回忆,对很多人来说,更是一个包袱,一生都无法摆脱的包袱,无论在高中混的好的还是混的差的。忽然想起来以前看过的一句话,同学聚会就是精神上征服男同学,肉体上征服女同学,我很同意,还不就是因为那段学生岁月给自己背上的沉重的包袱嘛。

我不太记得高中时候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了,但肯定和今天相差很多,不仅是相貌上的,更是心理上的。在我的印象中,我的高中混的还是不错的,而且运气更好,稀里糊涂地就去了THU,一个再给我一百次机会都考不上的学校。还有半年就要永远地告别学生生涯了,坐在电脑前,心情有点乱,想起了逝去的学生时代,中学、大学等……

唉,高中永不毕业。其实又何止是高中。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5月28日 发表

严格的说,其实不算是昨天晚上的梦了,应该是今天早晨的 :P。不知怎地梦中突然就回到了那个多彩的高中时代,那个让我仍然有点害怕但是充满了回忆的年代。梦中又遇到了许多曾经熟悉的面孔,而这些人早就和那时完全不同了,倘若让这些记忆中的人一下子站在我面前,恐怕我还不那么敢认,只是梦中的面容,都过分清晰了。

有几次,我已经意识到这一切都只是梦境,这一切早已过去,可是仍然不愿醒来。说起来,倘若真的能回到过去,恐怕我也不愿回去了,因为我不知道再让我读一次高中的话我还能不能去清华,还能不能走到现在这步——尽管现在混的实在是不怎么样。我只是宁愿沉湎于自己的梦境中,而不愿面对现实——虽然这两天有连着两门考试等着我。

记得以前在地铁上听到两个清华的mm聊天说到,不要总回忆过去,因为回忆过去意味着你现在生活得比过去差。我想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和以前在我博客上留言的某个mm说的一样,我更愿意默默地关注着高中的变化,而不愿再经过那扇校门,这一切只是因为自己的生活远不如过去。

说起来,我真的还是很怀念高中时候的,尽管我不可能再回去,也不愿再回去,正是:

当年倚剑暖风柔
梦里相逢乐忘忧
追忆此情难再续
一壶浊酒解馀愁

最近在复习考试中,上面的诗做的太仓促了,也懒得改了。顺便再说一句,俺木有文化,写点东西前言不搭后语的,不过至于具体啥意思就请不要妄自揣测了,因为恐怕你也不明白我到底想说什么。


分类: 随心所记 由 ssfighter 于 2008年4月12日 发表

晚上在北京的高中同班同学聚会,上周就聚过一次,大概是觉得上周的聚会感觉不错吧,这么多年来也没有这么好的沟通感情的机会,加上这周末师导同学考上了研要报告大家,所以就又聚了一次。

这次的人来的比较全,席间谈到了过去的很多事情,大肆地八卦了一顿过去的同学和老师,看来这应该是大伙最好最好的共同语言吧,因为这个话题永远都是最吸引人而且不过时的:)

长期脱离组织的我也算跟上了点形势,从某些消息灵通人士那儿知道了不少“情报”,这也算是一种补课吧。席间居然被问起当年为什么不去十二班,对我来说那是好久远的事情了啊,到底为什么呢?或许我自己都说不清了吧。想不到还能被人记得,还是有点感动的。

嗯,聚会继续延续上次的传统,吃到饭店打烊,这次的服务员素质比较高,没有直接来赶我们,不过一遍遍地给我们倒茶,也算是一种暗示,哦不,算是明示了吧:)

现在照片还不在我这里,据说还没整理好,等整理好了再来贴在这里吧。

另外,今天见到了一直想见的人,很满足。那算是我高中时代的小小秘密吧,估计一直都没人知道,呵呵。不过已经说的太多了,我住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