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远
分类: 岁月流光 由 ssfighter 于 2010年11月26日 发表

写完了初中三年,该写写我的高中时代了。其实高中时代我之前写过好几篇文章呢(可以看这里这里这里这里这里,哈哈),那些都是我四年前写的文章了,今天再翻出来看看,觉得也算挺详细的,我高中时代基本都记录在那几篇文章中了,让我今天再写,恐怕也只能写那么多。推荐一篇我高中同学写的博文《回忆我的高中》,她的文章写的很好,也写的很详细,那里面说的就是我的高中,我觉得写的很准确。

在2000年的9月,我怀着一种极端复杂的心情迈进大连育明高中的校门。在入学之前,我曾经听我的一个远房哥哥说“高中时代是最值得怀念的”。但在我迈进校门之前,更多的感觉还是紧张和自卑,因为我知道这里要求很严,而且周围都是大连市的尖子生。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有想过,这三年会在我的生命中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迹,这三年又给我带来了多少的爱与恨、乐与愁。

初来学校,整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哪里犯了错误。与我的初中相比,这里的纪律要严格得多,并且校领导一直对此津津乐道,若干年后,我每当回想起来,都会觉得这是个磨灭孩子活力的地方,然而面对这样的罪行,校领导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当然,其取得的成效也是显而易见的,我们的考试成绩要比兄弟学校强出不少,而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在这样的应试教育的体制下,恐怕校领导也是只此一条路可走吧。

说到育明高中,几乎所有人都会第一时间想到其纪律的严格,或者说是严酷。我没有在育明住过校,所以不太有发言权,只是我早晨来上学,经常能发现班主任在训“调皮捣蛋”的学生,他们大多是熄灯后在宿舍内讲话,或者是床铺叠的不够整齐而挨骂。育明高中一向是军事化管理而著称,里面的床铺叠的丝毫不比部队里面的差,不相信的可以去参观。

而作为军事化管理的又一项重要举措,就是统一着装。我们学校有两套校服,一套是运动服,一套是西服。我们那届的运动服是纯白色的,非常容易脏,尤其是袖口,由于每天都要穿,所以你总能在校园内看到一帮穿着白色校服,灰色袖口,前襟上还有油点的学生们,那就是我们。说到这身校服,几乎没有学生和学生家长不骂的。当然,学生骂的是太难看,学生家长骂的是太难洗。我记得每逢周末,我妈和我姥姥都要为给我洗这件衣服发愁,差不多得搓二十多分钟,才能把袖口搓成白色。而这身校服的缔造者,则不得不提我中学阶段遇到的一位著名学生家长。

在我写的初中时候,我说到过,有一些学生家长为了学生的成绩“操碎了心”,恨不得用专业统计软件来处理其每次考试的成绩和名词,并计算均值和方差,再用折线图、柱状图、饼状图等一切手段表现出来,同时还要计算其主要“竞争对手”的成绩、排名情况,同样制作各种图表加以对比。而这其中登峰造极的一人,便是ZZ同学的父亲。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尽管ZZ同学父亲被绝大多数同学和其家长所不齿,但ZZ同学还是很好的,成绩很好,为人也很谦虚,人际关系处得也相当好,所以把他的名字隐去,以ZZ来代替。

但ZZ的父亲则完全不是这样的人,他非常张扬,无论到哪儿都要讲上几句话,但围绕的重心总是他儿子所在的班级、学校。我们一上高中,他就是学生家长的代表,在主席台上就坐并发言。他很快就和校领导打成一片,无论校领导去哪儿,他就跟到哪儿,弄得其他人都以为他也是校领导之一。在高一一入学的运动会上,他跟政教处主任毛从云(下文简称老毛)说,如果让所有学生都穿上白色的衣服,那一定很精神。于是这二位一拍即合,我们的白色校服就诞生了,也造就了一批周末洗衣服的家长们。当然,尽管我对白色校服颇有怨言,但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学生穿校服是天经地义的,直到研究生时候看了电影《浪潮》,才忽然意识到,原来穿校服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理所当然,很多时候,他都是为了满足领导的观赏性,却没有任何实用性,而我们从小就生长在这种为了领导而活着的环境里,默默地被洗脑。

另外一个严格要求的就是发型。其实我的印象里,发型是在高二才开始被严格限制的,在此之前根本没有任何要求,看来政策都是逐步收紧的,大到国家,小到学校,皆同一理啊。男生必须剪成寸头,女生必须留短发,且不能盖住耳朵——后来这项政策放宽了点,可以系马尾辫,但必须系起来。每到自习课,政教处的周茂成(下文简称小周)就各个班级巡视,看看大家的发型是否合格,不合格的就扣分。那个时候,每次小周到我们班检查发型,我都非常紧张,生怕被抓到,当然,我也没少被抓到然后挨批。至于为什么要限制发型,学校的说法是,如果不强制弄成这样的发型,那么你们每天一定会花时间去梳头,这就会耽误学习的时间;女生的头发不能盖住耳朵,是因为你低头写作业的时候,如果盖住耳朵,那么头发必然挡到眼睛,你需要花时间去弄头发,势必影响学习。至今我都对这个要求和解释非常无语,以至于我至今都想冲回学校找几个人把小周揍一顿,对付这种流氓政策就得用流氓的办法!

纪律要求的很严,还包括很多地方,比如在走廊绝对不让讲话,下课的时候教室内也不让大声喧哗,教室内大家不许乱串,必须规规矩矩地坐在位置上,如果要讲话必须小声地讲。我那时候下课总是串到别的地方和同学讲笑话,后来被批,我就站到走廊上,趴在窗台,又被批,说站在那儿不好看,我就一下课在走廊上走来走去,从这头走到那头,又被批……

记得高一时候,有次我初中同学来高中来找我们,人家在他们的学校自在惯了,在走廊讲话肆无忌惮,碰到小周也毫不在乎,结果小周给我扣了分,至今我都完全搞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那个时候也是胆子小,如果是现在我肯定质问他了。

我们大连育明高中经常被大家称作“大狱”,我想这绝不是浪得虚名。



quan
2010年11月26日 23:30:55

原来重点学校是这么造就的啊,连觉得梳头弄头发的时间都提前想到了,并想法节省下来……

牙牙
2010年11月27日 00:01:41

嘿嘿,小时候总是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被冤枉,那个时候觉得还挺委屈的,大人们为什么就不能讲道理一点呢?……嗯,现在长大了依然这样觉得,不讲道理的大人还是那些没有素质的或者还不够成熟完整的大人,所以以后要告诉小孩子,不要因为大人的没素质或者他们自身的缺点而伤害自己纯洁的心灵。

SillySnail
2010年11月30日 16:06:54

我一直觉得校服的主要用处是避免学生攀比衣着,尤其是女生

pharaohzyk
2011年06月17日 14:48:33

我才知道原来那校服是他爸扯出来的啊…那我们的呢

ssfighter
2011年06月17日 15:29:31

@pharaohzyk
你们的我就不知道了,后面几届的校服都没有我们那届那么丑

pharaohzyk
2011年06月18日 10:58:54

谁说的,我记得大一的时候在体育馆看什么教育片,好像是一群F轮功的人穿的衣服和我们这届一样。。。。尽管这个校服还延续至今

发表评论

昵称:  (必须)
邮件:  (必须)
网址: 
评论: